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2017 13:08

No.580 史明百歲生日祝福:對歐吉桑的兩個精神致敬 [新一]

極光攝影

11月5日,數十個社團將在凱道舉辦「史明百歲生日分享會」,生於日治大正七年,西元一九一八年,十一月九號出生的史明,按照台灣民間不過九的習俗,邁入一百歲。活了一世紀的史明歐吉桑,可說是以「一生懸命」的全身投入,為追求台灣勞苦大眾與民族解放的獨立國度不斷奮鬥。
最後一為黑名單的史明,有兩個精神遺產,值得後輩理解與學習。史明流亡日本,是因為史明在1949年回台之後,知道蔣介石政權的二二八屠殺,以及踵接其後的軍事統治,深覺中國國民黨與中共並無二致。於是,史明認為台灣人民必須武力抗暴蔣介石,因此他收集了二十多把步槍並秘密組織「台灣獨立武裝隊」。1951年底,由於反抗行動曝光,史明因此攜帶1949組織名冊逃亡。

史明精神中的「培力」

爾後,隨著蔣介石法西斯政權下的白色恐怖,許多台灣人民依舊被虐殺與關押。過去,對「白色恐怖」的談論主旋律,幾乎都是台灣人民被獨裁者虐殺與關押,較少縱使面對強權依舊挺身抗暴的英勇事蹟被流傳。換言之,當過去的經驗,比重過高的凸顯出關押受害者的苦難經驗之時,反而可能陷入「弱化」台灣人民抗暴的決志與能動性,導致台灣社會每每看見韓國的激進反抗之時,只能一旁用台韓「民族性」的不同,以資喟嘆。例如,坐過白色恐怖牢獄的劉辰旦前輩,也曾說過一個傳神的比喻,當韓國的家長面對第一個小孩被政府抓去之後,勢必帶第二個小孩去把第一個小孩討回來,但台灣被抓去第一個小孩之後,家長即會想說抓一個就好,第二個小孩不要再去參與反政府活動了。

換言之,如果這種台韓「民族性」的反差為真,那麼不就證明過去統治者關押手段,是可以奏效的嗎?!此外,若真有此種台灣人民相較南韓懦弱的「民族性」表現,那麼這種「性格」遠非天生,而應是被「養成」的。那麼,值得吾人深思的是,如何去改變此一「養成」的土質環境,讓台灣人民的「性格」在未來也能內建「威武不能屈」的反射,否則隨著中國霸權崛起,恐嚇力度不斷加大,難保台灣人民還沒看見飛彈飛過來,便雙膝一屈自動跪地臣服,跟著高喊「我愛習大大」了?!

但史明的經歷跟傳統「受害者經驗」不同,歐吉桑作為最後一個黑名單,主要原因乃是歐吉桑縱使流亡日本,但其跨海指揮的隊伍組織是以「基進」(radical)與「激越」(militant)姿態,展示出勇武抗暴的表現。根據史明歐吉桑在海外創辦的《獨立台灣》月刊的報導,不僅以《台灣獨立革命軍》名稱,並以「建台倒蔣」的Logo示人,更發起一個「三一募槍」倒蔣運動,以一人一月一元的方式,希望台灣人民捐獻募槍抗暴。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不論《台灣獨立革命軍》的行動,是否為螻蟻之力膽敢弒蔣神,但歐吉桑跨海所領導的這個行動隊伍,向統治者展示出關押虐殺,依舊無法把台灣人民追求解放獨立的決志給鎮壓下去。事實上,史明歐吉桑的《獨立台灣》月刊中,也的確會刊出一些革命軍的成果,例如破壞蔣政權的軍需品運輸列車等等。

史明的獨立解放運動實踐所留下的精神之一便是,台灣人民縱使在中國國民黨蔣家法西斯政權虐殺、關押迫害之下,依舊有一群人不屈、誓死抗暴,這作為一個人本該具備的「傲骨精神」。如同,一種具備「培力」(empowerment)效果的批判意識,是結合「反思」與「行動」的實踐過程,並讓主體在經驗過程中得到培力壯大,若我們對於過去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等事件中,除了挖掘受害者的經驗過程之中,或許從史明前輩所領導的《台灣獨立革命軍》的各種抗暴行動故事中,可以平衡與補足過於強調台灣人民「受害者」位置的故事,以及可能導致的行動弱化的後果。

例如,2015年4月,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在南投縣草屯鎮「台灣聖山」舉辦二二八、白色恐怖受難者追思會,史明歐吉桑特別為早年加入獨立台灣會、積極推動台灣獨立而被捕處決的戰友鄭評立碑,紀念鄭評為爭取台灣民主自由所做的犧牲。然而,類似鄭評此種主動積極抗暴而殉身的故事,就應該多一點挖掘與研究。

史明精神中的「左派關懷」

再者,史明歐吉桑在海外創辦的《獨立台灣》月刊中,充滿著對基層人民的解放關懷,視角與立場選取常是立基工農勞苦大眾;換言之,史明歐吉桑的台獨運動以「左獨」姿態現身。早年,台灣知識界,都傾向將台獨運動定性為右派運動,是資產階級的立場與視角,並以此貶抑獨立運動的道德基礎。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誠如,高雄市長陳菊在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二日的自立早報的投書,也曾提及一九七九年在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前,當陳菊首次造訪日本,並在人權工作者三宅清子帶領下進行一次私密的史明拜會行。陳菊在文章中述及彼次跟史明的對話內容,幾乎圍繞著台灣農民、勞工和原住民,並深感史明對「赤腳的兄弟」有說不出的關愛,期待受壓迫的人民能夠翻身。陳菊跟史明的東京拜會經驗中,不言而喻地說明一輩子致力於獨立運動的史明歐吉桑,身上所內建充滿的所謂「左派關懷」。

由於,過去右派國民黨落跑來台,左派似乎就相較容易親中,因此,台灣左派運動似乎就很容易成為「左統份子」。但史明歐吉桑的左獨色彩,再次提醒台灣人民,獨立運動不必然是資產階級的運動,一種欠缺基層人民關懷與視角的運動;而左派不必然得親中。反而,更應該認識到,親法西斯化中國的統派,其實不會是左派,而更傾向於是「形左實右」——一種內藏極右的中國民族主義者。

不論如何,攤開活了一世紀的史明歐吉桑的生命故事,就如同是台灣歷史身世的微縮軸捲。我等有幸能與一個活著的傳奇呼吸同一時代的空氣,在史明前輩百歲生日之際,對歐吉桑最大的祝福,我想即是把那份對帶有社會解放的新共和國彼岸之想望,用「一生懸命」的實踐精神,給傳承並傳遞給更多台灣人民。

謹以此文,祝願史明歐吉桑,生日快樂!!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6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349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