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6,2017 16:08

No.588 警醒「權力」的濫用和「威權」的復辟[嚴象胥]

20171204勞基法出委員會 勞團抗議(攝影:王顥中) 
圖片來源:flickr @ coolloud(保留部分權利),CC BY 2.0 

2017年末發生的幾件事情,其實是反映了這一年台灣的政治、社會狀況和走向,特別是與「權力」和「威權」緊密相關。於此,本文將以「權力」與「威權」兩個攸關政府機構,及其「作用於」社會、民眾的關鍵詞,為以下簡要描寫和討論的兩個側面。
首先是關於「權力」這一塊。在平安夜這天,大家若是扭開電視新聞,即可看到關於前夜發生於街頭抗議的新聞。這次陳抗事件的核心爭議,是環繞著勞基法修訂議題展開。由賴清德院長「領銜」針對前次「一例一修」推出的修改草案,從休假、單月加班上限、輪班間隔時間三方面著手,「全力」再將政府應該保障勞工權益的最低限度。即令勞工方如何反對,政府傾向資方的態勢看似已決。其更是將自己應該發揮權力做到的保障,丟給台灣工作環境中甚無助力的勞資協議及勞檢。在勞基法修正草案的爭議裡,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政府罔顧自己權力之限度與方向,不僅下修了維繫廣大勞動人口的基本權益,也無力去協助各種勞工工會、協商、溝通環境之健全。

「權力」的濫用和失控,更是出現於抗爭的現場畫面。那應該是多數人都熟悉的新聞場景:民眾靜坐、跑竄和佔領;逐漸集結的警力、束帶、警備車以及丟包。這不是前幾年的反服貿、反核運動的畫面,而是發生於今年底的,針對此次勞基法修正的抗爭活動。其時間點,與前幾次街頭運動實謂相距不遠;然而,縱使陳抗的事由和對象皆有不同,過程與結果卻都不盡令人唏噓。特別是在民眾與國家機器對抗的過程中,其所凸顯那過度膨脹的政治權力,以及隨之而來的有形/無形的暴力,都顯現了臺灣社會、人民相對於政府端的弱勢、無力。更甚者,這也適度反映了權力者的無知與其心所懷想之價值標準。譬如,下令警察清場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他的思考框架裡,「抗爭」必須是不逾越、顛覆既存秩序體系的行為。然而,以此種「謹守分際、界線」的對抗,能引來多大程度的變革?這點或許值得我們想想。

政治權力過度膨脹所帶來的暴力,不只發生於現實社會,那更是過往台灣人民曾所經歷過的苦痛。這裏要談的是「威權」。與近日與勞基法修正法案一起躺在立法院會裏頭的「促轉條例」,十分相關。這也就包括了民進黨政府上台以來的口號「轉型正義」,以及與之相應的「白色恐怖」。檢討、平反與還原過往「打造」威權政府統治的「加害者」,釐清相關歷史事實,以期能重新建立台灣社會各方和解、對話的基礎。這部分自是民進黨政府支持者亟所期盼的目標。於此,這份條例觸及了四個面向:政治檔案之開放、威權象徵之清除和非正義遺址的保存、平復司法不公、處理不當黨產。企圖從歷史場景、象徵符號、法律審判和經濟資源此些層面,清除曾經存在、發生過的不法不義。

此條例甫通過,即引起許多政治討論。當中最具立即性、引人注目的即為清除威權象徵這塊。當然,這很可能是最能立即展現政府執行「促轉法條」效度的舉措。於是,關於「中正紀念堂」之存廢的討論,以及一連串的,當年為紀念蔣中正而以其名諱命名的機構、學校、場館,甚至是各縣市的道路,其是否需改名,很快就被端上議程。在這一點上,目前政府的做法似乎仍持保留態度。蔡英文和鄭麗君皆指出,轉型正義不應簡化為改名。然而,這些以「中正」、「介壽」為名所建造的道路、場館,實皆可視為當年威權政府體制下所建造的相關機構。在一定程度上,他們都是威權統治遺緒的象徵、痕跡。難道,跳過或是在最簡單的名稱、符號的轉型步驟上妥協,就是應該的嗎?筆者想說的是,或許政府想做的是盡力讓這些符號,乃至於場所,中立、去政治化。但這實可視為另一種「簡化」的做法。這樣一來,威權象徵與當代社會大眾之意識形態間的張力,仍未能消解。此般做法,又是否合宜呢?特別是在處理中正紀念堂存廢問題上,面對一座祭拜/紀念威權統治強人的廟堂,政府如何處置。此些皆為下一年開始執行促轉條例時必須面對的問題。

現代國家機器過度地壟斷、掌控,乃至於使用「權力」,即可能促使一個「威權」統治的堡壘,重新聳立於當代社會中。在2017年底發生的這幾件事情,實提醒我們,和國家「權力」以及堆積於台灣歷史層累中「威權」之間的對抗,仍在進行中。更甚者,這也考驗著國家統治者對於己身權能運用的限度和方向。無論是濫使國家機器隨意作用於人民身上,亦或是讓轉型正義工程簡化為與威權遺緒的妥協和談判,皆可視為其對「權力」的無法掌控和操作。在可以想見的未來,我們一方面得面對目前政府、執掌權力者看似無限度擴張的行為,乃至於隨之而來的國家暴力;另方面則得思索,如何督促政府揮使權力來處置威權政治之幽魂,以及由該統治結構所不斷複製、再生產之意識形態。而這也是執政政府的難題,你們必須一邊逐步清除過往「威權」統治遺留的塵垢,一邊則是警醒自身對「權力」的濫用,以免再度復為另一部「威權」的機器。在即將到來的2018年,我們面對這個對於人民和政府皆為「兩難」的課題,這更是考驗著政府以及原本對其抱持高度期待之人民的時刻。我們期待它能正當使用己身權能,並能為台灣社會築構出,人民能真切反省歷史中之錯誤、不義的環境。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陣地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41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42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