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學ing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18,2014

No.390-文學疆界:國文課綱、臺文系所課程規劃與臺灣文學史 [葉衽榤]


        聖雄甘地認為:「那些說宗教與政治無關的人,並不懂宗教的意義。」挪用甘地的思維,我們或許可以這麼說:「那些說文學與政治無關的人,並不懂文學的意義。」試問,無論中國文學、臺灣文學、華人文學、母語文學、原住民文學,何處沒有國家運作與政治干預的痕跡?在不同意識形態的角力之下,唯一的差別就在於「動機」。當政治將「建築器械」深入「文學樑柱」時,就會改變臺灣文學的體質。臺灣文學在這些工程變動之間,會隨「施工動機」而展露出不同的形象。以下三個「工程」,不僅浩大,而且時常成為各種「意識攻防」的重心。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0:00回應(0)引用(0)

January 21,2014

No.387-生命的好滋味──讀愛亞《味蕾唱歌》[葉衽榤]


        許多人旅行、遊走、晃蕩時以景像、色彩、聲音為記錄,而我另外要加上嗅覺與味覺,否則便會感到不完美。──愛亞

        愛亞,本名周李丌(李丌),曾旅居中國北京、臺灣新竹,現住於臺灣臺北。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廣播電視科畢業。愛亞曾擔任過廣告影片企劃、報紙編輯,廣播節目製作主持、文學雜誌副總編輯等。創作文類主要為散文與小說。重要創作有散文《喜歡》、小說《曾經》、小說《愛亞極短篇》等。愛亞目前專職寫作,並經營「愛亞小坊」工作室,主導讀書會與寫作班。《味蕾唱歌》為愛亞第一本飲食散文集。雖然書名為味蕾,而出版社又將這本散文集定位為飲食書寫,但愛亞說這是旅行與遊走時,於感觸中加上味覺與嗅覺之作,因此也可說是旅行與飲食結合的散文集。對愛亞來說,旅行書寫若少了味覺這一味,便不完美。在《味蕾唱歌》輯一「吃及吃之雜」裡有篇〈旅行之食〉,即呈現這種寓飲食於旅行的寫作姿態。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23:16回應(0)引用(0)

December 31,2013

No.384-與《旺報》的〈社評--還原台灣文學的國族認同〉對話[葉衽榤]

 
           非常遺憾,在《旺報》電子版閱讀了於2013年12月25日刊出的〈社評--還原台灣文學的國族認同〉一文。大概只要是識字階層,都能輕易的在此文中發現許多與歷史現實、文學史發展有諸多不符的地方,而更為嚴重的是該文具有歧視之眼。雖然耗時間和這一類的偏頗作者進行討論,等於是虛度光陰浪費青春,但身處民主聖地臺灣,看見這類偏頗嚴重的敘述,仍不免想提出討論。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0:00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7,2013

No.382-解嚴後台語文學「運動」性格之形成與特徵(4)[葉衽榤]


        解嚴後台語文學運動者異床同夢的現象,與月印萬川而理一分殊有頗為相似的情境。到街頭爭取權益與伏案上的含辛茹苦創作,均與由台語發展一種特殊的意志有關。無論所進行的是文學寫作或台語教育,都是在基礎上都以母語對抗國語體制,或是在表達自我上追求認同價值。而無論台語運動者所進行是何種工作,也都會遇到相同的疑慮:「台語文字化」的問題。這些現象,顯示在不同的床上的台語運動者,都有著同一個台語大夢。圓此夢唯一的方式,只有實踐而已。「解嚴後」所象徵的意識解放,更如同加了台語文學運動的薪柴。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9:25回應(0)引用(0)

December 3,2013

No.380-不願未來淪為廢墟:談臺灣核災小說的現實關懷[楊勝博]


        廢墟是人類傲慢、貪婪和愚蠢的結果。──Christopher Woodward

        對此,我們必須要表達抵抗。──大江健三郎

        臺灣以核災為主題的小說,有宋澤萊《廢墟臺灣》(1985)、張大春〈天火備忘錄〉(1986),一直到今年出版的伊格言《零地點》(2013)等。在上述作品中,可以發現它們同樣關注了資訊不對等、核電廠管理不當以及對於災害控管的疏忽等等問題,並表現了文學界對於公共議題的關注。不論宋澤萊或是伊格言的長篇核災小說,都造成了很大程度的迴響,同時也能發現文學其實也能參與社會議題,並藉此將反核的共識與核災的可能危害,以預言的方式呈現,進而促使讀者透過想像「廢墟」,回過來思考反核運動的意義。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9:33回應(0)引用(0)

November 19,2013

No.378-解嚴後台語文學「運動」性格之形成與特徵(3)[葉衽榤]

 
        歷來台灣的統治者都意識到語言和族群的深刻關係,於是在政策上採取壓抑台灣本土語言的方式,藉以達到所謂族群融合的「假象」。因此,解嚴後才需透過母語來重新塑造台灣人意識。之所以稱為族群融合的假象,是因為這些政策推動者表面上認為應有一個大一統的語言用以讓各族群溝通,卻同時貶抑族群母語的地位。但事實上縱然有一個共同溝通語言,並不代表應抹煞其他語言存在。由於政府政策穿起族群融合的外衣,打著抹去在地族群自我本色的主意,使得母語、文化與傳統社會都面臨生存焦慮。這些思維其實和日治時期皇民化政策與戒嚴時期國語政策的「動機」有關,前者企圖塑造台灣的日本皇民,後者亟欲建構台灣的中華民族,都抑斥在地身分認同的生存空間。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21:29回應(0)引用(0)

November 5,2013

No.376-解嚴後台語文學「運動」性格之形成與特徵(2)[葉衽榤]

 
        雖然在文學書寫上,選擇以台語為創作語言者,兼備自覺與自決的雙重特徵,但卻並不代表以台語為日常語言者都具有共同的認同意志。目前有不少台語研究者均指出,使用台語代表一種本土意識或台灣身分認同,但這種說法容易成為持反對意見者的標靶。原因在於,許多批判本土意識與攻擊台灣身分認同者,本身也都操有一口流利的台語。換句話說,即使大多數的台語使用者,或許都有相當高程度的台灣認同與本土意識,但使用台語者並不等於全具有這個特徵。因此使用台語者,本身具有一定程度的本土意識或台灣認同的說法,事實上不攻自破。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0:51回應(0)引用(0)

October 22,2013

No.374-解嚴後台語文學「運動」性格之形成與特徵(1)[葉衽榤]


一、動機效應

        最初始的動機,會深刻影響一件事情的發展與結果。佛教徒在剛開始接觸佛法時首重四弘誓願,亦即:「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習佛之道,均依此行。觀世音有十二大願,地藏王菩薩亦有十大懺願之說,是以諸佛菩薩均以發願與芸芸眾生產生連結。從佛教的發願觀點,可知最開始的「願」,會對最後的「果」產生莫大的影響。這個「願」,其實就是動機。用輕鬆一點的說法,舉凡一項工作、一頓午餐、一趟旅行等的結果,都會被動機牽動。不同的動機,會引發不同的效果。用嚴肅一點的說法,研究動機能操控著研究的走向與結果。解嚴後的台語文學發展具有鮮明的「文學運動」色彩,也與其「動機」息息相關。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5:05回應(0)引用(1)

September 24,2013

No.370-寫作什錦-讀楊富閔《解嚴後臺灣囝仔心靈小史》(下)[鍾秩維]


        也就是說,楊富閔的書寫立足在紮實的「鄉土」之上,而超越於長久以來為二元框架所界範的「鄉土文學」成規。《解》書的視線故而得以愈加繁複,文本顯示的視域亦愈加寬廣;其指向亦不只是對外在世界的審視和批判,且是之於內在心靈的注視與爬梳。遂有了這樣反身性的句子:「我的『臺灣』閱讀史,想來就是我的心靈養成史。」(〈古厝男孩,以及他的小黑貓〉)楊富閔敘述家族與一鄉鎮興衰、敘述至親摯愛死亡的書寫,遂也直面了書寫行為的本質:書寫與死亡的連結,與為何、且又如何再現的天問。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5:03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7,2013

No.369-寫作什錦-讀楊富閔《解嚴後臺灣囝仔心靈小史》(上)[鍾秩維]


一、 在紛至杳來中行進:寫作家族、一鄉鎮與「我」的傳記書

        《解嚴後臺灣囝仔心靈小史》(2013)(卷一:《為阿嬤做傻事》;卷二:《我的媽媽欠栽培》)註1 是新銳作家楊富閔(1987-)繼小說集《花甲男孩》(2010)之後,睽違三年餘的嶄新作品,其同時也是楊富閔的第一部散文集。讀者可以從《解嚴後臺灣囝仔心靈小史》中重訪《花甲男孩》裏的經典場景,為小說故事找到「本事」-例如〈為阿嬤做傻事〉對於〈暝哪會這麼長〉的指涉-然而我以為,楊富閔再記憶、新寫這些題材的用心,及《解》所呈現的散文形式實驗,都顯示出其不同於《花甲男孩》的層次和關照視野,具有十足的原創性。因此,以下僅就《解嚴後臺灣囝仔心靈小史》的文本自身做閱讀,進而提出一些想法。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6:49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