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2017 15:07

No.576 永續發展目標對台灣入聯的意義 [陳子瑜]

極光製圖

2017年,蔡英文政府在入聯的策略上展現新意,相較於過往強調台澎金馬兩千三百萬人的權益,現在更增加了當年聯合國最重要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著重在台灣對於地球永續發展的可能做出的貢獻,來爭取聯合國成員的支持。然而,此舉能否湊效?本文擬簡要探討。
首先要了解的是,永續發展目標並非橫空出世,而是源自於1992年,也就是通過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的同一年,聯合國召開了地球高峰會,簽署21世紀議程,是聯合國創始以來首度針對氣候變遷議題之議程,並且確立多項永續發展方針,可視為當前永續發展目標的濫觴,隔年正式成立永續發展委員會。

2000年,在此基礎上,聯合國發布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將範圍擴大至消滅貧窮與飢餓、普及初等教育、促進兩性平等並賦予婦女權力、降低兒童死亡率、對抗愛滋病毒/愛滋病、瘧疾以及其他疾病、確保環境的永續能力及促進全球合作發展等。為了避免淪為空談,聯合國要求參與的會員國,必須在2015年前實現這些目標。為此,世界八大工業國組織於2005年時,同意向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和非洲開發銀行等組織提供金援,使財務不佳之成員國能夠儘速償還債務,將國內資源用於實現目標。

然而,各國實現的程度參差不齊,到了2012年,特別是性別平等與永續發展兩個面向,仍與原訂計畫有相當大的落差,特別是這段期間中因戰爭與氣候變遷所衍生的問題,讓過去的成果被抵消不少。因此,同年於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的地球高峰會中,正式提出永續發展目標,作為接替千禧年發展目標,成為聯合國2016年到2030年的發展主軸,並且在聯合國成立70週年的2015年之際,發布《翻轉我們的世界:2030 年永續發展方針》,共有17項目標與169項指標,大致可分為社會進步、環境保護與經濟成長三大面向。

對於台灣而言,這林林總總的目標與指標,乍看之下並非直接與主權議題相關,然而其中每一項的落實,都具備兩種高度政治性的意義。

首先,整個永續發展目標的宗旨,在於強化國家對於社會與環境的回應能力,換言之,即是提升國家的治理能力。藉由公私合作、公民參與等方式,在確保自然環境能負荷而循環利用的前提下,有效予以利用、開發,以促進包括經濟在內的社會整體發展;與此同時,普及教育、消弭貧窮、提升性別平等則能夠強化整體公民素養;藉由基礎建設的優化,回應極端氣候的挑戰,並減緩其所造成的災害。第二個政治性的意義,在於上述種種作為,都會塑造與深化成員的一體感。以消弭貧窮為例,共同體成員之間透過共感同理,來推動與要求國家落實相關政策,在濟弱扶傾的過程中,孕育出以友愛為基礎的博愛感。

然而,最重要的,莫過於「實績」。透過嚴格落實的成果,展現台灣在國家治理與深化公民社會的能力,成為典範並吸引其他國家前來交流。在此意義下,縱使台灣暫時因中國打壓而無法前進聯合國,但卻能把聯合國帶進台灣。因此,蔡英文政府選擇以永續發展目標作為入聯策略是相當正確的方向,但能否有效發揮,還有賴民進黨政府積極地完善與強化國家的治理能力,以及提升和公民社會的互動及互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陣地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371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212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