April 17,2008 00:45

《台語文運動訪談暨史料彙編》編者序

台語文訪談封面
由國史館出版、楊允言老師(這裡有他的序)、張學謙老師、呂美親(我啦)主編的《台語文運動訪談暨史料彙編》終於在今年三月出版了,這本書大概二年前就開始做了;約640頁;這裡有目錄;分為五個單元,大概將台灣近百年的台語文運動及相關語言貢獻者作資料整理。小女子我參與其中的主要訪談(第二單元;共13位受訪者;每篇訪談都有台文、華文對照),書裡有我的單元導言,和這篇編者序。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向國史館網路書店政府出版相關單位訂購。下次,再把那長長的導言(12000字)貼給大家分享。總之,真的很謝謝許多前輩們的辛苦~~(ps.拿到書了,比我想像的還厚還大一本...
================

記智kap書寫:為著「忠實」面對家己
--序《台語文運動訪談暨史料彙編》


 若文字不會直接記號言語,便不得配稱忠實了。
                                            --郭秋生〈建設「臺灣話文」一提案〉,1931

  台灣話文提倡者之一郭秋生前輩的許多話語,常不時在我思索母語問題時的耳邊迴盪。這段「若文字不會直接記號言語,便不得配稱忠實了」,其實放在更寬廣的生命課題、甚至只是私密的情感交換,都很適宜。因為,我們且要常常自問:「咱對家己敢有老實?」、「我們對自己誠實嗎?」

  「忠實」,則更有順從本質的義務性存在。就怕我們在本質被改變的過程裡,逐漸少了(使用母語)和自己「對話」的勇氣,然後終如愛爾蘭詩人奧登(W. H. Auden)所言:「語言腐化時,人們對所聽到的會失去信心,這就會導致暴力。」是的,我們更是如此極端地對自己的語言,以及四周媒體強灌予我們的消息視聽,都缺乏信心,於是微型及無形的暴力四起,倒是我們變得麻痺而無感無覺。追根究底,在於我們越來越少忠實地面對自己。

  語言問題當然可大可小,而殖民地的語言問題,明明很大,卻往往被視而不見。姑且不論這個號稱民主社會的不正常國家,是否還存在著對語言的歧見,但一個語言卻無正當性、自然而然的文字書寫,使得文化內涵走向空泛、民族特質逐漸低落而消弭,則絕非三言兩語得以交代。的確,歷來的統治者與所謂本土政權,都難以給殖民地的人們一個正義而公允的解釋,以及改善之道。

  思索語言困境,從有意識地重新找尋、學習母語,進而以實踐生命的態度來從事這個抽象而惱人的課題,誠然要經常與苦悶為伍的。幸好,這樣的人雖然少,總有幾個聚落性的象徵存在,得以相互排解;雖其中焦慮與燥鬱的氛圍,也常令人不禁屏息。

   參與這個訪談工作,對我來說是個意外,卻也不是偶發事件。
  我曾在舊書店買到一本書,那是1990年代,由一群熱情的學生,自主從事台文工作者的訪談,並以民間力量出版的《台語這條路:台文工作者訪談錄》;那是個我未及趕上的世代。後來,因緣際會地,我與其中一些訪談者、受訪者多少有了接觸;感謝他們,直接地或間接地開啟我生命另一扇思考的門。如今,民間出版的訪談記錄早已絕版,我則有幸參與另一個階段任務的訪談工作,且為國史館計劃出版,這樣的意義,放在台灣戰後社會運動的層面來看,不妨可視為「改革」走向體制化的一環。而除了受訪者與1990年代中的幾位重疊,呈現的重點則是書寫符號及受訪者的時空拉距較大的差異。這樣的視角也自然地把「史」的層次伸展開來,隨著台灣社會結構及政治環境改變,語言環境及文字發展,已具有更明顯的主體性脈絡。

  訪談工作前後斷斷續續約莫一年多,總有許多奇怪的感覺:他們每個人其實謙遜有禮,不若平凡社會給予的激進判斷;他們彷彿都如此浪漫而瘋狂,他們少有破碎鄉音的話語裡,也曾透露無力的疼惜與傷感,卻又不失堅定與毅力。然而很可惜,我罕有機會與年輕的同儕分享這些似乎「只能言說」、「無法書寫」的珍貴記憶、並同時和過去及未來對話的「語言交換」。

  完成校對工作後,我總不時重新想起幾些我不曾親身體驗的歷史,那裡流瀉著片片段段、不甚流暢的字字句句,提醒著我們且要不斷勇於嚐試以最忠實的態度,傾聽過去、思索未來。

  是的,島上的人民往往已經習慣失憶。但終究,我們是如此需要記憶的。而記憶則是需要書寫的。我們失去了自我書寫的能力,以致記憶支離破碎。於是,我們曾在過渡階段的路程裡,遇到一些擦槍走火(不只是符號上的,還有情感上的種種衝突與掙扎),以及勇往直前、奮不顧身的人們,所以,記憶,會被召喚回來;正如許多台語文工作者及實踐者常將黃石輝名言:「你是台灣人,你頭戴台灣天,腳踏台灣地……嘴裡所說的亦是台灣的語言……」,作為口號性的文宣標語;好一段時間,我也曾為黃石輝的話感動至極。

  倒是近來,我常想起的還是郭秋生〈建設「臺灣話文」一提案〉的幾段文字:「難道這款的臺灣人也要配稱做是人嗎?有言語沒有記號言語的文字,臺灣人可退化去和原始人做不用文字的生活好,然而臺灣人的現在你就想要做起原始人生活的清夢作得成嗎?若不成,臺灣人總要覺醒了,至少也要努力做最低生活保得起的一人分了。」台灣人?台灣話?變得多元?是的,時代在前進,或許別忘了也要找回最初的純粹。

  感謝張炎憲館長、楊允言老師、張學謙老師,對於計劃的支持與勞心勞力,還有對我的信任;感謝許多參與工作訪談的前輩及朋友們不問代價、不辭辛勞的幫忙。更感謝諸多受訪者(您們讓美親由衷敬佩),特別是在美國的胡民祥先生(及胡太太:洪珠圓女士)與鄭良光先生(及鄭太太:何如璋女士);人在海外,心在台灣,那「離而不散」的鄉愁化為最大的力量,將感知於未來世世代代的台灣人。

  「有時星光,有時月光,……『建設臺灣話文的確是臺灣人凡有解放的先行條件』……」(〈再聽阮一回呼聲〉,1932),郭秋生的散文在我腦裡不斷地被讀著。

  我想,即使一百年,累積的僅僅是殖民語境裡破碎的記憶、斷裂的書寫,在這本《台語文運動訪談暨史料彙編》當中,她看似曾經遭逢頓挫與擠壓而容貌不堪,但依舊是蘊含著豐富生命力、繼續殘活的語言,她不將再只是一路地崩裂瓦解。我想,靜靜地體會講者與聽者之間具「生命」交流的內在脈動,我們且能「忠實」地在其曖昧不明的書寫軌跡中,找到永恆不朽的意志。此前一百年撒下的零星種子,在此後一百年,我們預期她會以不一樣的面貌,新生、湠根,在更有創造力的,福爾摩沙。

  破碎的言語、破碎的思緒之外,願台灣未來有真正屬於自己完整的文字。是為序。

                                     2008.01,台北

  • 您可能有興趣:

    落實母語書面化及母語教育,「民主」責無旁貸
    bichhin 發表於樂多回應(13)引用(0)拋荒之穡--梳離濘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8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873827

    回應文章

    Bichhin:Li oan-seng chit hang chiok tiong-iau e khang-khoe, kiong-hi !Siong-sin li jit-au e koh cho chiaN che TGB tiong-iau e ke-ek/su-kang,ka-chai u li tau-jip chit-e un-tong ^^
    | 檢舉 | Posted by Tan Hong-hui at April 17,2008 11:22
    希望教羅派多和實際教學現場接觸,

    體認到廢除注音符號的重要性.

    以英文的通行,

    初級英檢只有四成通過,

    如果又加上拼音更複雜的教羅,

    最後可能台灣學生的語言程度會四不像.

    學生最後也只好被迫放棄母語.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17,2008 15:33

    感謝豐惠 bi-lu:)
    其實是真濟人e鬥相工, chiah有這本冊.

    To taiwan,
    事實上,教羅使用者從沒支持過注音符號的行使。
    而事實上,教羅本身就是英語系國家傳教士制定的,
    反而與英文其實更通行,是台灣的英語教學在發音上應該檢討。
    又,從歷史發展和語言的準確學習上,複雜代表紮實,
    不該視為藉口,反而沒有學得紮實,才會更不像樣。

    我不想在這裡討論拼音的問題。回答到這裡。
    如果多看看書、多回到發展的原點與脈絡,也許會帶給我們更多啟示。
    反而不是這麼多先入為主的觀點在這裡說著要不要放棄的話。

    說真的,要嘛你也落實更多看看,再來評斷你所謂的現場。
    | 檢舉 | Posted by Bichhin at April 17,2008 16:10
    > 事實上,教羅使用者從沒支持過注音符號的行使。
    而事實上,教羅本身就是英語系國家傳教士制定的,

    對我而言, 語言的保存比歷史重要.

    日本在明治維新前主要的外語是荷蘭文,

    後來也是改成英文等外語.

    對我來講, 拼音是語言的符號,

    如果真的歷史真的那麼重要,

    那就用漢字就好了. 何必用拼音 ?

    >> 複雜代表紮實,不該視為藉口,反而沒有學得紮實,才會更不像樣。

    您有這樣的看法很好呀, 所以我才講要廢除注音符號呀.

    我很怕各位以為教羅只要有官方的背書,

    這樣就自滿了.

    只要注音符號一天不廢除, 不管母語是不是複雜代

    表紮實, 只有沒落一條路.

    > 說真的,要嘛你也落實更多看看,再來評斷你所謂的現場

    嗯... 我就是發現無法落實.

    不然為何我希望教羅取代注音符號 ?

    學生不是放棄母語就是放棄英文, 不然就是用注音符號注母語, 您了解這樣的 ( 慘況 ) 嗎 ?

    不然我幹嘛在您的上一篇文留那個連結呢 ?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18,2008 20:25
    > 反而與英文其實更通行,是台灣的英語教學在發音上應該檢討。

    很好呀, 請母語專家一起來提出英語教學在發音上

    應該檢討來配合教羅吧 ?

    這就是各位該作的事呀 !

    台灣的英語教授大多是外省, 總不可能叫他們自己

    會想到關心母語吧 ?

    我是熱心才來多嘴, 真的那些深深藍的外省人,

    他們賺大錢都來不及, 才不會告訴你們這些啦!

    你大概沒看過那些外省人,聽到母語就歪嘴冷笑,

    把母語教科書丟到地上吧 ?

    的吧 ?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18,2008 20:34
    原本不想再理會樓上的傢伙
    因為忙著把新書出版的消息傳出去都來不及了
    可是看到又有人把省籍拿出來說嘴
    實在讓我忍不下這口氣

    試問:
    你這種比喻方式對於母語的推動
    有任何一丁點兒實際的效益嗎?
    會過來這邊巡田水的
    還不都是同一條道上的
    你一直在那邊批判切割 誅除異己
    到頭來還是只有你一個人狗吠火車

    省省吧!
    美親已經講得很清楚了
    先去做一些真正有幫助的事
    很多人不是可以讓你這樣子歸類的
    不要拿KMT慣用的伎倆來操弄
    這樣見解和格局會跟他們愈來愈像
    | 檢舉 | Posted by Amo at April 19,2008 13:09
    Bichhin tsiann phainn-se,ti li e blog khui siann kah lang me,kiong-sit si bue-khan-tit khi,tshiann liong-tsing.

    Tsit pun tsheh tshut-pan si kai hoo e siau-sit,gua beh kin khi bo hoo tsing-lang tsai--siu...
    | 檢舉 | Posted by Amo at April 19,2008 13:15
    amo, 我講的不過是實話, 你去我的網站看, 還有更多, 還有連王建民都看不爽的 偏激份子.

    族群關係就是這種人搞壞的.

    你應該去罵他們才對.

    ( 請 ) 你別以為你可以代表 ( 所有的 ) 外省.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20,2008 20:16
    > 台灣的英語教授大多是外省, 總不可能叫他們自己

    會想到關心母語吧 ?

    別以為台灣人都忘了外省過去的講母語罰錢 ( 德政. )

    amo 你會母語是你的努力, 不表示大部份外省人都

    已經如此看待母語.

    ( 至少我現實生活沒看過 )

    amo 也無法否認, 這是事實, 這些外省人英語教授, 大部份連中文都不一定講的好了, 當然不可能再去用母語思考.

    母語要生存就要有氣魄去提出意見,

    不然就只有滅亡的一條路.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20,2008 20:22
    > 只要注音符號一天不廢除

    請不要被amo ( 中途島別名 ? ) 轉移了焦點.

    我的重點是要只要廢除注音符號, 統一音標.

    至於樓上格主所謂叫我去落實,

    我認為, 不如請各位教羅派的語言學專家自己先去

    落實.

    反正別人只要不是 ( 語言學專家 ) 講的,

    你們大概都都聽不下去.

    本來拼音就是很簡單的東西.

    不然幼稚園小學老師都一定要是 ( 語言學 ) 專家嗎 ?

    何必要用到語言學 ?

    像中國的漢語拼音, 很多人也把它罵難聽, 爛歸爛,

    中國不是照樣可以用 ?

    所以重點是只要官方統一,

    有什麼不可以 ?

    所以教羅重要的是去統一其它拼音,

    如果嫌通用不好, 就取代它吧 !

    至於其它的, 就請amo 別每次轉移話題, 有話就到我的網站去,

    不要佔這邊的空間.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20,2008 20:36
    我只說明一點,中途島和我不是同一個人,請勿亂槍打鳥傷及無辜,也不要以為別人都會跟你一樣換ID四處亂竄。
    | 檢舉 | Posted by Amo at April 20,2008 21:34
    我在這都用 taiwan, 你在講什麼 ?

    又再轉移話題了,

    只要我講廢注音, 不管在哪個格,

    你都會 ( 剛好 ) 跳出來,

    我看你不會是 不喜歡討論廢注音吧 ?

    就算你有個人的情緒,

    也歡迎你快點到我的網站去罵我吧.

    至於你講你不是中途島, 我是持懷疑的態度,

    畢竟語氣滿像的呀.

    不過你說的算啦.
    | 檢舉 | Posted by taiwan at April 21,2008 00:19
    2002~2003年提倡的華語通用拼音,ㄅ=b、ㄆ=p。
    2006年教育部公佈的holo話拼音系統,ㄅ=P 、ㄆ=ph。
    2001~2007年提倡的客語拼音,ㄅ=b、ㄆ=p。

    holo 話是「ㄅ=P 、ㄆ=ph」系統,華語和客語是「ㄅ=b、ㄆ=p」系統,兩種系統不相容。
    這要學童如何學習呢? 是要學童二選一?還是同時學?

    英文的 ph = /f/, th = 舌頭伸在上下齒間的發音 THank(清音) 或 THey (濁音).
    英文的p t k 在字首時若同時後面接母音時,通常念送氣清音,類似ㄆㄊㄎ,例如 Put,Top,Key
    holo話/客語/華語的第一個母音前,一定「只有一個開頭子音」﹙聲母﹚或「沒開頭子音」二選一。

    同一個羅馬字符號 p
    p 在holo話表示ㄅ,
    p在客語華語表示ㄆ,
    p在英文Put, Pig, Push表示 /p'/唇送氣清塞爆音,類似ㄆ.


    台灣有30%﹙桃園縣,新北市,台北市﹚學童從小一開始就在小學學英文,另外 6%﹙台南、台中,新竹市﹚是從小二開始就在小學學英文。要這些學童學一個符號代表兩種發音,「holo語ㄅ=P 、英文客語華語ㄆ=p,兩組不相容」。若學童有疑問來問父母,則學童父母會以什麼為優先?
    ph, th的holo話與英文所代表的音不同,這 36%的學童的父母會如何回答?
    台南、台中的家長大概會說︰holo話跟著父母說就對了,上一代沒有符號一樣holo話嚇嚇叫。不需要看符號。
    重視英文的家長大概會說:不要影響英文。以英文為準, ph念/f/(類似ㄈ).
    | 檢舉 | Posted by . at November 16,2012 1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