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8,2017 13:07

No.568 『事情正在起變化』?--進入第二任期的『習核心』中國政權趨向 [米那娃之梟]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前言

《事情正在起變化》1 ,是毛澤東於1957年5月15日撰寫的文章,6月12日在中國共產黨內印發,以配合當時的反右運動。這是當年毛澤東進行黨內肅清右派的重要信號文件。隨後即發起波及社會各階層的群眾性大型政治動。筆者借此一歷史文件的標題,對比中國習近平政權邇來作為的趨向,特別是近年來的舉措,設想推測其動作的背後方向與影響。
依照中國的政治規律與常例,今年入秋後即將召開中共的十九大。由於依循過去幾十年所建立的政治慣例,這將是作為中國政治領導核心習近平邁向第二任期的關鍵會議。然而,回頭檢視自習平上任以後的中國,不論是對外或是對內,均產生了微妙但頗為明晰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充滿這不確定性。且這樣的變化又顯然是讓人不安的。中國的變化,是否是變「壞」?這裡所指稱的變壞,並不是只道德與德性上的墮落變壞—實際上不少人正是以這樣的論斷描述中國政權的本質—而是指中國的變化是否將長期對中國的美好或殷切期待中國隨著經濟大幅提升增長與國際交流日益密切後蛻變唯一負責任的國際秩序負責有利參與者的變化期待已經破滅?代之而為,中國透過自身經濟發展的持續增長,迅速累積擴充實力後,中國是否將從多邊合作的政策支持(即使只是口頭的)轉為對於單極強權的挑戰者與意圖取代者?

而這一變化,勢必將促成新一波的秩序調整的競爭,從而引發一系列的矛盾與衝突,並且,無論是基於個人的歷史定位尋求,或是追求國家定位的重新模塑重構,這都勢將引起重大的轉變。過去,中國一向藉由『現狀維持』的堅持與維護立場,詮釋為對國際秩序穩定尊重的組成部分,從而說服美國為首的國際成員,其乃是該秩序的服膺者與協力者。然而,當這位當前中國的國家領導人,以其對內嚴厲的鎮壓與對外的積極攻勢做為搭配中國近年來的大國崛起的國家論述敘事時,過去對中國的推測與期待,成為雖然美好但根本悖離現實的錯估之時,對轉變的不安,更可能引發升級為恐懼。

令人不安的跡象

十年前,多數歐美各國,對中國的經濟迅速發展與經貿日益蓬勃感到驚訝欣喜;五年前,對於中國已經變成國際經貿中不可忽視、且也是最有活力與社會活力爆發、提升轉變印象深刻,並抱持樂觀熱切期待者仍大有人在。而對於中國的國立大幅追趕超越過去的傳統大國強國,抱持歡迎態度,並認為中國正朝向國際中有力、負責且越來越融入國際秩序的負責區域強權是必然也理所當然之事。然而,自從習近平上台之後的這第一個五年任期來種種發言與作為來檢視。透露著太多的令人不安的跡象與訊息。習近平執政下的中國轉變,已經使得許多長期研究中國,並報以善意期待者開始產生困惑與憂慮。這些學者專家表示,中國對內與一系列在國際上作為的重大轉變,已經使得他們憂心忡忡,而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對於如何回應中國所做出的轉變,也已變得毫無把握。

這些轉變的跡象,大抵可以從以下的一些跡象與轉變可以來加以觀察:

1. 對於通訊網路的日益嚴控:
其實,長期以來,中國一直對於國內通訊與網路進行封鎖與監控。這一事實,早已廣為人知,也屢生爭議。不過,若說,十年前,仍然有許多人主張隨著中國的經濟蓬勃發展,中國的社會控制將會逐步鬆綁,人民生活將更為自由:則近年來中國政府的日益嚴控,並透過科技能力的提升,加強輿論的監控與操縱,並導引輿論風向的能力日益擴大,則那些認為中國社會將會更自由民主的的主張已經早已站不住腳,而不再有人提起。代之而起的,則是對中國對於通訊網路作為的高度恐懼與憂慮。近期禁止虛擬私人網路(Virtual Private Network,VPN)其實並不令人意外,但這種顯然日益緊縮,而不是更加開放與自由的施政手段,以及更加嚴格的審查網路中的言論,都顯示這個政府的執政態度與意識型態是更加地教條與意識型態,同時也顯示出其對於統治絕對性與徹底性的焦慮與依賴,更凸顯其高度沒有自信的一面。

2. 對於民眾與社會的管控:
中國在共產黨的統治底下,基於其意識形態與統治的邏輯,任何的民間組織,都必須在共黨政府的強力監督與管控之下才得運作。即使是像宗教之類,世界其他多數國都認為是屬於私人信仰領域的組織,都必須要中國的允許認可與監督控制下才得以存利運作。而不受監控,或脫離其監控的任何組織,都將遭到嚴厲的取締與打擊。這些因為信仰因素而遭到中國政府嚴厲打壓的團體很多,但中國基於「維持社會穩定」(維穩)的名義,日益加強其對社會的掌控。而這一態度與不屑地深入努力,使得中國建構了全世界最為嚴密與最為龐大複雜的監控社會的政府組織與機制。據信,其「維穩」的經費,已經超過了國防預算的支出,成為中國嚴密統治所必須付出的巨大沈重成本。

3. 治外法權?外延至境外的施壓:
中國向來重視其對於意識形態敵人的打擊一向不遺餘力,不容任何人對其權威與統治正當性進行批判與質疑。因此,對於意識形態的敵人與威脅,總是竭盡所能地進行滲透、捕捉與迫害。然而,習近平第一任期期間,中國的這類打擊不但未曾稍有止歇,反而還有日趨激烈擴大的趨勢。以2010年挪威頒給中國的異議人士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之後,中國反應激烈,不但不釋放人在獄中的劉曉波,並且將其家屬軟禁並禁止劉曉波與家人會面,並激烈地以官方與配合官方指示的媒體輿論,對諾貝爾委員會大家抨擊,並對挪威進行經濟制裁(例如禁止或限制挪威出產的鮭魚進口)作為報復。而2015年10月至12月間,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股東與員工『被』失蹤事件,及其後的以各種名義跨越國界、國別逮捕中國視之為有威脅的各種國內與國外人士,以及最近傳出,北京師範大學古籍與傳統文化研究院副教援史杰鵬被以因長期在網路發表錯誤言論,逾越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違反政治紀律之理由遭到解聘等事件,都使人震驚憤怒。也同時看出習近平政權對於這類異議的無法寬容與嚴厲鎮壓態度,凸顯這個政權的焦慮與蠻橫。

4. 嚴厲肅貪所凸顯的改革失敗:
習近平上台以來,向來以雷厲風行的大規模肅貪活動,作為其施政的主要目標與表現。在習近平就任以來,據中國官方公布,因貪腐肅貪而遭到查處的官員中,中共黨內機構、國家機關與政協官員(副部級及以上)共169人,解放軍軍官和武警警官(副軍級及以上)共64人,合計233人。而其他在此階層以下的各類黨籍幹部、官僚、公務員,更可能達到數萬人之譜。
然而,這些看似積極與態度堅定的反腐肅貪工作,卻並非均給人正面的積極印象。肅貪工作所揭露的中國黨政官員的荒唐無恥行徑,不但坐實了長久以來街談巷議所傳言的黨政官僚腐敗的傳聞,而那些幾乎超脫常識與現實但卻因為案件查察公布的犯案情節,卻一再證實,傳言不但為真,甚至真實的誇張離譜,還遠超過傳聞。證明了一個長期自我宣稱偉大光榮正確卻缺乏監督制衡機制的黨政國家組織可以貪婪敗壞到何種程度。而這樣的感嘆,更進一步地使人反思,中國所自我宣稱運作良好的黨政統治系統,是否真的如其所宣稱一般?
另外,由於中國人口龐大,加上中國執政當局對於社會的監控不遺餘力,民間缺乏自治管理的力量與意識,因此,中國的官僚組織異常龐大。若算上「以黨領政」的黨官僚及其組織,及其他的附隨、外圍與各類門面組織等具有中國特色的各類統治機構與人員,官僚數目十分可觀。兩相對照,遭到查處的官員,仍只占官僚人數的極小部分。反腐肅貪的覆蓋監督範圍其實仍未能真正觀照全局,因此,是否仍有眾多且涉案範圍龐大的貪腐事實存在?貪腐查察反而更加深了這方面的猜想與疑慮。
而依據英國《金融時報》在2016年10月10日報導的研究和分析結果則認為反腐敗行動,似乎並沒有達到習近平所望期的目標。對中國共產黨的形象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有所損害。如前述所言,對絕大多數公務員來說,因貪腐而被嚴厲處罰的可能性仍然非常小。而值得注意的是,一項新的研究則認為,網民傾向把本地出現的貪贓枉法行為歸咎到中央政府而非地方當局,這一事實,顯然對高舉反腐倡廉的習近平政權,構成不信任的隱患。
而最為重要的,雖然反腐工作一再獲致大規模的進展與成果,然而,案件涉及的層級與規模,卻仍讓人有不脫黨內派系鬥爭,高層權鬥與傾軋的觀感。更由於法治精神與價值的欠缺,與體制的先天缺漏,使人們一再將這個反貪腐行動解讀為習近平樹立個人權威,甚至替自己推翻既有體制,建立個人專制獨裁體制鋪路的疑慮。

5. 排外—對於境外的日益敵視:
中國近數十年的經濟起飛與國力迅速擴充與崛起,無可否認地獲益於來自包括周邊與世界各地先進經濟體與國家的投資與市場參與。中國過去也奉行「韜光養晦」、「悶聲發大財」等相對低調的行事作風,積極與國際間的各國進行交往。但隨著經濟實力陡增與伴隨著大量軍事經費投入所進行的軍備擴充所建立起的大國自信日益膨脹。習近平第一任期任內即開始明顯地在對外態度上改採更為攻勢與積極的表現與策略,並且頻繁地藉由軍力的展示,積極在區域重要爭議地區高調地強調與展現其控制甚至不惜挑戰既有國際秩序的態度。這些所引發的周邊海域、敏感邊界的衝突一再發生。並不惜多面多點開戰的態度,十分引人注目。
除了傳統的東海與南海的爭議地區衝突與對峙之外,中國甚至對於美國在韓國境內部署針對強化對朝鮮政權防止飛彈突襲所佈署的薩德飛彈系統,也反映出強硬激烈的反對表態。更令人側目與警惕的是,反對薩德系統的佈署,中國不但透過官式的外交管道表達不滿與抗議,甚至鼓動民間風潮,針對韓國在中國的投資、事業,甚至包括文化交流(如韓國流行文化)等,均發起抵制甚至限制禁止。對照中國向來對群眾事件的高度監控管理與警惕,這些看似民間自發的抵制活動,實際上很可能即是官方在背後鼓動、操控甚至是主導的另類施壓。而中國對外國記者甚至境外不同聲音也日益趨向反應激烈,或是更進一步藉由收買、施壓等方式意圖左右甚至鎮壓其他國家國內的自由言論,甚至不惜槓上當地政府的囂張行徑,都使人對習近平執政下的中國更加警惕與不安。

6. 軍事擴張與對峙:
而近期最為被人關注的,就是有關中國的軍力提升與相應的軍事擴張的態勢。習近平上台後,藉由整肅與組織的改造,逐步掌握對軍隊的控制力。而得益於中國經濟近年來的快速增長與累積,中國在軍事投資與武器設備的更新上,不遺餘力。而隨著軍隊的現代化與裝備的更新,也使得中國對使用武力進行衝突威懾與要脅的策略手段的意願與傾向越來越積極。而過去對於周邊與邊境的衝突,向來外交先行與運用得宜的作法,也被強硬聲明與軍事力量佈署威懾佔去相當的比例。又因為中國複雜的政治派系與運作邏輯,使得其行動具有高度的不可預測性。積極進取的態度,伴隨而來的是本位主義的立場與解讀,更不利於區域衝突的緩解與協調。近來,中國在北韓頻繁試射飛彈與預計繼續進行核子試爆而國際間包括中國卻對北韓束手無策之際,卻在西南方向與印度因長期存在的邊界未定界問題進行武裝對峙。而其在傳統的衝突領域如東海、台海與南海問題上,也是軍事動作頻頻,而對話協商機制強硬寡少而缺乏轉圜空間。這個大國崛起的榮光之後,隱隱傳來硝煙烽火的疑慮,是習近平治下中國對外最令人擔憂的圖像。

修昔底德陷阱VS.麻六甲困境

「修昔底德陷阱」是美國政治學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T. Allison)於2010年所提出的詞彙,意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毫無疑問地回應這種威脅,這將使得戰爭成為不可避免2 。中國高唱大國崛起的意味,似乎正無可避免地朝向這個方向向既有的國際秩序維護者,美國,發起挑戰。中國的統治菁英與輿論領袖,在近年來確實也讓人覺得更為傾向好戰積極與不能容忍既有國際間價值秩序的傾向。中國為自身持續增長與發展所發起的倡議,均展現一種對既有國際價值秩序與體系的不耐與不信任。並認為既有的架構與格局,終將有害中國的發展與崛起,甚至認為是攸關中國存續的高度危機。這種焦慮下的中國,對於周邊乃至國際,意圖提出自己的論述與佈局,藉以挑戰甚至顛覆既有格局,並重新安設以自己的利益與自我的觀點為核心的利益觀做為出發。近年來,中國統治菁英甚至輿論也一再宣稱的「麻六甲困境」3 即源出於這樣的觀點與焦慮而產生。作為崛起的強權,其採取的戰略布局與策略路徑,顯然是要突破既有的當前國際價值秩序,並且以取代維護既有者的角度來思索所謂「擺脫受制於人」的「困境」。實際上,同樣倚賴麻六甲航道輸入重要的生存與發展所需的戰略物資的工業先進國家不少,但未必存在這樣的戰略焦慮。此項戰略焦慮凸顯出中國背後所欲實現的國際地位追求,也是對於寄存現有秩序的破毀重建的渴望。也因此,中國是否能如其所一再宣稱的成為負責而有益區域與國際安定與安全的責任者,實在令人充滿疑慮而啟人疑竇。也因此,對於勢將隨中國積極意欲與作為而產生變化的未來局勢,如何應對中國的擴張與攻勢策略,將是必須要好好思考的課題。

結語

台灣作為中國擴張型崛起所必然染指的目標國家,對於中國的所作所為,從客觀來說,本來就沒有天真的憑恃、依賴現實社會中都不可能存在的善意妄想。希冀中國基於任何非理性決策、訴諸道德或情感語言而獲致「讓利」的依附心態本來就是虛妄而幼稚的。戰略博弈之間,存在的是根據基礎問題的調查、數據與分析後的理性算計來加以面對。對於非理性與情緒動員,必須穿透激昂奪目的變化,透視其後的算計與問題根源與本質。台灣對中國政權更迭的關注理由在於,台灣對中國而言,始終是其擴張過程中亟欲收割納入的甜美果實,因為納入台灣之後,則可成為其擴張與對抗與挑戰既有強權的前緣跳板。從而,妄想透過對中國的依附不但不能換取和平,實際上更可能被捲入更為激烈、強度更高的霸權爭奪的前線烽火之中。故此,對於中國政權核心的更迭變化,需要關注,但切莫流於個人贓否與好惡情緒之中,而錯估形勢。對於善謀者或是審慎周全的謀劃者而言,當前對中國的評估並不能沉浸在樂觀的情緒之中,而必須冷靜地思索包括情勢走向極度惡劣、險峻的可能。廣泛而盡可能無所遺漏的調查,並透過理性、科學與辯證批判的分析,或許是思索情事者最應該謹記與依循的理路。

註解:

1 
《事情正在起變化》,是毛澤東於1957年5月15日撰寫的文章,6月12日在中國共產黨內印發,以配合當時的反右運動。這是當年毛澤東進行黨內肅清右派的重要信號文件。隨後即發起波及社會各階層的群眾性大型政治動。筆者借此一歷史文件的標題,對比中國習近平政權邇來作為的趨向,特別是近年來的舉措,設想推測其動作的背後方向與影響。回到內文

2 
這一概念來自修昔底德的名言「使戰爭不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勢力的增長,與其所造成的斯巴達的恐懼。」(What made war inevitable was the growth of Athenian power and the fear which this caused in Sparta.),因此,Graham T. Allison將此稱為『修昔底德陷阱』。回到內文

3 
所謂「麻六甲困境」係指中國在麻六甲海峽上存在的戰略困境,主張者認為:中國在此地的力量「不堪一擊」,這意味著三層含義:第一,目前麻六甲海峽處在馬來西亞、新加坡的控制範圍之內,而印度海上武裝力量對該海峽也是觸手可及;第二,以中國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控制這一具有戰略關鍵的海峽;第三,這條海峽已經成為美國全球戰略中必須控制的十六條咽喉水道之一,一旦美國勢力介入,任何國家也無可奈何。中國作為一個戰略物資特別是能源稀缺而必須要仰賴進口的國家,僅石油之輸入,其中五分之四必須經過麻六甲海峽,從而麻六甲海峽成為其戰略上的關鍵點。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7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920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