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沙龍》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26,2017

No.588 你主張臺獨?那你聽過原獨嗎?

極光攝影

20120311告別核電大遊行(台北場)

整理:朱乃瑩

【編按:本文是根據台灣教授協會《左岸沙龍》於2017年4月09日舉辦的「原獨系列」第三場座談錄音整理而成。】

為什麼要原獨

Jiru Piring (講者):

大家好,我叫Jiru Piring,這是太魯閣族的名字,Jiru是我,我爸爸叫Piring。我們這個族群是父子連名,沒有姓氏,就是名字跟名字。我本人是政治大學地政系畢業,因為在學期間不務正業,一直去旁聽一些法律、哲學與民族系的課,在民族系認識了很多原住民的同學、學長學姊,慢慢發現在我自己的身分認同上面,有一個很大的盲點:我們所受的教育都是所謂的中華民國的教育,這個教育就是從中國來的,因為中華民國以前是中國。而所有教授的歷史、地理,或是其他領域,都是以所謂的中國史觀來講。我會覺得我是太魯閣族,可是為什麼……難道我的族群本身沒有發生任何的歷史、沒有任何的故事嗎?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6:02回應(0)引用(0)

No.588 最終場—Masatamdaw (使之為人)

阿美族太巴塱部落
圖片來源:交通部觀光局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政府網站資料開放宣告

整理:朱乃瑩

【編按:本文是根據台灣教授協會《左岸沙龍》於2017年4月22日舉辦的「原獨系列」第四場(最終場)座談錄音整理而成。】

謝博剛(主持人):

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謝博剛,我的名字叫做Fotol Langus,Fotol是我阿美族的名字,我是想要移民到「阿美國」的移民,Langus是我太太的名字,布農族的名字。所以我今天用這個名字希望有點夫妻合體、齊力斷金的意思。今天非常感謝我的KaKa Namoh的邀請,讓我有機會為這個系列講座做一個最壓軸的主持。我還是做一個簡單的開場。我一直認為在台灣人民的解放運動裡面,原住民族的解放運動一直是最根本的,同時也是最混合跟最複雜的。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原住民族在當代的台灣社會裡面他可能是被歧視的,肯定是被漠視的,或者是被當作花瓶來供奉在某種神主牌上面。原因一方面是人口結構的關係,另一方面可能是文化、或者是對其他族群來講原住民的印象實在是太遙遠與陌生。原住民解放運動另外一個複雜性,就是因為在台灣社會的其他人民其實同時扮演著壓迫者甚至加害者的角色,所以當我們今天碰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在道德上面其實會有一個很複雜的情緒。那也就使得說整個台灣原住民族整體的解放運動,在台灣大社會上面大概只能停留在個人式的殘補或者是恩給的制度,我們要讓原住民過得更好,但我們卻忽略了原住民族作為一個集體在台灣社會的位置。所以從這樣的角度,這樣一系列原獨的講座在歷史上面應該會有它很獨特的價值和意義。今天這一場,不同於前面幾場是透過法學式的、理論式的探討,或者是客觀的歷史敘事的說法。我們這次由KaKa Nomah,回到主權的實體,也就是從母體的角度來去看我們在經驗當中要如何去談原獨這件事情,或者是原住民是什麼,或者是最根本的問題是:人是什麼。那我們就請Namoh開始來開始講演。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5:56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9,2017

No.587 國際法自由主義與原住民族主權

極光攝影

整理:朱乃瑩

【編按:本文是根據台灣教授協會《左岸沙龍》於2017年3月26日舉辦的「原獨系列」第二場座談錄音整理而成。】

(一)少數族群的權利

Namoh (主持人):

臺灣的原住民族青年其實一直在談論主權跟國家的關係,一直到現在慢慢發展,和經過很多次修正,那個修正可能是經過內部的自我挑戰,才去慢慢的把理論建構起來。現在不一定是最後的終點,在過程中勢必還會做很多的調整。今天談論自由主權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看到國際上很多主權國家,他的法理基礎都源自於傳統的理論的概念,但是原住民要在這其中找到一點縫隙是非常的困難。聯合國這個沒有法權的平臺,其實是強權在做磋商和折衷、在做交換利益的場所。在這交換的過程中,原住民權利其實就被忽視掉了,即便有比較親原住民族權益的學者,透過自由主義的概念,希望在國家內部發展原住民族的權益,但是並沒有辦法完全去解決它在歷史上的傷害跟不公義的事情。所以今天請到Tunkan老師來談他過去對於這套理論的研究,或是他個人的分享。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5:06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2,2017

No.586 原獨:台灣獨立論的最底線(三)

極光攝影
攝影於20100806反迫遷、反分化、守護原鄉-(88水災週年)

整理:朱乃瑩

【編按:本文是根據台灣教授協會《左岸沙龍》於2017年3月20日舉辦的「原獨系列」第一場座談錄音整理而成。】

(四)Namoh:原住民族對這塊土地的主權是持續處在爭議的狀態

原住民的處境在這個國家體制下,是整體被奴役的。它需要被解放,需要改變它的階級現狀,需要受其他的主流社群共生共榮,能夠在這個土地上共同發展,需要被……我不想講接受。這也是為甚麼原漢之間常常產生這麼大的衝突,因為我們一直處在階級的底層。新國家的建立要解決這件事情,就要從源頭去解決,剛才說這樣分配不均的問題,都是在源頭、歷史受侵害造成的。任何一種建國理論都需要去面對歷史的問題,而不是分配的問題。分配的問題可以透過制度去解決,但歷史的傷害,和長期以來的不正義一直延續到現在,到我的下一代出生仍然要面對。當初殖民者來到島上之後,使用不當的法律,也就是國際法,取得台灣的主權,這件事情對嗎?即便我們主張台灣獨立,都還有一個源頭的問題:原本取得的方式就是錯的。我從偷的地方買下偷的東西,一樣是不對的,這件事情應該面對,但台灣不願意,不包括轉型正義,更不包括原住民族。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3:59回應(0)引用(0)

December 5,2017

No.585 原獨:台灣獨立論的最底線(二)

極光攝影

整理:朱乃瑩

【編按:本文是根據台灣教授協會《左岸沙龍》於2017年3月20日舉辦的「原獨系列」第一場座談錄音整理而成。】


(三)Namoh:原住民的自我主體消失,不再認為自己是原住民族

剛才講,在土地流失之後、失去自己發展空間之後,我們變成國家制度底下最基礎的勞動社群。平地原住民因為沒有保留地,最早離開自己的土地,到其他的地方,比如城市或大型的公共勞動系統,裡面投入自己的勞動力:做工的、做板模的、挖礦的、十大建設裡面的勞工,沒有錢、非常貧窮。這樣的狀況除了因為經濟發展的拉力之外,更因為原鄉資源的消失,我就必須移動到城市,變成勞動人口。勞動人口還有一件事:當我無法在經濟需求上自我實現的時候,國家給我什麼資源、什麼福利我就接受什麼,我受制於國家的整個政治制度,就算國家要推動這種中心的政策,受制於這些政策,我就去做公共勞動、公務員、警察、護士……等等,所有需要大量勞動力的公共體系,都由原住民去擔負。所以人家說為什麼原住民都選國民黨?軍人,60%的特種部隊都是原住民族,原住民裡面17%的勞動力是在軍警的職業結構裡頭,而投入公共服務的人是最服膺國家制度的,今天我要推動什麼爛政策,就從這些人裡開始。而這些人在部落通常是比較優位、比較有錢的,比較有穩定生活的這些人是有發言權的,也就會成為意見領袖,領導整個部落的意見。最恐怖的方式,就是他進到傳統的社會階級、原本的決策方式裡頭,階層裡的領袖是警察、頭目是公務人員,都享受國家給予的福利,這種依賴關係就建立了,部落會不投國民黨嗎?社會輿論、原本的傳統制度都被控制。這一套縝密的東西,是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之後實行的殖民政策,從語言、文化到內部的自決關係,都被這個體制緊緊綁住,這就是系統式的侵襲,我把你變成我要求的那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讓你對自我的主體消失,不再認為自己是原住民族。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2:41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8,2017

No.584 原獨:台灣獨立論的最底線(一)

極光攝影

整理:朱乃瑩

【編按:本文是根據台灣教授協會《左岸沙龍》於2017年3月20日舉辦的「原獨系列」第一場座談錄音整理而成。】

(一)Namoh:原住民自我主體的認定一直遭到剝奪和侵害

我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我是Namoh Nofu Pacidal。Namoh是我的名字,而我們PangCha阿美族是子承父母名,所以Nofu是我爸爸的名字;最後還有一個氏族的名稱,也就是我們來自哪一個社群。我住在太巴塱,過去有個社群遷到太巴塱附近,叫做Pacidal,那是PangCha阿美族中,目前算是前幾大的氏族,也是比較老的氏族。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1:54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