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6,2006

靜宜文學地圖

靜宜文學地圖.jpg
大一的通識課程,帶領閱讀雖然是個重要的過程,但是,很明顯的,現在的學生對於閱讀這件事情,已經不像過去的我們那般主動和喜愛,開學初起,我詢問了班上入學前的這個暑假,閱讀文學作品的人數有多少?很讓人震驚的,居然只有個位數。
學生的理由是大學入學考試佔據了太多時間,即使有興趣,也無法分心去看教課書以外的書籍,對於這個答案我也只能默默接受,不然,還能說些什麼呢?迄今,學期已經一半了,開給學生的書單成效有限,到底有沒有依我的主觀期待去閱讀?我依然選擇默默接受。
倒是在幾次的分組討論中,很意外地的發現到學生的創作非常有趣,我在幾週前給了大家一個主題,要學生各組去進行校園的觀察,並將觀察以純文學的形式表現出來,期中考前的一周,做了各組的分享與討論,結果卻是頗讓人驚喜,學生的眼中,校園有另一種美麗和意義,有不為老師所知的故事和遭遇,文章與照片貼滿了教室的大黑板,我還在計畫如何呈現他們的集體創作給靜宜所有師生看見,還真的有些傷腦筋呢!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6:59回應(2)引用(0)漫步靜宜

November 9,2006

系刊編輯會議

系刊編輯會議.jpg
其實,這是在教育部年度評鑑時召開的會議與拍的照片,但是,我們真的很認真很認真的在開系刊編輯會議,認真到評鑑委員來的時候,都沒人理他們,事後我還有些小小擔心,會不會因此讓評鑑委員不爽。
放這張照片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我很喜歡這間教室,滿室的書架讓人很舒服,我不並常到這間教室,前前後後大概也才不過三次,印象卻是好極了,如果能夠一個人窩在裡面看書,不受任何人打擾,一定非常爽。
除了這間教室之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台文系刊編輯群的同學們,真的非常的認真與投入,那天我們花了一些時間在討論系刊的內容,還有分工與進度的狀況,其實讓我覺得蠻感動的,因為我看到一群同學們為了系刊完全投注的樣子,我想,台文系刊的創刊號是很讓人期待的,同學們,加油喔!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0:57回應(0)引用(0)漫步靜宜

午後陽光

午後陽光.jpg
大肚山上的風很強,尤其是入秋之後,常常一出房門,就會被突來的風吹的一陣錯亂,總要好半天才能回過神來,真的到冬天時,大概冷到要凍掉牙齒了,壓在皮箱裡的圍巾披肩都已經洗乾淨備用,準備派上戰場了。
不過,畢竟還沒真的入冬,白天有陽光時,熱得人會流汗,我在學校的房間有個不小的陽台,每天都能夠看到陽光射入房裡,夏天或許還覺得熱,但是到了這種季節,就真是再好也不過了,冷鋒來襲時,我比別人有更多的機會接觸陽光,感覺棒極了。
照片上是下午約三四點的時間,其實外面的氣溫已經開始逐漸下降,沒穿外套的話,一不小心就會感冒了,前陣子才被傳染流感,拖了快一個月才好些,遇上這種天氣,還真怕又被感冒小姐給找上呢!
綠色植物是從台北搬下來的,趁著陽光拍下這畫面,感覺挺不賴的,有著暖陽陽的錯覺。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0:32回應(2)引用(0)漫步靜宜

October 16,2006

一杯難喝的飲料

一杯難喝的飲料.jpg
我的這一班,大四的學生,今天上課時跟他們玩了個小小遊戲。
其實我是有目地的,為了了解學生即席創作的能力,以及訓練觀察力的當下文字反應,所以在一開始上課的時候,我很大方的說要請他們喝飲料,只是沒說事後要他們寫文章而已。
飲料在第二節課送來,事前我還特別提醒了要慢慢品嚐,要記住飲料的味道,甚至還不惜犧牲我溫和的形象,警告學生說即將有一場陽謀要進行,就在要下課前,我請他們花二十分鐘的時間,細細描述剛才所喝飲料的感覺,只需要用短短的三百字即可,當下引來一陣哀號。
我想,學生大概認為我在找麻煩吧,不然就是存心惡搞他們,其實,這班學生臥虎藏龍,每個文字都不錯,文字能力有了之後,需要的是粹煉和磨筆,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就是觀察能力,觀察力強,處處都是書寫靈感,我沒明說,只希望將來他們能明白這一切。
還好最後大家都交了作業,今天的實驗,成功!!!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2:11回應(4)引用(0)漫步靜宜

工人朋友們

工人朋友.jpg
今年,或者該說是去年吧,我認識了一群工人朋友們。
真的是工人,他們穿梭在各個工地間,進行技術性或勞動的工作,檳榔菸酒樣樣來,出口不會講大道哩,但是卻懂得很多人情世故,不會耍心機,每個都是真性情的好漢子,怎麼認識的?說來話長,就真的只能說是緣分吧。
坦白說,在NGO工作這麼多年了,相較於一般的企業體,非營利組織已經算是非常人性管理又兼具人情義理的單位了,但是和這群工人朋友們在一起,我卻更喜歡他們直來直往的個性,不爽就是不爽,有什麼問題不會憋在心裡暗幹超過三分鐘,喝酒豪邁卻不會逼人非乾不可,相處下來,輕鬆自在多了。
中秋連假期間,抽了一天和他們聚在一起烤肉,一個晚上天馬行空無所不聊,卻又都是跟實際的生活瑣事有關,看過這些人腳踏實地的認真生活之後,面對那些政治紛擾,也只能搖頭歎息了。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1:56回應(1)引用(0)胡言亂語

現代烤乳豬

現代烤乳豬.jpg
中秋節的節目之一,到一個朋友家體驗現代烤乳豬,聽說這是便利商店出的新招,一隻處理好半煙薰過的乳豬,連同宅急便送到府,以及拉雜的一堆周邊配備,如圖中的烤肉支架等等,總費用約末是二千六百元左右,說貴不貴,但是好像也不便宜,因為豬並不大。
我想,聽在部落族人耳中,大概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一則是這樣怎麼算是烤乳豬呢?二來,這麼小的豬用來塞牙縫可能都不夠,對於習慣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原住民來說,這麼一丁點肉,實在是貴死了。
但是,朋友是住在都市裡的非原住民,所以,這種尺寸和玩法卻恰恰滿足了好玩與好奇,不用費太多力氣,又可以自己動手轉動架上的乳豬,一群小孩兒圍在旁邊可是興奮的不得了,坐在火爐旁邊,我凝視著火盆裡的炭火,感染著另一種不同的氣氛,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至於好不好吃?那就見仁見智了。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1:38回應(2)引用(0)胡言亂語

October 11,2006

關於靜宜

漫步靜宜.jpg
九月開始,我正式進駐靜宜了。
因此,陸續會有以靜宜為主題書寫的東西出現,先預告一下囉。
P.S:這就是我居住的至善樓喔!


<圖片引用自靜宜大學官網>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8:30回應(5)引用(0)漫步靜宜

旅行

旅行.jpg
返家途中,拍到的差身而過的復興號,當下有個念頭,跳下車坐上去,然後隨它帶我去哪裡,可是,我知道自己沒這個勇氣,只敢偷偷地拍下照片,假裝曾經上過這輛火車,假裝自己真的隨它去浪跡天涯了。
我好想去旅行,隨便哪兒都行,只要上車就好,尤其是火車;我曾經試過自己開車去環島,說真的,只有一個累字能形容,開著開著就恍神了,自那以後,我就發誓除非時間充分,或是有伴同行,否則絕不再自己開車環島了。
火車是個好工具,如果曾經看過日本所做的火車之旅的節目,就會更嚮往了,可惜台灣的火車系統及周邊旅遊規劃不如日本強,要不然,只要一個背包,跳上火車什麼都可以不管了。
旅行,唉,什麼時候可以去呢?在筆記本上密密麻麻的畫了很多路線,也上網查了各車站的相關資訊,就等著身體去實踐了,慢慢等吧!!!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8:13回應(1)引用(0)胡言亂語

飛舞的羽毛

飛舞的羽毛.jpg
其實,照片上已經看不到了,那一束直達臀部的美麗冠飾。
天氣熱,屋外的氣溫起碼還有三十三四度,熱得人頭暈目眩,我真的很佩服那些全身盛裝的族人,氣定神閑地在場上慢慢舞動著,很多年紀輕點的孩子們,在父母的要求下進入場中跳舞,沒幾下就熱汗淋漓地奔出場外,又是拭汗又是搧涼地哇哇大叫。
圖中的女孩兒是表哥的女兒,表哥和我家一樣都是平民家族,但是跌破眼鏡的娶了貴族的小姐回來,這唯一的女兒理所當然地繼承了母親的血統,在豐年祭這種盛大的場合裡,穿起象徵母系身分的貴族服飾,不僅如此,還大方的戴上甚為尊貴的羽毛冠飾。
在部落裡,這是大事,逾越社會地位穿戴起不合身分的服飾,是可以遭到貴族當場扯下的逞罰,就算家裡有錢訂做,誰有不敢隨便就穿出門犯眾怒,但是這個女孩兒因著母親的地位,披掛起令人欣羨的行頭穿梭會場,可是有源起的喔!故事很長的~~~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2:59回應(1)引用(0)部落心

專注看舞的婆婆

專注看舞的婆婆.jpg
一綑麻線,一把木梭,加上一張椅子,這個婆婆就這麼專心地坐在會場裡,凝視著大家翩然起舞,一待就是一整個下午,怎麼也不累。
部落裡很多老人家都是這樣,年紀大了,無法下場跳舞了,依然穿著最美麗的衣裳出現,手裡拿著各種小手工的工具,背包裡一袋檳榔,滿嘴滿眼的笑意,彷彿進入了時光隧道,回到當初自己還是女孩兒的年紀,似乎,那在場上跳舞的身影,就是自己。
我最喜歡這種畫面,美的無法言喻,就如家中的vuvu一樣,總覺得她們愈老愈美,臉上的皺紋是說不盡的故事,手下勤勞編織的是一生不能言說的經歷,看著看著,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因為有這些老人家的身影,會場才顯得更有歷史的意義和價值,每年舉行的各式祭典,唯有她們的襯托,才不致失了傳統的氣味,我真的很愛這種感覺。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2:46回應(1)引用(0)部落心

盛裝小男孩

盛裝小男孩.jpg
豐年祭,通常也是我拿著相機趴趴走的時候,雖然很不禮貌,但是部落裡的族人已經很習慣我這個怪怪的小孩兒,除了偶爾被抓住詢問之外,大部分的人都由著我胡亂拍攝,很多老人家還會叮囑我,要我記得把照片多洗幾張,送給她們做紀念。
這個小朋友很無奈,因為是他的奶奶讓他立正站好讓我拍照的,看著他無奈又委屈的臉,我只好胡亂拍幾張有交代就好,小男孩見我放下手中的相機,立刻飛也似地跑掉了,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現在科技進步了,我也多用數位相機記錄,不像以前還用單眼的機械相機,雖然拍出來的畫質差很多,可是對自己拍照的技巧不甚有信心,數位相機提供了即拍即看的功能,相對也可以降低事後的悔恨程度,不過這也讓很多老人家多了挑剔的機會,總要上前來看看剛拍的照片是否滿意?若是不盡如意,還會要求重來一次,也算一種科技帶來的新麻煩吧。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2:22回應(0)引用(0)部落心

September 4,2006

木材與瓦斯桶

木材與瓦斯桶.jpg
之前曾在報紙上發表過一篇文章,就用這個名字,講的是在豐年祭前各家有未婚女性收受木材的事情。
今年,我家門口又出現了二把木材,依照推論,應該是送給家裡二個分別就讀國中與高中的姪女,在以前的年代,這年紀的女孩兒已經可以論及婚嫁了,看在老人家的眼中,一點兒都不顯小,不過時代不同了,二個女孩兒的母親可不願意這麼早就把女兒嫁出去,所以完全沒有影響,只催促著外婆趕快拿去燒了,正好可以用來煮祭典要吃的食物。
趁著外婆還沒拿走前,我趕快回房間拿相機拍了下來,去年沒機會拍下壯觀的數把木材,今年可不能錯過了,搶在外婆劈下刀之前,我拍下這張照片,充滿紀念性,因為每年收送的人都不同,當時我在想,若是每年都能拍下放在家屋門前的木材,加上註記是誰家送來的?累積多年後,應該會很有意思吧!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01:48回應(2)引用(0)部落心

精神堡壘

精神堡壘.jpg
大概是前二年吧,部落蓋起了集會所和一個壯觀的精神堡壘,取代過去使用學校操場舉辦活動的慣例。
今年的豐年祭,我總算是很認真的將集會所看清楚,偌大的面積,又加上遮雨棚,坦白說的確是較之操場好用許多,而比較吸引我目光的,其實是這個立在入口處的精神堡壘。
這個詞是我脫口而出的啦,部落的族人並不這麼叫它,高高的立柱上面以陶壺為主要裝飾,這當然與部落神話有很大的關連,雖說沒什麼創意,卻清晰地表現出隸屬原住民部落的特性,在愈多愈多標榜社區特色的時代裡,這樣的物質文化有它存在的必要性。
豐年祭時,幾位老人家要我幫她們拍照,不約而同地都以這根立柱作為背景,或許在初起族人對於這樣的東西接受度並不高,而隨著時間的過去,這根立柱漸漸地與生活有了關連,尤其是它位在集會所入口處,象徵意義大於一切吧!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01:28回應(0)引用(0)部落心

August 25,2006

2006中華台北羽球賽

2006中華台北羽球賽.jpg
很久以前,認識了一個愛打羽毛球的朋友,因著如此的渲染,我也漸漸地跟著出現在球場裡,學習如何揮動手中的球拍,讓自己沉浸在運動的樂趣當中。
早在年初時聽說,在贊助廠商大手筆之下,今年台灣會有一場盛大號稱五星級的羽球賽事,所謂五星級,指的是獎金金額,惟有獎金高才能吸引世界各地的頂級選手,因此,幸運地在這場比賽中看到了排名世界前幾名的選手,而這些選手大多都是自中國大陸來的,認真想想還頗讓人感慨,兩岸三地因為不同的運動政策,卻是培養出完全不同程度的選手,看了比賽中人家的表現,只有辛酸和欽佩啊!
將近一周的賽程,其實最精采的還是最後的決賽,廠商也很聰明,只有最後二天售票,前幾天的賽程都可以免費入場觀賞,惦了惦薄弱的荷包,我們分別選了免費與付費的各二天比賽,畢竟這種大型比賽不多,以前想看還得要花機票去國外看呢,還好最終物超所值,看得不亦樂乎。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4:52回應(0)引用(0)城市居

記憶

記憶.jpg
部落裡的石板屋,隨著時間的流逝消失,如今只能在特定的幾個地方才看得到,例如:祖靈屋。
那個時代,取代石板屋興起的,就是這種用磚瓦興建的平房,老人說,不用石板,那些瓦片乍看之下還稍有異曲同工之妙,原來,老人指的是類似蛇腹的鱗片建築法,百步蛇的庇祐,是永遠也不能遺忘的文化主軸,沒了石板,瓦片尚堪用。
小時候,我也常穿梭在這樣的屋子前,傍著山勢興建,一層層彷如梯田,頑皮的小孩兒可以踏著屋頂,一躍而下就是另一戶的前院,自在快意,雖然常被老人逮個正著,免不了一頓挨罵,卻是美好快樂的記憶。
不過有些家屋可是無論如何不能踐踏,比如說外婆家正前方,從石板砌起的座椅旁,不費吹灰之力抬腳就可踏上去的可是巫婆家啊,打死我也不敢升出腳去,而這些記憶啊,已不復存在了。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4:40回應(1)引用(0)部落心

August 24,2006

豐年祭之一

豐年祭之一.jpg
暑假通常也是豐年祭舉行的日子,今年也是一樣,接到家裡的通知,於是乖乖地回去參加。
今年舉行前,剛好新村長選舉結束,新官上任三把火,所以感覺上似乎今年的祭典特別熱鬧,回去一看,回來的族人真的不少,分布島嶼四處的人能趕回來的幾乎都回來了,沒想到今年紀念節目的安排沒往年豐富,趁著乘涼在家屋前閒聊時,左右鄰居紛紛吐出苦水,對於辛苦趕回參加卻不如預期頗多抱怨。
三天的祭典除了傳統的部分之外,有個簡單的體力競技賽,不過白天的南部實在溫度太高,也不知道為什麼安排賽程的單位堅持大白天舉行?又沒設置大一點的搭棚,烈日下願意駐足觀賞的族人不多,太陽下山後的團體跳舞反而吸引的人多些,真不知道新村長的問題在哪裡?聽阿姨們閒聊,都很懷念以前豐年祭的熱鬧與歡樂,這幾年雖然族人都努力回來參與,但是隨著孩子出生率降低,年輕的人愈來愈少,部落愈趨老化,的確是隱憂啊!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1:58回應(0)引用(0)部落心

威海小住

威海小住.jpg
麗度兒返家後,換威海來小住了。
某天晚上我們出門去吃飯時,恰巧經過住家附近的這個紀念碑,平日沒怎麼注意,因為威海的好奇心,於是停下腳步好好的看了一番,除此之外還有幾個碑柱散佈,原來在家附近有這麼多的紀念碑,但是附近也有許多遊民,自己一個人時,實在不太敢靠近拍照,有了兒子壯膽,我們這才有機會認真瞧瞧。
小住了幾天,在預定的時間將威海送回山上,沒想到當夜就接到威海的電話,哭哭啼啼地不肯睡覺,連著三天晚上都是這樣,我儘管心裡知道是因為威海想念我,所以才會有情緒,狠下心數落一頓,深怕他開學後還無法恢復正常,無奈母親的心最柔軟,受不了威海連日的眼淚攻勢,我終於還是投降又將威海接了來,不過事先講好,這回若是回山上,可是不再接受眼淚的威脅了,暑假即將結束,威海也回去回歸正常生活,這個暑假就這樣又過完了。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21:48回應(0)引用(0)心肝,寶貝

July 27,2006

好久不見

攸蘭多又.jpg
好久不見,悠蘭。
和攸蘭認識已經是n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她和丈夫還是熱戀情侶,而如今,她已是二個孩子的媽了,時間在走,人只能頻頻回首追憶。
那天意外接到悠蘭的電話,才知道一度出國讀書的她回到台灣了,而且是帶著二個孩子住在台東,相約好一起吃飯,我們二個相識多年的老友,聊起往事竟是無限感慨。
悠蘭是宜蘭的泰雅族人,也寫的一手好文章,是少數有出版品的原住民女性作家之一,說起書寫,二人都有些無奈,當媽之後,時間被孩子切割的嚴重,想要專心寫文章,談何容易?
這種感觸我是過來人了,在三個孩子成長過程裡創作,是段很難忘記的記憶,我完全可以體會悠蘭的無奈,話鋒一轉,聊到她任職的地方政府文化局,諸多官場文化更是無力,在大雨中匆匆二三個小時,我們像旅人相聚台北,又分離於台北。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3:03回應(2)引用(0)城市居

July 24,2006

暑假停留

暑假停留.jpg
暑假過了將近一半,三個寶貝兒女輪流來住,這週輪到女兒麗度兒。
依照年齡排行,每逢寒暑假,三個小孩兒就排定來住的時間,短約一周,長可到半個月,這已經成了近來年不用言說的默契,不論是我或是小孩兒,幾乎都期待著寒暑假的到臨。
大兒子威曙因為已讀高中,學校放假的時間都比弟弟妹妹早,所以通常也最早與我碰面,七月還沒開始,兒子就已經收拾好行李,打了數次電話詢問時間,但是因為他也離家就讀,爺爺奶奶年事高又身體不好,於是我總會先催他先回部落看看老人家,在家裡住個幾天再出門。
住了一周,兒子因為課業的關係,必須再度返校進行暑期進修,剛送走兒子,女兒的電話就緊追而來,猛問何時去接她?我把住家打掃了一番,與女兒約好二天後相見,停留的時間一樣約是一週,上回大兒子沒拍照片,這次女兒自己要求留念,於是有了這張照片。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00:24回應(0)引用(0)心肝,寶貝

June 17,2006

部落選舉之二

部落選舉之二.jpg
當選舉正式進入倒數期,外村的鄉代候選車隊,也開始陸續進入部落搶票,陣仗之大跌破我的眼鏡,常常一大列的車隊超過三四十輛,我家就位在部落入口處不遠,遠遠地就可以聽見宣傳車的廣播,我們部落就這麼小一丁點,突然闖入的這些車輛,再加上部落裡原有的車子,簡直就把部落的道路塞爆。
還好部落的三條道路彼此間有相連路徑,在有規劃的情況下緩慢前行,還不至於嚴重到動彈不得的程度,但是,想在小小的部落道路裡行動,此時就只能依靠摩托車了,回部落這麼久,這種場面還真是讓我瞠目結舌。
不過,大概是因為部落裡大部分的人都外出工作了,平常冷清的可以,所以遇上這樣的基層選舉,部落老人大多不嫌吵,反而覺得比較有生氣,這,大概也是部落沒落的悲哀吧。

yam_seaning02發表於 樂多17:57回應(5)引用(0)部落心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