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12:15

小島悠悠~~



一回到家,小島的明信片來到番薯島的桌上。

Isle of Gigha,到底在哪裡呢?遠在UK的蘇格蘭,與愛丁堡Edinburg、格拉斯哥Glasgow差不多同緯度的邊上的一座非常遙遠的小島。維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Gigha 。

 


島上居民不到兩百人。我們隨便到忠孝東路、西門町、寧夏夜市晃一下就會超過兩百人吧?這樣稀少的人口、天涯海角的地理位置,帶給這個小島非常寧靜與開闊的生活。

我因為蘭花花精,來到此地。在小島上生活了將近十天。更精準地說,我是在Achamore House與Achamore Garden休息了十天。除了晚上到海邊的Boat House小餐館用餐,一天去登上小島的山陵與來到小島的沙灘玩耍撿拾海菜之外,我一直待在古宅與花園裡。

出國旅遊,最難得的是好吃好睡好拉沒病痛。長途旅行多半這幾項能平安過關就偷笑的我,居然好吃好睡還好好拉。我幾乎起床就到廁所報到,三餐用完餐後也順暢無比,不知是我累積了太多的毒素,還是島上安適的生活讓我彷彿回到了家般的自在自由與大辣辣,我真的在這裡睡好拉好,實在出乎我的預料。

食物與料理自然沒有台灣多樣與好吃,可是如此樸實地生活竟然也可以安安穩穩度過十天,雖然偶爾會嘴饞,但我從未懷念過台灣的食物,與2012年的美國行相比,不到十天我就再也忍受不了美國鹹死人的湯、漢堡、沙拉,只想自己煮碗熱呼呼的泡麵或鹹粥。英國食物真的很"Simple",但我居然可以撐到快要回國前,才產生想吃臭豆腐的鄉愁。

小島,真的有種奇異的魔力,在那十天無時無刻地壟罩著我,即便之後離開小島奔向UK的南方文明之都---倫敦,我都不時地想起島上的生活。

早起,到花園散步,和貓玩耍、與孔雀打招呼,還有不時嘰嘰喳喳的鳥兒們;中午,到山頂上望遠,搖曳的松濤與海潮,以及山丘上才接的到的網路,讓我們在文明都會與小島野放之間取得一點點偷渡的喜悅;晚上,天總是暗地如此緩慢,八點多還亮著蔚藍的天色,以及不斷變化的雲彩,我們踱著閒散的腳步細數一天花精的洗禮,洗香香之後只要一沾上鬆軟的床鋪,立即沉入夢鄉。隔日,又是小鳥們與陽光把我們喚醒,梳洗之後再度腳步輕快地投入花、草、樹林的懷抱。

看不膩嗎?

看不膩,每日每日,花園樹林就像一位千面女郎,每時每刻都變換著不同的樣貌,讓我百看不厭。

離去的前幾天,突然的陣雨之後,圓不摟兜的半圓弧彩虹高掛天際,可惜只是一閃即逝,當我們在室內扼腕不已時,她彷彿聽到了大夥的聲聲嘆息,竟然再次展現容顏與我們,而且還是虹與霓的同聲唱和。

滿足了,卻也不捨了。我們得以一嚐Coming Home的自在與放鬆,卻難以忍受離別時宛若遠離家園的惆悵。

忍不住哭了。原來,小島帶給我的,呼喚我而來的,或許一開始是蘭花的呼喚,到最根本的源頭,是來自於我到底從何而來的最深的渴望。

小島再度喚醒了我與生命源頭的連結,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本然,以及一直以來從不曾離去只是我已遺忘的大地媽媽、地球與宇宙根源的共振頻率。

一直都在,只是遺忘、未曾看見與識得。

眼淚,隨著無數蘭花母酊液在體內流過、醞釀、發酵,終於在最後一日噴發。很不捨,卻也終須離別。

你說:離別容易,再見難....。
我說:再見容易,離別難....。

莎喲娜拉,我一輩子從未曾想過會造訪的天涯海角之島,謝謝你帶給我的廣闊與包容的愛,不知未來有否機緣再相遇?但,這份美好將永存我心。Thank you,Isle of Gigha,I Love you & Miss you Forever ~~~ ♥。

 

 


  • 您可能有興趣:

    大英尋寶記
    bananafish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行旅四方 >> UK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54 │標籤:明信片,蘭花花精,isle of gigha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4594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