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2009 18:27

搏鰻苗

001


宜蘭蘭陽溪出海口,2009.01


每年十月到隔年清明將近半年時間,隨著黑潮洋流北上的鰻魚苗,游到宜蘭外海,等待進入蘭陽溪等溪流上游生長。於此同時,也有一批散居基隆、瑞芳、三峽、樹林、三鶯部落等地的花東原住民,追隨鰻魚苗蹤跡,遷移到蘭陽溪出海口。在這半年的扒鰻魚苗季節中,他們在海灘上搭起簡易的帆布工寮,住下來,扒鰻魚。





海灘上的工寮沒水沒電,來自北縣瑞芳的張海燕和他的朋友,趁著天黑前趕緊吃晚餐。



























海灘上散佈著許許多多的紙錢,原以為是漁船上的漁民祭拜好兄弟後,隨著潮水漂流上岸的。後來看到一位宜蘭本地人在下海扒鰻魚前,口中唸唸有詞,並將紙錢灑在海灘上,才知道這是非原住民的扒鰻苗人特有的求平安儀式。今年的扒鰻魚苗季,在蘭陽溪出海口就已經有一位被潮水拖走。






































阿將,年輕的宜蘭五結鄉人,最近因為沒有工作而到海邊扒鰻魚苗。他總是要先喝一口酒再下海扒鰻苗。他說他的一位朋友前陣子差點也被潮水拖走。那一晚他的朋友的魚衫褲不慎被海水灌進去,整個人像是被灌飽的氣球,站不住也動彈不得。接著整個人就被潮水拖走了!在駭浪之中,他機警的脫掉魚衫褲,脫的只剩下一條內褲,才得以游回來保住一條命。


阿將一手拖著漁網在海中來來回回扒鰻苗,另一手刁著菸不停的抽著,他酷酷的說,萬一被潮水拖走,能不能及時把魚衫褲脫掉才是保命的關鍵。他說他那位朋友啊,「即馬落海扒鰻仔栽,lan pha攏毋敢浸著水!」(不敢走到太深的地方)





















































鰻魚的習性和鮭魚相反,在溪流生活的成年鰻魚,到了夏季繁殖期,開始降河游到幾千公里外的菲律賓和馬里亞納群島深海產卵。孵化的鰻魚苗隨著北赤道洋流向西流到菲律賓外海後,再接上北上的黑潮洋流。因此,黑潮流經的菲律賓、台灣和日本都有人在捕鰻魚苗。


經過幾個月的漂流,這些鰻魚苗游到台灣宜蘭外海時已是初秋了。這些像牙籤棒大小,全身晶瑩剔透的玻璃鰻在海中等待變態成鰻線,入夜後伺機游進溪流生長。而這也是扒鰻魚苗人最忙碌的時刻,天黑後,他們拖著漁網等待著要遊進河口的鰻魚苗。


鰻魚苗價格好時,一尾上看50元,運氣好的漁民一晚可以賺上一兩萬元,因此有人說鰻魚苗是「軟黃金」!
不過,漁民要的鰻魚苗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這是可以賣錢的;而另一種鰻苗,尾巴有一點黑點的,是鱸鰻的幼苗,販仔並不收購,這些被撈捕上來的鱸鰻苗下場通常很慘,直接被丟棄在海灘上!







鰻魚苗價錢高時,漆黑的海面上盡是扒鰻魚苗人的黑影,海灘上也有數不盡的點點燈火與天上的星星相輝映,賣麵食的,賣麵包的甚至賣羊肉爐的攤車直接開到海灘上,像夜市那樣的熱鬧!可是俗稱軟黃金的鰻魚苗價格卻是暴起暴落,有時甚至降到只剩下8元一尾!


鰻魚苗價錢高,大家下海大撈一筆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價錢掉到只剩下8塊錢一尾,卻不得不下海扒鰻魚苗,生活的清苦不難想像。此時,只剩下還住在海灘的原住民在扒鰻魚苗。可是,老天也不特別眷戀他們,他們在海中扒鰻魚苗,不是「槓龜」,不然就只是扒到鱸鰻仔!








宋惠萍(左)本來在樹林一家工廠工作,去年十一月失業後,來到蘭陽溪口和爸爸、媽媽、姐姐和姐夫一起住,順便幫忙扒鰻魚苗。她的爸爸和姐姐輪番下海扒鰻魚苗,她和媽媽在海灘上,從撈起的泥沙中挑出鰻魚苗。


這一晚直到半夜十二點,她們一家只撈到十尾鰻魚尾。一家人工作一整晚,所得不到一百塊錢。宋惠萍的姐夫(右)說,你要是看到大家都在海灘上喝酒,那就表示海裡沒有鰻魚苗可以抓啦!









鰻魚苗價格太低,住在海灘的原住民索性不扒鰻魚苗,他們跑到蘭陽溪捕鯽仔魚!大夥在工寮前生火烤魚乾,喝酒聊天....。








今年七十歲的賴榮二,住在離蘭陽溪出海口不遠的壯圍鄉。他的主業是種哈蜜瓜,不過也有三十多年的扒鰻魚苗經驗。這一晚在海灘上拜過好兄弟後,立刻下海扒鰻苗,不過卻「槓龜」了,一尾都沒有。他覺得很納悶,現在應該要有鰻苗才對啊!


他決定換地方扒鰻魚後,馬上扒到一尾鰻苗。第三次下海又扒到兩尾,接下來每次都能扒到七八尾鰻苗。老先生很高興,趕緊向我借手機打電話回家,叫他的老婆來海灘幫忙挑鰻魚苗,趕緊和幾位比較知心的老友鬥相報:「緊咧,趕緊來扒鰻仔栽!」


老先生從晚上七點多一直忙到十點多,不停的下海扒鰻魚苗,滿身大汗的扒三個多小時,扒到一百多尾鰻魚苗,賺了一千多元。老先生說,這是這兩週以來,鰻魚苗出現最多的一次。雖然老先生只告訴一兩位朋友,可是海邊有鰻魚苗的消息迅速傳開,隔天晚上海灘又恢復了像夜市一般熱鬧的景像。也有一些漁民開著竹筏也在海上撈一筆。


一直住在海灘的原住民似乎運氣不佳,他們提前撤離,前腳才剛走,沒想到鰻魚苗就一整群一整群游進來!








宋惠美的老公前一晚因為扒鰻魚苗感冒了,她不忍心看老公拖著生病的身體浪裡來、浪裡去,於是,代夫出征,穿上老公的魚衫褲,和鰻魚苗拼了!







鍾金和在桃園拉拉山種有機水蜜桃,果園工作結束後,就住在蘭陽溪出海口的海灘扒鰻魚苗。今年是他第二年扒鰻苗。


鍾金和說,前陣子鰻魚苗價格很低時,有時海灘上就只有他一個人在扒鰻魚苗。問他一個人獨自在漆黑的海中扒鰻苗,是什麼感受呢?卻說:「哇!只有我一個人,海邊都是我的天地!我要大顯身手一番!」鍾先生說,他從天黑後就不斷的下海扒鰻魚苗,可是一直都槓龜,每次都沒撈到。他不死心,不信撈不到一尾鰻苗,決心要跟鰻魚苗搏一搏。他一直扒到隔天凌晨兩點潮水退去,連續工作八個鐘頭,一尾都沒有撈到!


鍾先生天天到海邊扒鰻魚苗,對於扒不到一尾鰻苗一事,他淡淡的說,這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反正就住在海邊,每天都要和鰻魚苗搏一下。







  • 您可能有興趣:

    布農獵人
    拍拼顧三頓
    菜籃族進香客
    阿公的豬公
    山頂的喇叭手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8126281

    回應文章

    你肯定也拍得很辛苦!!
    還是那句老話,感謝分享~~
    | 檢舉 | Posted by 小涂 at January 20,2009 22:12

    這種天氣,搏鰻苗和拍搏鰻苗,同樣讓人全身發抖啊。

    好感動人的工作群像。
    | 檢舉 | Posted by judie35 at January 21,2009 03:30
    寫的真是太棒了,讀到差點流眼淚,想起以前碰到的一些朋友.真是辛苦賺吃人哪.
    | 檢舉 | Posted by ifan at January 21,2009 04:11

    這個題材很吸引人
    你一定花費許多心力
    相信那樣的冬夜也分享了溫暖的酒
    | 檢舉 | Posted by kogenso at January 21,2009 09:16

    avant拍巿井小民生活種種,所講的故事特別動人。
    寒流來襲的夜裡蘭陽溪口想也知道讓人連按快門的指頭都僵硬,不過我猜avant拍得高興得很,心裡很溫暖。
    | 檢舉 | Posted by Arkun at January 21,2009 09:57

    上個月的單車旅行最後一晚住在宜蘭利澤簡,多方打聽才找個扒鰻苗的海灘。那晚正好滿月,月亮從雲層露臉時,海面上映照著月光,隱約可見許多黑色的人影在海中來回走著。

    我從來沒有在夜間跑到海灘上的經驗,面對著無邊無際的黯黑,聽著看不見的海嘲的巨吼,很奇妙的感受,老實說,覺得很可怕!更難以想像的是,竟然有那麼多人在這樣的環境下討生活。

    強烈冷氣團來襲,在家裡溫暖而柔合的燈光下,和家人喝茶聊天或是窩在暖暖的被窩中睡覺是多麼幸福的事,可是,卻有一些人在在這樣惡劣的天候中,在一波波海潮中討生活。

    那樣的落差實在太強烈了,強烈到我也想在這樣淒冷的夜晚,浪裡來浪裡去,倒底是怎麼樣的感受?

    這幾個星期的休假日夜晚都待在蘭陽溪出海口的海灘拍照,有時候想想,放假不去遊山玩水,何苦在海邊吹冷風呢?我為什麼要拍這些照片呢?

    前幾天在辦公室值班,被電視新聞連續轟炸十個鐘頭後,我想我已經明白了。
    | 檢舉 | Posted by avant at January 21,2009 22:17
    這是示範級的作品呀 感謝分享...
    | 檢舉 | Posted by qoobaby at January 24,2009 09:09

    江師兄:

    還記得小弟嗎?在水陸法會期間,在師兄的指導下,受益匪淺,實在感恩! 有此機緣認識師兄,真太愉快了。
    今天心血來潮打開師兄的部落格欣賞一下,真是開了眼界,不得不佩服師兄的藝術素養與攝影技術。以後小弟還要向師兄多多請益。法會最後一天留下了師兄開朗的笑容,請告知 E-Mail,以便將師兄的玉照奉上。
    我的Mail Address: kaiven.liang@gmail.com
    在此也向師兄拜個早年,預祝師兄牛年有更多精采的作品發表,順利平安,新春快樂!

    梁庚寅 敬賀
    | 檢舉 | Posted by kaiven.liang at January 24,2009 18:49

    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 檢舉 | Posted by DAVID at January 25,2009 00:42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照片與故事
    但依然要表達敬意
    特別是在新聞轟炸之後
    | 檢舉 | Posted by myview at January 25,2009 01:50

    小姨丈:
    想請問你,你覺得買一臺單眼相機好,還是用LEICA的V-LUX1好??
    | 檢舉 | Posted by DAVID at January 26,2009 07:33

    祝 良一哥全家福,
    新年如意,事事發達,平安喜樂^_^
    | 檢舉 | Posted by BB at January 26,2009 18:04

    月夜海灘的盡頭是無限深沉的黑
    望著那黑洞一不小心 自己的靈魂也會不知不覺地被拖曳進去 燈火通明溫暖的城市 喧蕭過後 人們盡皆沉沉入睡時 勞動者負著早被冰冷浸透濕溽溽的生命 邁著腳步走入黑暗冰冷深處 與 大自然搏鬥!

    政治人物著實應該也要來玩玩看!
    血汗錢不好賺
    | 檢舉 | Posted by rock at January 29,2009 10:12

    精采的相片+動人的故事=感傷

    祝 新年快樂!
    特別是相片中那些與大自然搏鬥的人們!
    | 檢舉 | Posted by My Coffee Time at February 2,2009 00:05
    讚不絕口 贊賞
    | 檢舉 | Posted by chiang at February 12,2009 18:52

    在家裡看到這張複印的版畫,趕緊貼出來

    Pecheurs_B

    原版照片

    V0036879 Fishing with nets, Formosa

    Fishing with nets, takao, Formosa
    Wellcome Library, London. Wellcome Images

    images.wellcome.ac.uk
    Fishing with nets, Formosa
    Photograph
    1871 By: John ThomsonPublished: 1871

    John Thomson 一百多前在打狗附近拍到的漁人捕魚,這種用三角網捕魚的方式,至今在南台灣仍然可見。

    | 檢舉 | Posted by avant at February 16,2009 19:03
    私密回應
    Posted at May 3,2009 18:53
    私密回應
    Posted at September 25,2009 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