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1,2017 14:55

No.551 「佔領公署」—不正常時代的不正常做法? [克勞德]

228 Incident h(公賣局台北分局(位於今重慶南路)前圍著大批抗議的民眾)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 the free media repository

近期太陽花學運判決出陳,判決認定三年前學運人士活動期間,強行闖入公務部門乃「正當行使公民不服從」,無罪。日前柯文哲被媒體問及對太陽花學運,表示「佔領公署」之舉,專屬於「不正常時代的不正常做法」。

那麼,這位政壇外科醫師眼中所謂「不正常」指什麼?為何時代的「不正常」,終究導致了公民舉止的「不正常」?
在原訪談中,柯文哲已說明此乃轉型時代不得不為之。那如果追求國家健全化可以視為一種「正常化」,仍須努力,那麼現在到底哪裡有異常?臺灣自詡為東亞民主政體、華人界自由國度,但為何常態性卻有些不是民主、不是自由的東西動不動返回校園作祟,企圖引導學生將服從進行到底,沒人抗議最好。以下就略舉幾點現狀「不正常」之怪象。

其一、老蔣罰站

這裡有兩個狀況,第一:有一個人默默在風雨飄搖中度過了歷久歲月,人之善、惡、功、過,咎由自取,但這人在多數公開場所被罰站六十年,也真是太慘了。第二:老祖宗死不入家廟,而是在國家級單位被器用;兒孫輩評價自己先祖功過,要接受政壇名人嚴加批判。

先不論是不是「去蔣化」,只需要考量以上兩種狀況:究竟什麼樣的狀況會讓單一人物銅像無處不在?又是什麼狀況,竟讓凡人論政、懷念先祖的家務事變得必須謹慎?

有一種窒礙,教人管他祖宗十八代。

極權國家與威權統治,不約而同對於操作凡人「入聖」、「神格」情有獨鍾,尤其遺體防腐、展示殭屍,更是一種儀式,列寧、孫中山、蔣中正、胡志民、毛澤東、金日成、金正日的屍骸都作了防腐處理,這種遺容形同強化國體精神,已經分不開——人民所該奉為圭臬的是民族、國家、還是個人?「愛國」被具象跟簡單化約成對單一領導者「輸誠」。

通常這類國家,縱然有民主的皮、共和的骨,但血液裡完全還是個人崇拜那套。同步與此強化的還有輿論控管、宗教限制與思想不自由。用比較過氣而具有貶抑的規範來定義的話:強化個人統治,標準是「第三世界」。

是以,1989年前後東歐諸國在共產主義勢力鬆綁後,不約而同第一件事情,是耗資剷去在國體上揮之不去的巨大偉人塑像;在形式上先進行認同改造,期待接著民主化實質能統御真空的強權統治。

這一波國家運動中,東歐諸政府急欲擺脫「第三國家」標籤,早就認清現實:偉人塑像的作用性本來就是政治,而非絕對美學。

其二、精神渙散

不只在歷史人物功過上拿捏不好,這個國家培育高知識分子的大專院校似乎也不太正常,雖然歷史教育並沒有忘記群眾運動,在把學生運動用數字表徵,推崇「五四」,實踐行動時卻跟鄰國有共識一樣把五四精神主體忘了;似乎不認得學術自由,也不認得國家觀念了。已知共有七十二間學校為爭取國際學生員額,紛紛捨棄國家觀念,於近期密簽保證課程內容不涉及「一中一臺」、「臺灣獨立」、「兩個中國」的〈一中同意書〉。根本開了民主大倒車。

比起外界打壓更為嚴重的,往往是自己選擇懦弱讓步,棄守原則。〈一中同意書〉被當作必要之惡。這並非教育界特有的問題,而是社會上普遍取巧者退讓後喪失立場的普遍實證。一步、一步讓,最後會留下什麼給自己呢?

當精神具滅,形式也蕩然無存之時:

有一種為難,是讓學術自由展翅難。

其三、憲政他管

進入20世紀以後,臺灣屢次發生「強佔公署」事件,其中如二二八事件從1947年2月28日當日的和平請願,先在行政長官公署前未得回應,至於轉向搗毀專賣局分局、廣播電臺的一幕最為聳動。

「強佔公署」並非常態,而是時事變態;是政體與社會間無法調適的狀態。光只是強行,並無法使「不正常」被肯定為「正常」秩序的維護者。二二八事件同樣也是依著民意強行展開,結果無法立刻調適政府與民間意見,反而更撕裂權力階層。原因之一,在於無論戰前、戰後,日本與中國帶給臺灣的都不是完整憲政體制;然而後者既以憲政國體作為立國精神,卻在短期內體現不出憲政作為,終戰社會的高度期待在政治現實中落差,於是民怨發作,強佔公署。

「強佔公署」表現出一種社會異常而不得不宣洩的民意絕對性,至於政府會如何回應、社會如何因應,這並非任何一方野心家所可操弄的。所謂「自由」,不是「不正常」,而是「正常」發揮。就該展現在這裡:

2014年3月「佔領公署」之所以可定調為「不正常時代的不正常做法」,並被認定為「公民不合作」,而非政變。原因在於這次群眾運動肯定國體的「民主」、「憲政」精神,反而是因為政府機構的失效能,而讓民意成為扮演體制外監督者、暫時執用公署是為了表態。

運動者清楚國家運作的原理,也不想動搖制度,因此還不無趣味地用「零時政府」網站作為公開向全球同步映播立法院場中狀態的網站。對於這種狀況,政府當然需要出面控制局勢;但有個1949年後完全將中華民國視為敵體的政府,對群眾運動大加撻伐,這正是拿著槍桿、毀我國旗、讓我噤聲、搶我友邦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啊!

有一種關懷,叫做我國憲政他想管。

結論:「這個國家」,正常點,好嗎?

鄰近臺灣有個常常說要「統一」的國家,早先年臺灣政府也天天喊著「統一」他們,兩邊統來統去不亦樂乎。是一種歷史鄉愁。卻不適合國際現狀。

國家本來就是國家,從來不會因為他國打壓或否定,國家就不是個國家。為了落實「民主」、「自由」,目前臺灣所有的體制,還在調適長期威權之治下種種難題;威權的效用已過,才發現過去體質不良,所以正服用一帖叫做「轉型正義」的轉骨方,即便期待成效,仍不宜揠苗助長;制之長遠,才見得到真章。

但願這個國家離開「不正常」:死人就是死人;教育就是教育;憲政就是憲政。不要動不動來種「中國風格」的憲法、「中國式民主」之類依附亂套。政治這套路從不是假手他人能自救的。主體性必須先建立起來。正常點,好嗎?

延伸閱讀:







  •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陣地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326550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