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2,2017 14:16

No.586 寫在世界人權日與耀伯離去之後[陳子瑜]

圖片來源:總統府網路相簿 | 政府網站資料開放宣告

2017年12月2日,戴振耀,耀伯在高雄橋頭的老家,向所有前來送他最後一程的朋友與晚輩們,揮手告別。作為一名被美國前駐台代表白樂崎笑稱為「政壇稀有動物」、堅持母語問政、捍衛農漁民權利與台灣獨立建國的政治人物,耀伯的「稀有性」不只是在於他的學歷與出身,更在於他的永保初衷。政壇是個染缸,許多懷抱理想的人,再一次又一次的折衝妥協中,迷失了自己,被權勢與奢華攏絡,但耀伯沒有。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都仍惦記著:母語、農權、台灣國。
上個世紀九零年代,是台灣社會解禁、政治狂飆的民主衝刺期。許多國民黨威權時期所製造的社經結構,一一遭遇台灣人民的挑戰。老農津貼與農漁民子女補助,就是耀伯在立法院內,為了公平正義而爭取得來的成果。今日,老農津貼一直被有心人與部分輿論和政策買票劃上等號;然而,1995年的當下,為了台灣社會的工業化,農業的勞動力與生產剩餘,已長期被投注於此,造成農民收入偏低;加之國民黨出於穩固統治基礎,藉由18%優惠存款等措施,將軍公教與其他職業區隔開來,形成不公平的差別待遇。在民進黨並未掌握執政權的那時,推行老農津貼與農漁民子女補助,是相對合理與務實的方向,耀伯成功了。

國民黨的差異統治,也表現在語言政策上。從國小開始禁止方言,到了國會殿堂,北京話更是唯一主流的語言霸權。直到耀伯在立法院用母語質詢,創下首例,也開啟了日後語言平等發展法的先河。語言是族群的根、是文化的結晶,被國民黨拔去了舌頭的台灣人,開始找回自己的自己。儘管日前國民黨立委林德福在立法院中,因客委會主委用客語報告而主張「聽不懂」,要求李永得改用北京話。此一宛若歷史重演的場景,卻已無法如當年搭配媒體操作渲染,反倒透由網路傳播,讓民眾再一次憶起國民黨的鴨霸心態。而更重要的是,有越來越多的母語,可以自由自在地出現在社會生活中的各種層面,包括決定國家大政的立法院。

回顧耀伯一生所處的時代,人權仍只是威權政府裝飾門面的宣示,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平民,或許是更貼切的寫照。美麗島事件撼動的除了威權政府的自信之外,也讓耀伯堅定了他一生的信念:母語、農權、台灣國。這七個字背後代表的,就是美麗島事件舉辦的日期,世界人權日,在台灣的落實與追求。

人權不是虛無的高空道德訴求,而是真實存在於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期盼:活得有人的尊嚴。尊嚴,從平等開始。耀伯和其他民主前輩,為台灣人,特別是和自己一樣出身的農民爭取政治平等、文化平等、經濟平等。在他的時代中,開創了典範。身為後輩的我們,無疑要在這樣的基礎上,繼續地往前走去。2017年的世界人權日,是耀伯離去的第一個人權日,然而世代的傳承不會因此停滯,因為我們知道,精神的永恆,超越肉身的片刻。耀伯完成了一些他的理想、另一些他來不及完成的,就交給我們繼續努力吧:實現台灣國。


  •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陣地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46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404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