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017 13:50

No.567 轉型正義不正義 [艾爾摩沙]

極光製圖

日前內政部對外宣布完成婦聯會的處理工作,透過協商讓婦聯會走入歷史,引發民間多數人的一陣譁然,一項被視為國民黨附隨組織的頭號戰犯「婦聯會」,在黨產會之前一陣狀視拳打腳踢加上兇狠喊話後,被如水晶花瓶一樣地,輕輕放下,婦聯會一如身穿旗袍的貴夫人一般,優雅轉身,揮揮手帶走家財萬貫,留下身上香水味的餘韻,換個地方開趴,留下眾人的一陣錯愕。
當罵聲四起,連黨內國會議員都出聲撻伐之時,內政部再發言強調沒有接受婦聯會的單方面說法啦,黨產會沒有說勞軍捐不追究啦...等等。但這些顯然都不是重點,執政的執事者彷彿都忘了你們喊得震天響的「轉型正義」,到底在這件事情上,你們做了些什麼?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追求轉型正義的過程與目的。

時間回到1950年代,婦聯會前身「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該組織的成立完全不是在內政部轄下的「人民團體」,一個由蔣宋美齡結合軍頭夫人成立,一種承襲自戰時,先生打仗,婦孺當後盾的道統,美其名為照顧未來反共主力的軍眷,事實上就是一個黨國不分,以其權貴組織下轄掌握軍眷特權福利分配,以此攏絡以眷村系統的組織,後來轉化為國民黨選舉綁樁、金援的重要來源之一,再說到婦聯會與國民黨的關係,在婦聯會的入會登記表中明確地需要填入黨日期、黨證號碼,這已經明確地揭示該組織與國民黨的複雜關係。

臺北市婦女會、臺灣省婦女會及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鄭玉麗女士在2000年出版的口述史訪談中說到:「婦聯會各縣市分會主任由縣市長夫人或議長夫人擔任;台北市各區支會主任委員則邀請地方名人的夫人擔任,鄉鎮區支會由鄉鎮區長夫人或地方要人的夫人擔任。人選皆為派任,並非選任。」除了鄭提到的這些,其他還有除了各機關地方分支會外,眷村及中學以上學校成立工作隊,學校工作隊隊長聘任該校校長或校長夫人擔任,眷村工作隊隊長則由會員選舉產生,他們吸收各校的教職員工學生及眷村婦女工作隊,這完全非內政部範疇所能下轄的「人民團體」。

因為上述種種這樣一個黨國不分、公私不明的怪獸組織,接踵而來的就是媒體大量討論的各類依法無據的「勞軍捐」,還有各公家部門的獎補助,該組織有錢到投資事業、開設醫院、建立學校...。這些龐大的資產都是來自於特權,特定的政黨與族群,當然大多數都是來自於來灣人民的口袋。

釐清婦聯會的人事組織與金流系統,比急著收回幾億元,讓他走入歷史等這些政治口號更為重要,因為在整個爬梳與調查的過程就是轉型正義的執行,轉型正義的過程是奠基在真相追求、清算及歷史記憶三個階段環節,但是這一次婦聯會直接跳到內政部以「協商」的手法,完全忽略了轉型正義的過程,沒有真相,更沒有經過清算,當然完全忽略了歷史記憶,甚至讓婦聯會變成了為國犧牲的受表揚單位,狠狠地打了台灣人民一巴掌,轉型正義變成當權者的口號。

綜觀世界歷史,轉型正義是一個國家由威權走向民主化必經之路,不可能不通過對獨裁政權的清算,達到國家轉型民主,除非你選擇與獨裁者同行,接受威權統治的歷史與事實,但這就不是一個民主國家。

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要出門,就踢到鐵板,我們不樂見執政當局選擇把腳收回來,請以人民為後盾,撬開鐵板,後面才有真相。

(作者為留歐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現居台灣)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75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851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