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2017 14:07

No.560 香港沉淪與中台關係前瞻:從香港銅鑼灣書店綁架說起(二)

圖片來源:《南之洛馱思論壇》香港沉淪與中台關係前瞻

整理:Piglet Wang

【編按】本文為中國異議作家余杰於2016年4月15日在「南之洛馱思」論壇的演講。

*可先閱讀本系列(一)

三、中共打壓香港自由出版的「四大階段」

下面我想以我個人的著作在香港出版,從有相當的出版自由到完全被禁其實有四個階段,跟大家做一些完整的介紹。今天一月三日,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鍾先生發了電郵跟我說,本來我的《走向帝制—習近平與他的中國夢》和第二本批判習近平的新書,要在他這裡出版,同時出版台灣版,但是他寫信跟我說他放棄這個新書的出版,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造成的恐怖氛圍。我介紹這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1997剛回歸的那幾年,中共還沒有對香港的出版自由進行直接的控制和干預,所以我的書還能在幾家中資背景的香港大出版社來出版。第二個階段,到了2010年香港的中資出版業就向我關上大門,特別是我政治評論類和點名批評中國最高領導人的作品,只能在一些小型的出版社出版。2012年我流亡到美國以後我繼續在香港出版我的作品,2013年晨鐘書局的總編輯姚文田先生,因為計畫出版我的新書《中國教父習近平》他被中共誘騙到深圳逮捕,並且以莫須有的走私罪說他非法走私五萬元人民幣,然後判刑十年,我們看這兩個數字間巨大的類比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典型的文字獄,因為很多中共的高級官員,他們貪汙案、貪腐案件爆發最後被送上法庭,有些貪汙到一千萬人民幣的判刑五年,但是這位姚文田先生所謂的非法走私五萬元人民幣卻判刑十年,這數字之間是一個巨大的差異。
姚文田先生在這裡我想再多做一點介紹。他當年被判刑的時候已經是七十三歲的高齡了,在十年前退休。他是一位化學程師,退休後他才從四川也就是我的家鄉移居到香港,本來可以有很豐厚的退休金過很安逸的晚年,但他就向晨鐘書局註冊,專門出我這種異議作家的作品,所以這個出版社其實就是他一個人的出版社,他一個人從組稿、編輯、校對然後印刷,全是他一個人做完,因此他一個月大概能出一本書,一年大概能出十多本書,而他之所以對我們的書有那麼大的熱情和興趣,不是來自於經濟的原因,事實上很多我們的書都不是暢銷書,很多書還會虧本,其中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叫做姚勇戰,在1989年的時候是一個香港學生,在復旦大學做交換學生,因為在80年代香港到中國去做交換學生的還非常少,而他兒子深入地捲入到六四的學生運動後來被捕,也是唯一一個香港學生在中國被捕的,然後當時香港還在英國的統治下,當時英國出面和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談判,幾個月後他才沒有被判刑、釋放,驅逐出境回到香港,所以我想那段時間的經歷對於姚文田先生他的兒子被關在監獄裡面,對於一個極權專制有非常深的體驗,因此退休以後才會投入到出版所謂禁書的事業之中,沒想到他為了出我一本書而背負了十年的重刑,而他已經身患心臟病、糖尿病等眾多的疾病,他已經七十三歲的老人,中共要對他判刑十年顯然就是不想要讓他活著從監獄出來,但待會我還會請林牧師做一點簡單的介紹,因為姚文田先生的夫人現在是林牧師教會的教友,所以林牧師也給很多姚太太關心和幫助。

第四個階段就是我剛才提到的,銅鑼灣書店的系列綁架之後,開放出版社是最後一個敢出我的書的出版社,對於這個種種有形無形的壓力,最後關頭放棄出版我的書,我在香港的出版渠道完全關閉,但金鐘先生跟我說向他施加很大的壓力的是他的妻子,金鐘先生和他的妻子都持美國護照,他的妻子是一位美國白人,而且長期的支持民主人權的事業,她是總部在美國的中國人權國際NGO,曾經做過翻譯和發言人,所以她其實對中國的國情特別的了解,但是就是這樣一位女士,她在銅鑼灣書店以後都驚恐萬分,她給她的先生打電話說,不能因為出一本書,我們就家破人亡,所以金鐘先生在最後關頭放棄出版這本書,這本書在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所有的編輯、設計都已經全部完成,馬上可以開始印刷,我記的二十四號那一天我還和金鐘先生通電郵,我們說等這個假期結束後我們在開始印刷,這樣一月中旬我們就可以在香港上市,但是一個星期以後一月三號我從美國南方休假回來,我打開電郵來看,他就給我發了一封電郵說放棄出版,而且一個月以後金鐘先生不僅放棄這本書的出版,他還結束了他在香港的開放雜誌、結束了開放出版社,宣布退休、離開香港回到美國、回到紐約,我們就可以看到雖然銅鑼灣書店只是五個人的綁架案,但是他成為了在香港蔓延的一個恐怖氛圍、寒蟬效應已經開始在香港呈現出來。但是這本書值得慶幸的是三月初在台灣前衛出版,知道前衛出版社是一個傾向本土的出版社,台灣幾個比較大型的出版社都退稿了,因為他們多少都要考量到未來要在中國市場的發展,只有像前衛這樣的出版社不會考量到中國市場的發展,所以他們才會敢出版我的書,包括出版這本書要協助一些發表會議,像誠品他們就拒絕,所以在銷售上會遇到一些問題,還有能不能賣到香港去也是一個問題,香港沒有一個批發商敢進貨,即使就台灣本地來說,鄭南榕當初自焚所捍衛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和台灣獨立,今天還沒有實現,就台灣獨立而言還有很遙遠的路要走,而言論自由現在還有百分之八、九十還沒有實現,包括台灣對中國的問題、評論、報導,其實有很多看不見的禁區。(待續)

*可以接著閱讀本系列(三)


  • 您可能有興趣: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598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