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0日 13:36

舊時代的投手訓練法/Jason Cheng譯

【前言】我是個愛看愛研究棒球的高三生,今天在讀了瘦菊子大哥的文章後,才發現平時也有在讀的baseball analysts有新文章,心裡也有一股想翻譯瘦菊子大哥想要的文章的念頭。我在加拿大念書有三年了,中文自己覺得退步了許多,而且翻譯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在讀過這篇文章後,我認為作者沒有辦法對於現今科技所遇到現實的瓶頸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法,反而,他將主題集中在以往人們的生活習慣和現今有很大的差異,而這差別也就是造就他們擁有驚人的體力和耐力的原因,於是整篇文章似乎帶有點批判當代社會風氣的味道。

說了這麼多,以下是我粗淺的翻譯:

 

舊時代的投手訓練法〈The Old-Fashioned Way to Develop Durable Pitchers

By Al Doyle/ Jason Cheng譯,原文在baseball analysts

舊時代所訓練出來的投手所擁有的耐操程度一直是二十一世紀以來棒球圈裡難以解釋的謎題。不管是大聯盟球團,小聯盟發展人員,亦或是死忠硬派的球迷們,對於當代的投手,皆有同樣的一個問題:「現在的投手為什麼這麼脆弱?」他們也很想知道:「要怎樣才能改善這個問題?」

從理論上來說,現在的投手應該十分耐投。不論是球員專屬的訓練員,營養師,能利用最新科技和數據的教練團,專業的健保,或是對於新秀無微不至的照顧,在還有這麼多投手受傷,以及投手普遍不像以往那麼耐投的現在,似乎都無用武之地。雖然投手教練們相信他們所使用複雜的系統管理,以及他們豐富的經驗能好好的照顧旗下的投手們,但總是事與願違。難道就沒有更好的方法來培養及保護投手嗎?這個問題的解答,或許可以從過去19301970時期的社會現象和風氣來看出點端倪。

在這段時期之間,先發投手輪值是四天一次,和現代五天一次有所不同,另外,後援投手(中繼,終結者,也都算)投兩局以上是很正常的,甚至要投五六局對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那們究竟讓先發投手固定投250300局,後援投手屢屢投出100局以上的秘訣,是什麼呢?在以前,打造一個耐投的投手,和高科技,或系統性的照顧一點關係都沒有。

許多投手在比賽前,都在農場裡鏟好幾噸的肥料,丟一捆捆的乾草;除此之外,每天擠牛奶,空手挖大量的馬鈴薯,開牽引機,以及綁有刺的線網,都是投手們日常生活的工作。

直到1960前,大部份美國人都生活在農場裡。隨著工業革命啟動,農場裡的人們迅速的往大城市移民,尋找新的工作,像是在車廠裡上班。但這些原先在農場裡工作的人們,去了大城市裡上班後,仍保有以往在農場裡生活的好習慣。他們不懂得懶惰,從早到晚工作對他們來說習以為常,也因此訓練出一種現今不再有的心理和身理上不屈不撓的韌性和堅強。

縱使現在的投手們看起來比舊時代的投手要壯上許多,但外表是可以騙人的。在農場裡生長的人們,不留連於都市裡的花花世界,他們無心展現他們強壯的身體,只在有需要的時候,才讓無窮的體力和耐力,悄悄浮現。

過去我在芝加哥市郊長大時,便對於這樣類型的人有很深的映象。在我第一次遇見Andy Toschak時,他四十出頭,身高五呎八吋,重兩百四十磅,是個強壯沒有啤酒肚的男人。他從小在伊利諾州的一個農場長大,經歷過美國產業大蕭條那段時期的他,是個講求實際的人。

二次世界大戰在海軍裡服役後,他去了芝加哥的建築公司上班,戰後經濟大甦醒,他在不斷工作之餘,參加了芝加哥小熊隊的訓練營,只想從中得到點打球的經驗。Andy有很好的打擊爆發力,也能守好三壘,於是小熊隊給予他Class D的合約。當時的球探告訴他說:「就在這裡簽字吧。你一個月能賺75塊。」

Andy拒絕了小熊隊的合約,因為他有一份收入頗豐的工作,而他也不願意讓自己回到經濟蕭條那時候的慘境。「像你這麼壯的人,怎麼能跑這麼快?」我問道。

「在大蕭條時期,我們沒有足夠的錢買槍來獵殺兔子,「所以平時我們必須用跑的去追殺兔子。」Andy 回答。

Andy誠懇的說出這段事實後,我難以置信,他到底是如何追著兔子跑的呢?Andy微笑著解釋:「我們會先選定一隻兔子,我和我哥哥或堂哥便開始追它,一直追到它跑進涵洞裡,我們其中一人便會在洞的另一邊提著牛奶桶等待,讓兔子直直的跑進桶裡,最後將它勒死。」

狩獵兔子只是在農務閒暇之餘才有時間做。若是每個美國農民都做類似的休閒活動,那麼也不難想見為什麼當時的投手,每位都能投至九局以上而不需休息。而且,不管怎麼說,投球並不是每天的事情,而且所得的薪水,以當時來說,能一個球季拿8000甚至是10000美金,都不會讓人心生回農家工作的念頭,工作當然也就比較認真,比較少抱怨了。

現代的訓練和運動方式對於投手是有一定的好處,他們甚至能訓練出如同健美先生般的體格;然而,若要練就真正的力量和耐力,或許答案就在農場裡。 

※希望大家不吝指教。


  • won1016 發表於樂多回應(51)引用(1)大聯盟MLB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運動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95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216201
    引用列表:
    這有其他商品! 看出 鍛鍊 方法 問題
    這有其他商品!看出 鍛鍊 方法 問題比價【roodo】 at 2014年10月1日 22:07

    回應文章
    比較起來,現代都是用屬於科學方式在訓練,過去年代反倒是利用環境與自然來鍛鍊身體,當時的生活方是就是最好的訓練方式。
    也許過去的那種生活即是訓練的模式相較之下不會枯燥無味,同時也是為了養家餬口,心裡素質上會優於現在的健身中心吧!另外金錢價值觀或許也有差異!
    | 檢舉 | Posted by Justy at 2007年5月11日 10:37
    現代醫學篩選出了很多以前並不在意的漸進式傷勢,這很可能才是現代投手看起來「不耐操」的主因。此外,競技強度提高也會增加受傷的機率。而且,高等級的選手即便趴了一部份,還是可以透過有效的方式去吃相對較低等級的對手。

    我對「The Old-Fashioned Way to Develop Durable Pitchers」這篇文章的結論不是很認同就是了。
    | 檢舉 | Posted by 陳穎 at 2007年5月14日 01:25
    其實這篇什麼都沒寫到(不過直接說它一無可取 不是傷害了瘦菊子大哥的感情嗎?)

    我同意陳穎大哥的說法 現代人一堆病 一方面是危險因子變多 一方面也是活的更長 老年病有機會出來 還有一個理由是 醫學檢驗技術的發達 本來"沒病"都變"有病" 當然看起來很虛弱

    過去的年代應該存在一堆陳致遠吧
    | 檢舉 | Posted by Rimbaud at 2007年5月19日 02:54
    morikawa 最近分析了不錯的資料,簡單易懂,給大家參考:

    http://morikawablue.blogspot.com/2007/06/two-interesting-theses-i-learned.html

    裡面講到球員平均年齡越來越老和表現相關的問題,有兩點大家可以想想看:

    「真正 boost OPS 的是 ML 多了一堆單季 20 ~ 30 發 HRs 的選手,或許 "運動科學" 的進步會比吃藥更有正確答案的空間。」

    「Pinto 的結論讓我有點不自在,他使用的是 OPS,有沒有做 league adjustment、park adjustment 或甚至 time adjustment 並沒有提及,這也是我把 1988 年的 NL MVP 與 Strawberry 等人的 OPS 提出來的原因,換作是 2006 年,Strawberry 的 .911 OPS 連 Top 10 都排不到」
    | 檢舉 | Posted by Dorasaga連相關文章 at 2007年6月13日 03:11
    It still disturbs me that others don’t appear to share this view. Great work on the blog and I will be sure to spread this page.
    | 檢舉 | Posted by Piper at 2014年5月19日 06:25
    67分钟,于大宝罚球区内抢点射门时被对方侵犯,主裁判哈达德再次判罚点球。新加坡队的3号沙伊夫看似并没有什么犯规动作更不会导致陈涛倒地,但慢动作清晰的显示,沙伊夫微微抬起的左臂还是有故意拉扯陈涛的动作,只是随后陈涛自主地跳起飞身够球的动作,从效果上掩盖了沙伊夫的小动作。但沙伊夫轻微的拉扯,使得陈涛在飞奔情况下的身体瞬时失去了重心。因此,此粒点球准确无误。
    | 檢舉 | Posted by 尊爵娱乐平台 at 2014年6月11日 21:36
    与米卢的谈话,谢晖做了简单地说明,我们聊起了很多,但一直在叹气,对现状,从15岁,U19,到女足和国家队,以及最近对约旦的比赛,现状和成绩其实是挂钩的。我们这十年完全在往后退。2001年我们能成功,是因为有很好的气候氛围和综合实力,真的不是运气。有人说龙哥抽签抽得好,那这次抽签也不错啊,碰约旦有什么不好?也是上上签。
    | 檢舉 | Posted by 娱乐城开户送体现金 at 2014年6月11日 21:3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3日 18:38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4日 12:2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5日 08:5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5日 18:1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6日 03:3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6日 13:0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6日 22:3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7日 08:39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7日 17:55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8日 02:53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8日 12:10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8日 22:2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9日 07:53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9日 17:4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0日 03:5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0日 14:22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1日 00:4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1日 10:55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1日 20:50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2日 06:43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2日 16:33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3日 12:1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3日 22:1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4日 06:58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4日 15:3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5日 00:0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5日 08:3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5日 17:12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6日 01:46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6日 10:05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7日 00:57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7日 08:28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7日 15:52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7日 23:12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8日 06:4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8日 14:1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8日 21:5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9日 12:30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19日 19:11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20日 01:56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20日 08:24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20日 14:45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21日 01:49
    | 檢舉 | Posted by モンクレール at 2014年9月21日 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