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1,2017 14:34

No.544 是愛情童話、也是國族寓言—52 Hz, I love you [老皮蛋]

極光攝影

「52 Hz, I love you」在藝術上是成功的、但是在商業上與政治上卻很難說是成功。相對而言,「海角七號」在藝術上、商業上、政治上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賽德克巴萊」和「Kano」也有不錯的成果。
所謂在藝術上成功,當然是指電影藝術的表現;商業成功就表現在票房上。至於政治,則是指掀起的討論、對台灣人心造成的影響:「海角七號」喚醒了許多人對台灣土地的愛、對草根人民的感情,「賽德克巴萊」則讓人看到台灣的原住民文化和反殖民行動、而且是不同於天朝史觀的理解方式,「Kano」也讓人看到不一樣的日治台灣(前兩部電影也有同樣效果);都可以視為魏德聖用電影書寫的台灣國族寓言(註一)

「52 Hz, I love you」的藝術成就

「52 Hz, I love you」呢?美妙又兼具抒情敘事效果的舞蹈和場面調度、切中都會男女心情的音樂、情感真摯的非專業演員、準確的節奏和適時的笑料、對比鮮明又恰好互補的人物塑造、簡單卻完整的結構…,幾乎是一部完美的歌舞片了,尤其它是 100% 台灣製造的。

有人批評故事太單薄、情節不合理、所有事情擠在同一天太刻意。但這幾乎是歌舞片的必然:它必須用很多時間唱歌跳舞、追求視聽美感並深化意義,所以比較沒時間鋪陳故事發展,古典戲劇的「三一律」(註二) 就成為合宜的參考架構;相對於大多數的歌劇情節,「52 Hz, I love you」實在既不單薄、也很合理自然。

有人批評動畫特效太粗糙,但是:愛情童話本就要用童話等級的特效。而且,這樣的畫質也是在向上一世紀的動畫致敬~你不會說「小王子2015」的紙偶定格動畫太生硬吧!而這樣的致敬動作本就是歌舞片所常見,「52 Hz, I love you」也不少:台灣觀眾多數知道「不敢摔吉他」與「海角七號」的關係,「我們是徵求你的祝福、而不是徵求你的同意/認同。」可能是向「Fiddler on the Roof」致敬,「海灘上的白色木門與婚禮(慶生)」在「比永恆多一天」(Eternity and a Day)出現過(「大尾鱸鰻2」好像也有),「過世的太太對著我笑,然後我做出了最好吃的麵包」則令我想起了「世界的每一個早晨」(Tous les matins du monde)和「愛的麵包魂」…(註三)

愛情童話與國族寓言

「52 Hz, I love you」是一齣幸福的愛情童話,觀眾可以很容易地看得出來:單戀多年的眼淚男找到另一個可愛女孩、小心的貓找到溫柔的鯨、浪漫音樂理想和現實薪勞生活繼續攜手、中年單身男女相遇相戀、麵包和愛情(玫瑰)完美結合、還有十年前的偶像來祝福他們…,這一切多美好!

但它會是另一個國族寓言嗎?抱著這合理期待(因為魏導過去作品)的觀眾,想必很失望吧!但等等,為什麼要提到鯨魚呢?哪一隻寂寞的鯨魚始終找不到接納他的同伴呢?台灣曾有誰把鯨魚印在旗幟上、又曾有誰把鯨魚旗帶去府前升旗典禮呢?(註四)

如果迴游海洋的鯨是來自草根的台灣人,那謹守窗戶的貓呢?如果口音穿著動作充滿台味的游大河太浪漫、那聰明能幹知禮友同的蕾蕾是不是太壓抑了?

相對於動輒嘲笑天龍人和經濟動物的某些熱血青年(包括中年的筆者),魏德聖實在是太溫柔了,溫柔得像 52 Hz 的鯨魚。當台北人言語攻擊機車騎士時,魏導看到背後是保護自己的小小心機、也看到善意和解乃至合作的可能;當小市民滿口拚經濟、謹小慎微時,魏導看到背後的無奈、也看到與理想主義者攜手的未來。當魏導數十年來(插曲「十年」)為台灣為電影努力付出、卻得不到天龍人的認可,他想的是自己還有改進的空間;甚至,他看到自己和對方的共同點,所以他說:「雖然想念故鄉,但我也是一個習慣都市生活、離不開都市的人(大意如此、一時找不到原文)。」。而且,許多人認為醜爆的台北,魏導也看到它的美、也對它付出深情。

商業上與政治上未見成功的好電影

可惜,現實世界不像童話般美好,魏導的深情與用心沒有獲得相應的回報。現實中,52 Hz 的鯨魚不但無法獲得貓的垂青、反而會失去了其他鯨魚的同情陪伴。「海角七號」在北部都會區的反應不如南部,於是魏導伸出友誼之手,拍了城市版的「海角七號」、獻給這些不識台灣電影之美的觀眾。然而,魏導忘了:天龍人之所以不看台灣電影,並不是因為作品不好、也不是因為作者不關心都會人口,卻是因為天龍人就是要故作姿態、藉此顯現自己的高人一等。所以,城市版「海角七號」拍得再好,也得不到天龍人的青睞,反而是熱血台灣人忘了要繼續支持魏導。

所以,如果只是要賺錢,其實不必刻意投合都會人口的品味,不必刻意去政治、去本土,更不必為了迎合中國而被道歉(像戴立忍、陳玉勳)、自我政治審查,或刻意找北京腔的中國演員演台灣電影(六弄咖啡館)~事實上,魏導並沒有做這些自我閹割的事情~;因為,這麼做也沒有用,「海角七號」就是比「52 Hz, I love you」賣得好,「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也比「六弄咖啡館」賣得更好。正如「返校」獲得全世界遊戲玩家的肯定,製作團隊也說:把台灣好好呈現,就能獲得過國際社會的認可。

但是,如果像魏導一樣,想著為所有台灣人拍好電影、包括那些只看好萊塢的觀眾;或者,像某些不但熱血更有毅力的政治工作者,想著打造台灣成為真正的共同體,要讓所有人更認同台灣、包括那些瞧不起台灣土地人民的天龍人……;那麼,就只好繼續忍受孤單(像 52 Hz 的鯨魚),繼續做著吃力不討好、但必須有人做的工作,期待未來可能的豐碩成果。

最後,還是要請讀者們支持台灣好電影。如果你就是喜歡電影藝術,這部電影絕對堪稱影史經典;如果你關心台灣國族前途、或關心台灣的土地和人民,這部電影其實是用隱喻方式回應你的關心;如果你正在城市裡為生活打拼、在苦悶中抱著小小夢想,這部電影懂得你的心;或者,如果你就是想表現得有品味,那看好萊塢不能有此效果,能看到台灣電影珠玉的美好,才能表現出你的品味。

註解:

註一
「海角七號」成本約五千萬,台灣票房超過五億;「賽德克巴萊」成本七億多,台灣票房八億多;「Kano」成本約三億,台灣票房三億多。雖然後兩者光靠台灣票房並未回本,但也都算是賣座電影。關於「海角七號」的微言大義和照妖鏡功能,可參閱拙作「海角七號測驗題」和佛國喬大作「你們這些昆蟲,現形吧!」回到內文

註二
衍伸/超譯自亞里斯多德,由古典時期文學理論家提出的「三一律」,指的是:劇本創作必須遵守時間、地點和行動的一致,即一部劇本只允許寫單一的故事情節,戲劇行動必須發生在一天之內和一個地點。對一般戲劇而言,這樣的限制會扼殺創意;但對歌劇和希臘悲劇(有合唱團)而言,這卻提供了基本完整可理解的結構,許多歌劇和希臘悲劇都符合三一律。可參閱台灣Wiki | 回到內文

關於「小王子2015」的社會意涵,可參閱拙作「小王子到哪裡去了?」;「比永恆多一天」(Eternity and a Day)則有許多對母語衰亡、民族情感、巴爾幹動盪的感傷,可參閱連結回到內文

註四
關於台灣歷史和鯨魚的隱喻,可參見「謝一麟:漫長的等待——《倒風內海》」;關於升旗典禮上的鯨魚旗,可參見相關新聞 | 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7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687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