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9,2017 14:43

No.574 台南的問題不是選西瓜,是失去記憶[艾爾摩沙]

極光製圖

台南市長賴清德北上接下閣揆,由秘書長李孟諺任代理市長,接著下任市長的競爭黨內初選比真正的大選還要激烈,因為藍綠選票比例的懸殊,讓民進黨只要黨內初選出線,幾乎就是大選當選,誰當市長結果不一定會完全一樣,但是台南整座城市失去記憶,市民失去作為歷史城市市民的集體意識,或者說對於台南與進步的想像有些民粹般的失衡,要不就一股腦的復舊懷古,要不就是新舊間糾結,外在樣貌的想像多於內容,這樣的發展會讓城市逐漸地變成一顆空殼西瓜,不用選註定就成為西瓜了,而且還是空心的。
我們對城市的想像,似乎長久以來是貧乏的。我們花很多時間在討論工程建設,文史工作者花很多時間在確定數字或位置上微小的差別,這些都沒有絕對的對錯,但結果卻將城市給平面化了。城市是一個變形的有機體,會隨時間組成的人也會改變,有機體的遷移、頹敗、重建、復原...這些事情每天都在發生,這些都會在城市中留下印記,這印記的組成就是我們的城市。

期待台南作為一座台灣最重要的歷史城市,市民與政府對於歷史記憶與保存的想像都有些過與不及,法國歷史學者皮耶‧諾哈(Pierre Nora),在《記憶所繫之處》中提到記憶與歷史「...我們要追問的不是傳統,而是它如何被建立、被傳承。總之,不是死後復活,不是重建,甚至不是再現,而是一種再記憶。是記憶,而不是回憶,是現在對於過去的全盤操作與支配管理。」台南眾多的文史愛好者,追尋傳統,卻不問它如何被建立、被傳承,同樣的執政者不但不解傳統,更分不清記憶與回憶之間的差異,老是在進行重建、死後復活般的建設或不知所云的文化商業活動,一個個古蹟被放在一個個位置上進行死後復活的修護工程,然後成為歷史回憶的一幕,再死一次。如果城市是作為人們的記憶所繫之處,那所有進行中的建設想像都是「再記憶」的一環,輕忽了歷史與陷入懷舊的回憶,正巧是台南地方政府與市民的兩種極端,兩者所交互下的表現正是現在台南的風景樣貌。老街中充斥著拿懷舊當歷史的文青商店,政府將口號與活動、爭取預算數字與建設作為歷史重建的標籤,古蹟、老屋、老樹、老街與歷史變成百貨商店內有標價分類擺設的貨品,低廉地供人操弄把玩,台南變成一家懷舊百貨行,市民的生活就這樣慢慢地消失了,台南變成一座懷舊的標本城市。

著名的人類學家阿君.阿帕度萊 (Arjun Appadurai)在《時尚與懷舊》中提到,「事物的古色只在恰當的脈絡裡才顯出其完整意義:這脈絡即指安置這些事物的其他事物和空間,也指知道如何藉身體實踐而指出自己同其關係的人」,我們的施政者只關心置入的事物、慶典活動,確不見其脈絡,簡言之就是追求復古的時尚與創意表象,卻不見對於歷史與環境脈絡的關切與實踐。

面對歷史必須是一種態度、高度與堅持。

台南市區水仔尾老街因為老廟進香活動進出的需要被「拓寬整理」。
(圖/作者拍攝) 

看來大多數人都忘了原來的台南應該是什麼樣子,政治人物想像市民須要的「建設」,文化活動與慶典,於是換來美麗外殼的硬體設計,城市樣貌,以計算導入人數為主的文化活動與觀光發展,人多了所以要調整停車空間、舉辦活動,交通動線、硬體建設,其實我們應該要反過來問,我們自己應該是長成什麼樣子?需要什麼?城市的樣子不是給觀光客的,而是庶民的生活。

自己動手,建構起城市的想像與歷史記憶,未來必須自己決定,問題不在選的是西瓜還是鳳梨,醒醒吧市民。

(作者為留歐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現居台灣)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144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