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8,2017 14:29

No.565 從林奕含/寶瓶事件到丁聖祐/泳協事件,談規訓與殖民[老皮蛋]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李國華和幾個同補習班、志同道合的老師上貓空小酌。山上人少,好說話。英文老師說:「如果我是陳水扁,就卸任之後再去財團當顧問,哪有人在任內貪的,有夠笨。」數學老師說:「海角七億哪有多少,但陳水扁光是為了一邊一國四個字,就應該被關四十年。」…一個漂亮的傳球。話題成功達陣。抵達他們興趣的中心。…(幾個補教名師各自吹噓他們的獵豔故事,獵物都是女學生)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大約一個月前,一篇報導談到了「已故作家林奕含的暢銷小說曾被出版社拒絕」,引起了許多討論。管仁健先生認為:光就小說中出現的這一段,就可以說明:「(寶瓶文化)朱亞君為什麼一定不會出這本書?」因為:「解嚴多年,很多外省人甚至可以支持台獨,但仍無法容忍像我(管仁健)這種人揭開『文化圈與教育圈職場裡當年高級外省人享特權的現象』。」(註一)

筆者不了解寶瓶也不了解朱總編,無法判斷管先生所言「因此不會出這本書」真偽,但管先生所說「當年文化圈與教育圈高級外省人享特權」殆無疑義。即使在政黨輪替後的今天,這種狀況也並未消失。在藝文界,文化補助的分配與馬英九當政時並無太大差別(註二) ;在教育界,各級學校教師中仍有較高比例的中國認同(雖然不見得是四九移民後裔);在出版界,台灣規模最大的幾家出版社,如商務、幼獅、三民、聯經、時報…莫不掌握在親國民黨勢力或戰後移民手中。

這星期又發生一件文教相關的大新聞:台大泳將丁聖祐(外號丁妹)指控泳協黑箱作業,剝奪了一些優秀選手的參賽機會。對此,泳協作了些回應和處理、包括破格徵召和剝奪其他選手參賽權(挑撥離間),但有智慧的丁妹回應:「我要的是公正公開、不是破格徵召」,「體育改革聯會」也發出類似的聲明。(註三)

「體育改革聯會」成立於今年三月,成立的宗旨是:希望更多人關心台灣體育,從而讓台灣在這方面有更好的表現。成立初期,它們就開始積極說服立法院各政黨,提出相關法案,以期使單項協會步入正軌,使得國內各項運動競技能夠獲得健全發展。(註四)

然而,或許是因為避免被視為綠營附庸,體育改革聯盟並沒有明言一個事實:這些不好好照顧選手、反而打壓優秀運動員的各單項體育協會,絕大多數都是國民黨官員或附庸把持的。(註五)

如前述,藝文界、教育界、文化出版界、體育界,都是由戰後移民/認同中國者/親國民黨勢力掌握較多權力;其實,在司法界、軍警、交通、農漁會…莫不如此。要說有甚麼例外,大概就是醫界了:就以近日發生的長庚急診醫師出走事件而言,就比較是資本主義邏輯和醫療專業勞動者之間的對抗,比較沒有國家認同/政黨傾向的因素。(註六)

國民黨在面對批評時,常會回以「要是沒有國民黨/中華民國,你們/台灣才不會有現在的進步。」在討論到文教界、乃至各單項體育協會的時候,親國民黨勢力更可以振振有詞:「要不是我們辦教育/主持這些體育協會,你們連獲得知識/參加國際賽事的機會都沒有。」

對此,我們可以簡單地回應:「那是因為你們(國民黨/中華民國)掠奪了台灣的資源、壟斷了組織教育體系的機會;否則,我們自己來做,結果只會更好、不會更差。」但是,還有另一種思考的方式。

Michael Foucault 在「性史」中談到了「生命政治」:「以主權權力為代表的死亡權力,現在被對肉體的管理和對生命有步驟的支配給小心翼翼地取代了。在古典時代裏的各種規訓-小學、中學、軍營、工廠等,都得到迅速的發展。在政治實踐與經濟的領域裏面,也出現了有關生長率、平均壽命、公共衛生、居住條件、移民等問題。由這而來的許多不同的馴服肉體與控制人口的技術也一下子都湧現出來。由此,一個生命權力(bio-power)的時代開始了……。」在「規訓與懲罰」書中,他更談到了:「規訓製造臣服與受過鍛鍊的身體『柔順的身體』」。

為什麼會有生命政治的發展?為什麼需要柔順的身體?當然就是為了生產利益。透過學校教育,政權生產柔順的勞工(非技術工或專業人員)、進而生產可藉以獲取利潤的商品;透過相關體育協會的訓練和管理,政權生產身體柔順的運動員,進而生產獎牌、榮譽、以及國家認同(Chinese Taipei?)。

如果政治/規訓的權力被固定的少數群體所壟斷,身體被規訓的人民難以分享權力,尤其、如果掌權者和被規訓者的界線與血緣族群有關,這就是典型的殖民統治。日本治理台灣如是,中華民國治理台灣亦如是。兩者的差別所在,一是相近的語言掩蓋了中華民國的殖民本質,二是治理技藝(governing)的差異,導致不少台灣人民更懷念日治時期的廉能秩序與美感。(註七)

在2017的今天,我們不該期待壟斷權力者的治理技藝改善(比較好的殖民者),卻應該勇於反抗、親身掌握/分享權力(解殖民)。所以,我們修改課綱、將中國史納入東亞史討論;我們要有更公平的文化資源分配,包括投入更多在過去被壓抑的本土文化、以及台語公共電視台;我們要有更公平的文化出版機會,包括更多的母語文學獎項與母語出版品;我們也要支持「體育改革聯會」的行動,爭取更公平公正的機會、展現台灣強健美好的身體(而非柔順的身體)……而這些,都是轉型正義/文化解殖的一部份。

註解: 

註一
關於林奕含/寶瓶文化事件,可參見拙作「當失聲的天使再次折翼」,其中亦有引述管仁健先生的文章。回到內文

註二
可參見這則今年五月的新聞「批文化資源集中少數集團 馮光遠點名明華園、王偉忠、賴聲川」回到內文

註三
體育改革聯會對相關爭議的聲明「請各位長官不要陷丁妹於不義!」回到內文

註四
可參閱體育改革聯會的貼文連署網站回到內文

註五
如籃協理事長丁守中、棒協理事長廖正井,都是國民黨籍前立委,前幾天在立法院打人的國民黨立委許淑華,則是南投縣跆拳道協會理事長。於可參見網友的整理。這些協會都是以「中華民國xx協會」為名,並不向其他類似的全國性組織、不少已正名為「台灣~」;這或許有法規的因素、或許也反映了當權者的國家認同。回到內文

註六
長庚急診醫師出走事件尚未完全落幕,可參見「報導者」的報導與陳信諭/陳俊光醫師的評論「當醫療開始秤斤論兩」。何以醫界能例外於親國民黨勢力的完全掌控?駱明慶教授的研究「誰是台大學生」指出:從1949至今,台大學生中戰後移民所占的比率,都明顯高於一般人口中的戰後移民比率,唯有醫學院農學院的差距較不明顯。這似乎也是其他殖民地常見的現象。回到內文

註七
這幾段關於規訓與殖民的討論,許多得益於姚人多教授的研究論文「認識台灣:知識、權力與日本在台之殖民治理性」和「傅柯、殖民主義、與後殖民文化研究」,僅此致謝。因篇幅所限,難以對姚教授的原文做深入討論,也請讀者見諒。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8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775306

    回應文章

    我是作者。因為寫稿時睡眠不足神智不清、漏寫了幾句,導致:標題提到林奕含和丁聖祐,但是寫到最後,他們兩人不見了。所以在這裡做些補充:

      這篇試圖從規訓/殖民的觀點來看補習班/林奕含/寶瓶、和丁聖祐/泳協兩個事件。簡單說結論:殖民體制藉由升學體制/補習班來規訓技術勞工(專業人員)、製造柔順的勞動力(或頭腦)、並進而生產各類商品獲取利潤;殖民體制藉由各單項運動協會來規訓運動員、製造柔順的身體,並進而生產獎牌和國家認同(對中華民國或中華台北的認同)。

      這樣的規訓機制在很多個體上獲致成功、製造了很多順民;但在林奕含和丁妹身上,規訓失敗了;她們不是柔順的頭腦、或柔順的身體,而是勇於反抗的主體。殖民體制則用不同的方式懲罰她們。

      該怎麼做呢?當然是更徹底的轉型正義和解殖~轉型正義和解殖其實是高度重疊的,甚至有時可說是同一件事的不同稱呼
    | 檢舉 | Posted by 老皮蛋 at July 21,2017 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