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6,2017 13:23

No.575 老酒新裝的中國政權三大法寶----當前中國的統治與擴張術淺析 [米那娃之梟]

極光製圖

前言

1939年10月,毛澤東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指出︰「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是中國共產黨人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法寶。」,而實際上,中國共產黨奪權、統治乃至對其攻擊目標對象,一貫採用這所謂「三大法寶」的祖傳寶刀,運用熟稔自如。這所謂三大法寶,化為具體的手段,則是所謂的刀把子、槍桿子與筆桿子,這三大手段。所謂刀把子,實際上指的是他們的所謂『隱蔽戰線』也就是從事滲透、臥底、策反等所謂地下敵後工作;而槍桿子自然是指其透過以黨領政、以黨領軍所指揮控制的各種武裝力量;最後的筆桿子則是指有關宣傳的各種方法、手段與組織機構等。這些方法與技巧,不但是中國的作為準則與特色,也是觀察中國作為與意圖的途徑。
時至今日,中國的這個特殊的行事風格與做法,不但未曾因時代變遷或與西方主流社會日益交往頻繁密切而稍有止歇,實際上,這一長期執政的極權統治政權在為了鞏固政權並繼續延續政權的目的下,事實上不但未曾食古不化或揚棄其理念,反倒透過對於新科技技術的學習與輔助,使其這統治的三大法寶手段日益細膩與增強,並且還將其運用自如的這一策略手段更加廣泛運用於對內對外各種場域。

對中國而言,台灣是其實現擴張野心與確保統治正當性的目標與藉口之一,就其戰略觀來說,也視為其強權崛起的一個重要的邁進路徑。對於專制獨裁的本質來說,對外的進取,可以緩解轉移內部的衝突與矛盾,更是其封閉權力體系內鬥爭中搶占競爭優勢高地所必爭也作為憑恃的資本。因此,任何不建立在對等尊重而徒託空言與恫嚇的依附地位許諾,無論如何動聽甘美,都必須知道這必然是包藏禍心的手段。是該政權「三大法寶」的運用與操作,目的在侵吞而非平等尊重。

武裝鬥爭的準備

隨著中國的經濟多年的持續發展,中國早已成長為全球經濟運作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龐大的經濟體。過去許多西方知識與輿論界咸信透過中國經濟與全球市場的鏈結,中國不但可以透過技術與資金的引入,發展經濟,改善長久以來國民經濟落後的狀態。同時,透過經貿交往學習並適應進而接受普世的價值觀,從而推動該國的政治改革。

這一設想並未能與其單方的樂觀期待而有所進展。實際上,經濟持續高發的中國,該政權始終對於這類「和平演變」充滿敵視而心懷戒懼。因此對於經濟發展的同時,對於防堵普世價值的影響與隨著經濟發展所必然凸顯的社會經濟乃至政治意識形態的矛盾及批判一向予以不留餘地的打擊。而中國政府對於經濟方方面面的管控掌握,及政府對於政治經濟獨佔而絕對優勢的全面操控,都遠遠出乎中國以外地方的各方專家的意料之外。

而具有諷刺意味的,經濟的大幅發展與科技能力的飛躍進步,不只提升國民的生活水準,同時也因為經濟發展解決了過去資金缺乏與技術困窘的態勢,使得其武裝力量的建設得到飛躍性的進展。面對新時代的轉變,軍事發展大幅仰賴需要龐大資金與既深且廣的科技發展縱深作為支撐與持續的支持。而中國在這段經濟高發的階段,憑藉經濟與技術力的迅速提升,在軍事力量的質與量上均大力加速其發展與擴充。除了軍費連年與經濟成長媲美的高度成長(2007年到2016年,中國官方公布的軍費預算平均增長速度為8.5%),更為嚴重的,由於其力量的快速增強增大,其戰略的目標也從原先對於周邊的施加影響,轉變為對於全球戰略形勢的高度興趣與投入。其過去以近海防禦與周邊海域監控為目標的海軍,近來來早已轉為對於衝破第一島鏈,經略太平洋乃至區域海洋航線掌控的遠洋海軍戰略。其積極的在如巴基斯坦、東非吉布地建設海軍基地,及近期在東海與南海的填海擴充基地與挑釁性的各種行動,都顯得比起過往更為強勢與更有野心。其隊武力的建設,早已不再僅僅滿足於單純的防禦,更從對周邊的威攝影響,逐步提升到武力的遠程投射,甚至意圖建立起以其為中心的新強權體系。篤信「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國,對於武裝力量的建設一向不遺餘力。

加速中的滲透潛伏

中國當前的執政當局,期從肇建伊始,即十分重視並仰賴其稱之為「隱避戰線」的滲透、潛伏等的地下工作。事實上,這一方面的大立建設與投入,對於這個政權而言,其重要性與關鍵時刻的影響性恐怕遠遠大於前述的武裝力量的建設與運用。而對於這方面的投入與建設,中國政權向來是不遺餘力且淵遠流長的。

隨著中國經濟與技術力量的全面提升,這不但使得中國的經濟實力大幅提升,對內來說,也更大大的地強化了政府的掌控與偵伺監測能力。而又由於經貿往來的密切,中國政權施加壓力的黑手,不僅遍及國內,更伸向國際。其對於異議的監控不只提升,還能將打擊迫害的力量不斷延伸至國外。

經濟的提升,使得中國政權得以投入巨額的資金建設並維持對社會的控制能力,在中國的社會控制,透過綿密的組織與對社會各層面的滲透與掌控原本即已經非常嚴密。而隨著技術的更進一步推進,使得其管控與反應又進一步提升與增速,避免了當年東德史塔西的困境1 ,甚至可以主動出擊,進行輿論的引導與對各種異議人士進行滲透打擊。

而這類手法同樣適用於對於其境外的目標,包括各國政府。對於他國政府的滲透,早期由於目標社會與中國差距過甚且接觸不多,中國的滲透仍然與其他國家的賤諜滲透活動十分類似,著力於人員情報的部分。然而,隨著國力的提升,以及中國一再的利用民族主義等情緒工具,逐步的透過經貿、技術交流等方式,先對具有華裔背景的他國公民進行遊說,進而進行利誘或脅迫。經濟力的提升使得他們更可以提供與投入更多的資源進行隱避戰線的建設經營。所關注的目標也從傳統較具敏感性的政治軍事目標,逐步擴及商業與經濟領域。而對於攸關中國經濟產業發展的商業機密與關鍵技術情報,更成為中國近年來進行這類間諜活動的擴及領域。

而技術力的提升方面,中國多年投入逐步建置的科技竊密手段逐漸完熟。特別在駭客行動方面,規模日趨擴大,並且與中國的政治經濟活動進行高度的配合與整合。而近年來國際間最為猖獗的組織性駭客活動均指向特定的國家,而這些國家的顯著特徵即是這類駭客活動並非隨機的個人行為,而是呈現高度組織性與規模龐大並針對高度敏感的各個方面進行攻擊。而多數的研究分析均指向中國的駭客,並發現這些駭客行為往往可以追溯到政府或軍方的建制單位。顯見中國政府在此扮演的積極角色。

台灣在這一波波的中國隱蔽戰線中,既是目標也是戰場。中國對台灣的滲透,不但沒有因為過去馬政府執行媚共傾中的政策而稍有緩歇,反而有日益猖獗白熱化的趨勢。近年來的共諜案件頻仍,如鎮小江案、羅傳賢案,涉案層級之高與牽涉之廣泛均令人咋舌。而美國政府官員也私下抱怨,稱馬政府執政的八年,是中國間諜在台活動最為猖獗的時期。這些對台灣的情搜布建,不但是針對軍政機關的情蒐滲透,更擴及對台灣的勢力佈署與掌控運用,擴及至地方與產業、社會與文化各個層面。中國的官員在台灣各階層與各地頻繁出入,與各社團聯繫攏絡,背後的目的不言而喻且讓人怵目驚心。

以宗教文化經濟交流為手段的統戰表現

更值得注意的,則是中國的統戰活動。統戰,即統一戰線,是中國克敵制勝且運用熟稔的故技。也是中國一再可以越級挑戰強權,威攝鄰弱的關鍵手法。從單純的語詞上,統一戰線,似乎只適合縱連橫之類的聯盟關係,似乎只是外交或交往的正常語詞。這也是一些不求甚解的政治人物會自以為是宣稱統戰指是中立語言,認為台灣人錯誤地把該語詞妖魔化的理由。然而,事實上,統一戰線的定義中,中國的設定,清晰的表明是其統戰的目標最終仍是為「黨的目標」而服務。其統戰仍是有清晰的自我目標,而非被團結的統一體可以共同討論、設定與修正目標的。因此其各類的文攻武嚇,有其既定的目的,並非一般的溝通,更不是可以交流對話產生了解而尋求共識的過程。

隨著時代的進步,與整體環境的變遷,其統戰的手法也日益繁密與細緻。適應被統戰對象,配合日益充沛的資源優勢,中國透過方方面面對台灣的社會進行攏絡、迷惑甚至分化的各種工作。他們一向秉持「軟的更軟,硬的更硬」的策略方針,在台灣社會進行統一戰線的工作。透過文化、藝文活動的交往,營造可親的形象,並降低台灣的心防。並以經濟性的誘因,改變台灣既有的規則,讓其更易滲透,並且具有更有可親近性,透過「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統戰手段,達成其滲透分化台灣的目的。

而其最善於使用的,則是利用手握經濟上的優勢:包括資金、市場許諾與特許或特別利益的授予,使醉心於利益競逐的社會人心與企業,自動的屈從、附和其言論語調,進而在利益爭奪與喪失的焦慮下,受其脅迫而改變立場。最為嚴重者,則利用市場機制收購、併吞或牽引關鍵公器與輿論機構。這些,一向是中國對台灣的統戰作為。更進一步,他們甚至可以收買台灣社會的邊緣勢力或非法組織,進行收編與謂其所用。進而製造衝突,並利用這類手法的「易否性」,猖狂且肆無忌憚地進行「和戰兩手」策略,利誘威逼兼施,弱化台灣的抵抗意志。

結語

作為中國的近鄰,與中國視為禁臠的目標,台灣始終暴露在中國的不懷好意的敵視與宰制眼光之下。而這個專制政權,為了維持其威信與統治合法性,更把併吞台灣視為其歷史的任務。相對於此,台灣囿於過去的威權統治歷史經驗,對於政治相關事務與議題,總是帶著怯懦畏懼的自我逃避與厭惡迴避。迴避與逃避所造成的偏狹與短視近利,往往就成了中國長期謀略運用最有利的溫床。中國滲透資本主義社會最擅長的手法正是利用社會普遍的去政治與利益趨向偏好,透過投其所好搭建接近路線,進而滲透、潛伏,進而取而代之。長期以往,光鮮亮麗的外表依舊,但內部早已蛀蝕殆盡而呈現空洞虛弱。這不但是過往的歷史,也是近鄰香港乃至台灣以至世界各地正在持續發生的進行式。面對中國的三大法寶,究竟應該如何應對?考驗著台灣也考驗著面臨中國威脅的每個地區與國家。正視問題的真實,厚植本身的實力,建立自我的認同與心防,更重要的,建立起相應的民主防衛機制,展現自我防衛的決心均是不可或缺之事。人類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的是,屈膝的投降與癱瘓的無為無法換取和平,卻往往只能獲得奴役與毀滅。只有心懷警戒,不懼真實的醜陋而直視問題本質加以解決,做最壞的打算並枕戈待旦,那麼,我們才能對我們的未來,懷抱最好的希望與期盼。

註解:
1
東德當年在國內管控監視監聽十分嚴密,據信當時東德的國安情報機構史塔西(Stasi)監聽了全東德人口的三分之一。但也因為監控範圍與數量過鉅,加上當時的監聽監視仍必須以人工方式抄錄監聽譯文,所以所需人力資源龐大。以致於當時史塔西無力負荷,致使及至東德覆亡之時,仍有大量的監聽資料仍尚未能整理出譯文,遑論處理。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9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18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