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2,2017 15:53

No.570 轉型正義之冷飯熱炒 [南國遊子]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筆者於今年4月4日主題為「帝王條款般的禁止溯及既往與信賴保護?」之文章中曾表示,將於下篇文章中聊聊黨產條例是否也有違反禁止溯及既往而違憲。轉眼間4個月已過,縱使內政部於今年7月底時曾表示在與婦聯會進行多次協商後,達成捐出312億元之共識,而喧騰一時,但轉型正義之議題似乎也日漸成為邊緣議題而不再受重視。但即便如此,筆者還是認為有吵冷飯之必要,藉由些許之力以嘗試維持此一議題之「曝光率」,或許是筆者目前僅能有所作為之範疇吧!
若讀者願意回想約一年前左右的相關新聞,莫約為黨產會成立後,時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之洪秀柱女士立即召開記者會,針對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洋洋灑灑臚列十大違法違憲之爭議。其中與本文息息相關者,乃是其認為該條例第3條及第5條規定已違反法安定性原則中之不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等要求而屬違憲。

關於不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等憲法原則,筆者已於今年4月4日之文章中略有說明,於此不再贅述。簡而言之,筆者認為前述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第3條及第5條規定,乃以政黨自1945年8月15日起所取得之不當財產作為其調查及處理之規範對象,故而很明顯地具有溯及性。且若再就該條例第4條第4款之定義可知,所謂不當取得之財產,是指政黨以違反政黨本質,或其他悖於民主法治原則之方式,使自己或其附隨組織取得之財產。之所以如此定義政黨不當取得之財產,主要是鑑於威權統治時期同時作為統治體制一環,甚至可說是主宰整體威權體制運作之政黨,其財產取得行為若非透由摻雜黨國不分,於一般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下之政黨政治所不被允許之特殊權力結構關係而自國家獲得財產,即是藉由威權統治體制之掩護,而以違反憲法保障財產權之方式獲取人民之財產。

對此,筆者認為不論屬何者,經此而對原有財產歸屬秩序造成侵擾、破壞之情形,即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相牴觸而屬違憲。而當威權統治體制瓦解而回歸由憲法所形構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後,基於前述理由推行轉型正義時,即有義務去除該等對財產歸屬秩序所形成之侵擾、破壞狀態,並盡可能回復在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下所應有之歸屬秩序。也因此,筆者認為在該等對財產歸屬秩序造成侵擾、破壞之狀態仍持續存在之情況下,透由制定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以去除該等狀態,性質應屬對其產生影響之非真正溯及,或所謂構成要件回溯之影響性法規範。

再者,筆者認為於威權統治時期同時作為統治體制一環,甚至主宰整體威權體制運作之政黨,不論是透由摻雜黨國不分,於一般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下之政黨政治所不被允許之特殊權力結構關係,而自國家獲得財產,抑或是藉由威權統治體制之掩護,而以違反憲法保障財產權之方式獲取人民財產之行為,及對於原有財產歸屬秩序所生之侵擾、破壞狀態,均與憲法所形構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相違,故而除因善意而繼受該等不當黨產之第三人外,難謂政黨及其附隨組織對於該等財產生有信賴之利益。

退萬步言,縱認為其對於該等不當取得之財產生有信賴利益,然並不表示立法者即不得透由非真正溯及之影響性法規範對尚未終結之事實或法律關係予以規範。於此,毋寧尚須進一步就該等法規範所欲實現之公益與人民之信賴利益進行衡量。基此,若檢視該條例第1條之立法目的,在於透由對政黨不當取得財產進行調查與處理,以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並健全民主政治,進而真正落實轉型正義之要求。此等公益性之需求,應顯然優於政黨對於不當取得財產所生之信賴利益,也因此,即便於此等情形中,其仍無法以對於該等不當取得之財產具有信賴利益為由,而逕行得出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為違憲之結論。

最後,如同艾爾摩沙於今年8月1日《極光電子報》刊登之文章末段所述,綜觀世界歷史,轉型正義既然是國家由威權走向民主化必經之路,當然就不可能不對獨裁政權進行清算,除非選擇與獨裁者同行,接受威權統治的歷史與事實,但這將不可能也不會是個民主國家。或許因年代久遠而導致難以清查事實,也或許這島上對於轉型正義的概念總是以和稀泥的觀點來詮釋、理解,甚或添加與之毫無關連的要素而胡亂適用到其他領域,而導致遭遇諸多困難。但無論如何,在尚未嘗試釐清事實真相之前,即開始進行所謂協商黨產或相關財產之捐贈,甚或是更為狹隘地將轉型正義與追討黨產劃上等號,終將導致轉型正義出現不正義的結果,進而對這島上的民主埋下更深層的危機種子。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007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