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8,2017 13:30

No.545 沒收錢 郭瑤琪一樣被判刑 [黃帝穎]

極光製圖

媒體報導,日前新北市地政局副局長王聖文因案被新北檢調搜索,當天就從桃園市住處跳樓自殺。媒體進一步指出,警方發現王聖文在住處留下一封遺書,遺書上提及兩個人的名字,稱「我沒有拿某某某、某某某的錢」,究竟是以死明志或畏罪自殺,真正死亡原因仍待進一步調查。
然而,公務員「沒收錢」,還是可能被判刑,暫且不論圖利罪不以公務員自己獲得利益的特別犯罪型態,目前司法人員浮濫的自由心證,仍可能讓沒收錢的公務員被判刑!王聖文的遺書雖稱沒收錢,但如其仍存活,恐難逃後續刑事責任,這也凸顯司法人員「自由心證」的濫權問題。

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前交通部長郭瑤琪案,就算檢察官查無所謂「行賄」的兩萬美元,僅憑汙點證人前後矛盾的「茶葉罐」證詞起訴貪污,導致「沒收錢」的郭瑤琪在歷經一、二審判決無罪後,仍被最高法院和高院更審翻案,重判八年徒刑,入獄服刑後罹癌,現正化療中。

郭瑤琪案件中,法官並未以贓款或其他直接證據為基礎,只憑證人的供述證詞,即認定郭前部長收賄,且這份證詞也有前後不一,甚至是竄改筆錄等問題,法官卻未對相關爭議點妥適審酌、善盡調查義務,這樣的判決除了無法說服社會大眾外,更與「無罪推定原則」的法治國基本精神相違背。社會質疑,難道政治色彩影響法官的審判標準?

高院更審認定郭瑤琪收賄廠商兩萬美元,因此逆轉原一、二審的無罪判決,改依「收賄罪」判刑八年,但郭究竟有沒有收錢,並無直接證據,因此檢察官對廠商的「行賄」,早已為不起訴處分。另就郭前部長是否有收受賄賂之合意,法院判決以所謂「不確定合意」認定其同意協助南仁湖公司掌握投標資訊、降低整建規劃成本。

但此判決理由嚴重違反經驗法則與論理法則,顯於法不符,刑法僅有行為人個人主觀上之「不確定故意」,並無二人間之不確定合意之概念。簡單的說,雙方是否有達成協議,只是「有」或「無」的問題,根本沒有所謂「不確定合意」概念,法院荒謬論理,顯見入人於罪。

再者,法院判定郭前部長收受二萬美金的理由,主要係於證人李清波、李宗賢…等人證詞為據,但李宗賢對於如何將美金放入茶葉罐,究竟為一罐、或二罐,以及美金包裝之方式,前後論述不一,其證詞即有瑕疵而不得做為證據;又證人李清波之監聽譯文內容僅為個人片面之陳述,並不足以證明郭前部長確有收受賄款,但法院仍將此前後矛盾的證詞,當成定罪郭瑤琪的基礎,踐踏證據法則。

基此,司法實務上,就算公務員沒收錢,不代表不會被判刑,完全端看偵查的檢察官與承審的法官自由心證而定,而這樣的草率認定貪污,卻無有效救濟機制,郭瑤琪非常上訴被駁回就是一例。

筆者希望民主法治的台灣,能建構符合「正當法律程序」的司法環境,讓人民權利皆能獲得救濟,而有相對客觀的標準可依循,更希望不是當前難料又折騰人的司法程序,逼得人民只能以「遺書」聲明「沒收錢」。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法律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760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