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2,2006 00:13

【Peh-pak】反胃與憂悶

最近我好像才真正學會這個台語詞彙,「peh-pak」。以前在白話字文獻上和台語文學作品中看到這詞,看過就忘,大概是因為沒真正了解它的意思。今天再查了台華線頂辭典,總算今後記得住有這些解釋:

a. peh-pak 扒腹 苦悶 / 焦慮 / 憂慮

b. peh-pak 憋腹 苦悶 / 牽掛 / 操心 / 擔心 / 擔憂 / 擔懮 / 懮心 / 懮慮

這段時間,我似乎養成一種似有若無的「習慣」,就是「反胃」(純粹「反胃」的話,念作「péng-pak」,和「peh-pak」又不完全相同。)但不是吃壞肚子、不是腸腹有恙,更不是便秘或害喜。是有某些情緒時,就會稍稍反胃,那種有點想吐卻不是想吐,也不會吐出來,但是覺得胃似乎有怪怪的反應。果然大人們說「胃是情緒的器官」,真是一點都不假。

直到上週因身體不適,(半夜胃痛幾天,飯後嘔吐、身體忽冷忽熱,微微發燒),到彰化和朋友討論一些事情後,才去彰基掛了急診,不過,醫生跟我說我沒有怎麼樣,(去急診時也不像有病但其實還是忽冷忽熱手腳沒力)點滴打一半就離開了。回家休息幾天,精神開始恢復起來,開始以往的作息與忙碌,空閒下來,想一些事,突然又有點「反胃」,想起這幾天讀白話字史料時,(早期台灣教會公報中,全羅(全部羅馬字的台語)的醫療記錄)也不時讀到一個詞,就是「peh-pak」,症狀即如上頭的解釋。

醫生跟我說抽血什麼的都沒事,應該只是感冒。(我有個壞習慣,gia̍t-siâu,很故意。例如醫生檢查腹部時,問哪裡痛,我覺得他已經認為我沒事,所以即使哪裡痛,也會說搖頭說不痛。)

peh-pak」,很妙的詞。真的很妙,而且我覺得它解釋了一句話:「心理影響生理」。「扒腹」、「憋腹」其實應該也有像華語說的「反胃」的意涵,而後頭的抽象延伸意,如「焦慮」、「牽掛」、「操心」、「苦悶」等等的,我覺得用台語講,就是「憂悶(iu-būn)」,很複雜的那種

然後,歸納我自己養成的這種似有若無的「習慣」,到底都在什麼情況下「peh-pak」?好像是感受到某些「噁心」的狀態,例如親身經驗或由好友口中得知其自身遭遇人性某些黑暗的事件,最近真是接二連三;又例如在許多時候同時經歷不知道究竟真實或虛假的情況,這些更是最近特別深刻;還有矛盾與難以致信之類的感覺,以及,意識到在思念也會。

真的吐出來的那天,朋友還說應該是中暑,並教我怎麼刮砂,雖然這幾乎是每個家庭必備的實用技能,但像我這種「毋擔輸贏」、總覺得自己身體很好的人,自然不會學刮砂,倒是那晚洗澡時,大熱天用很熱很熱的水沖身體,很熱,沖得全身很不舒服也很舒服,整個浴室瀰漫著一種很怪,很舒服也很不舒服的氣氛,心臟怦怦跳的聲音大到也有欲仙欲死的感覺。(聽起來很A,但真的找不到形容詞了)就是,活著的話心跳不該這麼強,死了的話心臟應該不會跳啊。

真的是很多問題都「絞作伙ká chò-hóe)」,所以就很多矛盾的感覺,「peh-pak」真是傳神地表達這種事物連貫的、難以言喻的的感覺。生理的或心理的都是。我覺得應該是吧。所以醫生說的是對的,我其實只是小感冒,休息幾下就好很多,所以那些藥帶回來,完全沒開封,可以丟了。


  • bichhin 發表於樂多回應(8)引用(0)穡頭罔作--隨便亂種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78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34219

    回應文章
    要好好保重身體嘿
    拜託拜託~~~~

    我昨天偷偷跑去東海花園看楊逵
    結果摔倒 尾椎
    痛... ...
    | 檢舉 | Posted by Sinun at September 12,2006 01:41
    ps

    雖然大家最近對 紅衣 有點不爽 不過
    不能丟掉 水沙連的紅衣喔==+
    那件得來不易... ...
    | 檢舉 | Posted by Sinun at September 12,2006 02:28
    美親真正是用身體在經驗這個時代之亂!
    嘔吐!peh-pak!
    在妳的苦難中有一種存在的莊嚴。
    | 檢舉 | Posted by jenwen at September 12,2006 14:05
    貞文姐,妳想太多了啦^^沒那麼偉大。只是小感冒吧。醫生說的。
    倒是這時代之亂也真不止令人peh-pak,不止令人反胃嘔吐。小小島上充斥著政治語言和行動,反而令撕裂加劇,說是「愛」都是「恨」,鏡子的兩面我們竟無時無刻同時經歷,若是日本武士,應該不只是「扒腹」(peh-pak),而是「切腹」(chhit-pak)吧。

    最近重看了一些西方小說的評論,很想重新去看《盲目》(Blindness)這類的小說...真想有一天像貞文姐一樣可以寫小說....(大學時候寫過一兩篇後就覺得,就自己很認命地知道不是寫小說的料了,呵)

    謝謝信允,尾椎還痛嗎?也真想再回東海花園,有些地方,看起來蓬雜荒蕪,卻是心靈寄託取暖慰藉的所在。還有,不會把水沙連的衣服丟掉的,請放心啦。(是把它冰起來了,呵)
    | 檢舉 | Posted by Bichhin at September 12,2006 15:22
    東海花園早已不是現在式
    那是屬於過去式
    和理想中的未來式^^

    有楊逵太師公的保佑
    相信尾椎會很平安
    他每天都在書桌前看著我
    已經看兩年了

    等週末颱風過 我決定帶著鋤頭 在上去一趟
    希望在菊花開之前 能環給荒蕪園一點門面
    保佑別再摔了 ㄏㄏ
    | 檢舉 | Posted by Sinun at September 12,2006 19:14
    我懷孕你幫我反胃嗎?(嘻!)

    小心保重身體喔!
    | 檢舉 | Posted by 克萊兒 at September 13,2006 06:35
    我的理解裡面,Peh-pak也有生氣的意思
    | 檢舉 | Posted by OJ at September 15,2006 19:50
    也是啊,是有生氣沒錯。
    | 檢舉 | Posted by Bichhin at September 15,2006 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