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與力量:青年讀史明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25,2012

No.333-開啟「史明學(Subengology)」研究的目的與意義 [張智程]


        在台灣民主化進行二十餘年後的今日,學術界對於史明思想的研究,卻仍處於起步的階段,然而除了史明先生傳奇性的生命史之外,綜觀史明思想理論對於台灣近代之歷史、文學、乃至政治、社會、經濟之重要性,實有必要將之於學術研究領域中獨立出來,冠以「史明學(Subengology)」之名,概目的除了應正視迄今為主流學術界所遺忘或為過往所曲解的史明思想理論研究之外,更具意義者,乃是於今日台灣遭遇中國崛起與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現代性危機之際,極有必要開始在史明的問題意識與理論間嘗試進行世代對話,本文初步嘗試爬梳史明思想中兩項核心關懷,亦即「民族主義」與「社會主義」的交互關係,作初步性的論述與對話。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0:48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0,2012

No.328-史明學(Subengology)的開拓與底蘊 [藍士博]


        學術體制的建立並非只是單純的知識積累,從知識到學問、終至形成制式化的學術體制,相當程度上與時空環境的條件密不可分,更不可能全然無涉於權力的移轉與駐足。2012年11月13日政治大學圖書館數位典藏組舉辦了「數位史料與研究論壇」,呈現了繼去年「台灣政治與社會發展海外史料資料庫」發表後的初步運用成果。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0:19回應(1)引用(0)

October 2,2012

No.321-看一位革命家的生命實踐 ──《擁抱勞苦大眾的革命者-史明》活動心得 [蔡億穎、鄭龍驊]


        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不斷產生疑惑。我是誰?我從哪裡來又該從何處去?

        課本教條地告訴童年的自己,腳下所踩是中國的土地,要求我們懷抱遠方神祕遙遠的大陸。生活觸目所及卻是另一副繽紛而喧囂的光景,最原始的血液與親族低聲述說這是台灣,我們卻張口啞然。

        進入台大之後,我們走入濁水溪社。藉由一次次讀書會、紀錄片與講座,我們逐漸認識以往忽視的台灣文化與歷史。認知重新建構之間,我們開始意識到台灣文化有其不容忽視的獨特性與主體性。童年時期的疑問與追索,終於找到一個日復一日愈趨穩固、堅實的立足點。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2:37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8,2012

No.319-擁抱勞苦大眾的革命者 ──2012.09.21-23史明@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 [藍士博]


        革命雖然往往給人刀槍彈藥的刻板印象,其實卻也可能透過一束玫瑰、一支舞蹈,寧靜而和緩地完成。史明與蔡瑞月──兩位狀似站在不同端點的台灣能人志士──同樣地都用他們的生命去經歷、體驗、理解台灣島嶼上百年來的苦痛;同時,也同樣地各自透過他們的舞蹈、文字,用行動實踐他們作為一個人的存在價值、意志,以及信仰。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1:17回應(0)引用(0)

July 10,2012

No.309-第三條脈絡: 《實踐哲學:青年讀史明》新書發表會 陽明‧座談心得 [陳宥任]


        這場座談的名稱是《實踐哲學:青年讀史明》新書發表會,而講題則是【左翼革命家史明的社會主義與民族主義思想】。這當中其實有相當多用詞值得玩味。首先是實踐,人們作為一個道德主體在社會中的行動,這背後有一套可以討論的哲學;青年,並非知識份子,也不是無產階級,而是青年,在此,講者強調了一個以世代作為表徵的身分;社會主義與民族主義,兩個在教科書上或報章雜誌上常看到的詞彙,細說起來都是數十本的思想經典著作。而貫穿這一切的,是史明老師這個人。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2:36回應(0)引用(0)

May 22,2012

No.302-回歸與呼喊:史明台灣民族論述的形成與精神[李承值]

台灣人就是從來沒有自己作主過。
台灣人的民族意識要覺醒,才能藉此喚起台灣人的正義感,推翻現在仍殖民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建立一個新國度,也是第一個台灣人自己作主的新國家。
~~史明

從中國返回台灣:身體與精神的回歸之路

        史明先生年輕時期曾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當時早稻田大學自由的求學風氣大大影響與促進史明先生的求知慾望。尤其當時對馬克斯主義的深入研究,讓史明先生更了解帝國主義對殖民地的剝削是如此的不公平與殘忍。當二次世界大戰時,史明先生的日籍同學紛紛投入戰場報效國家,日籍同學的強烈愛國心讓史明先生開始思索自己的人生目標在哪裡?因為這個原因,史明先生毅然決定投入中國戰場,並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軍隊以投身抗日作戰。當二戰結束之後,中國內戰隨之而起。此時中國共產黨以虐殺的手段對待國民黨的俘虜、地主、資本家,用以攏絡大量窮苦的中國農民。但是這些現象讓史明先生開始懷疑中國共產黨的革命路線,最後史明先生清楚的了解到中國共產黨只是一個以社會主義包裝的獨裁專制政府,因此史明先生便立刻決定回到台灣。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9:54回應(0)引用(0)

May 15,2012

No.301-進步手段的基進實踐: 史明、台灣人四百年史與台灣獨立運動[張智程]

        春夏之交的午後,陰鬱轉雨,公館狹巷內咖啡館的地下室,許多年輕人包圍著一個老人,聽老人滄桑卻渾厚的、混雜著台語、華語與日語、濃郁而黏稠的嗓音,在狹小而擠滿聚精會神的年輕人的地下室裡迴盪,就這麼一剎那,老人言語間散發出的獨特魅力,讓這座地下室充滿著對這座島嶼的過去與未來、熱情與理想、憂鬱與哀愁的無限想像。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9:10回應(1)引用(0)

May 8,2012

No.300-當「實踐」落實在生命之前:史明「我的中國經驗:情報工作、解放區的見聞與啟示」座談小記[張舒妍]

        「人跟一般動物的差別,就是人有思想。」這句話,不僅是史明先生對其「我的中國經驗:情報工作、解放區的見聞與啟示」講座當中的註腳,同時也是他捍衛理想,無畏於一生起伏輾轉的理念。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參與了史明先生「我的中國經驗:情報工作、解放區的見聞與啟示」座談。雖然,現場的聽眾都為了這場講座而來,但現場卻有許多不同年齡層的聽眾,不僅是年齡,聽眾之間的教育程度也不一定相似。主持人訪問了一些聽眾的來意,默默的聽著,其實不難發現,現場聚集的各式各樣聽眾大概可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幾乎與史明先生同樣時代的前輩,與史明先生一樣同仇敵愾,史明先生回憶的種種,可能也是他們年輕時熱切的生命回憶;另一種是景仰、好奇甚至是嚮往史明先生其人其事的晚輩,他們帶著一種無法參與,僅能想像史明先生年輕時的種種,期待能在前人的話語上,接下對台灣前景的方向跟動力的青年。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8:51回應(0)引用(0)

April 17,2012

No.297-實踐,是生命中的必然 ─史明生命經驗分享會會後心得 [何承恩]


        在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中,康德提到人類的理性必須與感性結合,才能產生確實的學問認識。然而,一但理性朝向與感性結合的「現象」深處的「物自體」世界,則難免被捲入無法解決的問題之中。換言之,理論理性只有靠實踐理性才能清楚闡明自我之理念。但時至今日,知識份子大多雖俱備講道理的「理性」,為什麼卻無法進一步的「實踐」?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7:32回應(0)引用(0)

April 10,2012

No.296-今夜星辰依舊被風捎掠 參加「實踐‧哲學」史明生命經驗系列座談的心得感想 [柳多靜]


        台灣是「國家」嗎?這個問題不僅讓台灣人自己困惑,還讓我這個在台灣就讀台灣文化的韓國人也困惑不已,因為不管我怎麼說「不一樣」,還是有很多親戚朋友經常無意間向我問說,「聽說你在中國唸書,最近還好嗎?」,據社會大體上的認知而言,似乎在韓國人的記憶裡,台灣是“過去”的中國、失去的友邦,也就是國民黨的中華民國。現在中國已與美國並肩而被稱為世界兩大霸權,而且在全球化資本主義浪潮下,世界都在提倡「跨時空、無國界」,國與國之間的區分逐漸變得模糊,那目前的台灣應該怎麼面對這樣的世界?台灣人認為自己是誰?台灣到底有沒有民族主義?這些一直都是我在台灣最想要找到答案的問題,可是我認識到史明先生的存在之後,得到了比以往更加深入了解台灣的機會。
...繼續閱讀

pl2008 發表於 樂多17:49回應(0)引用(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