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7,2017 17:53

No.542 川普驚奇後的台灣經濟路徑發展省思 [米那娃之梟]

極光製圖

前言

號稱2016年兩大最大驚奇或震撼事件,大抵多數人都同意是英國的脫歐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二事。這兩個事件,深深牽動全球政治經濟格局的架構,也對過去設想的「世界是平的」--也就是抹消差異,擴大全球性流動,致使全面自由流動社會--的設想被猛然打了一記耳光。這對全球化起了尬然而止警鐘效應的事件,背後的成因與牽動未來的變動,值得關注,也值得慎思探討。
特別是對於台灣,長久自詡為以對外經貿出口作為立國之基,長期以來,向來將全球化、國際化視為常識與真理,也一向擁抱這一『普世價值』。多數主流學者、意見領袖與主政官員,皆認為這是『不可違逆』的『世界潮流』。而台灣若欲在未來的世界中生存、佔有一席之地,非接受此一價值無法立足於世界。

然而,擁抱全球化後的台灣政治經濟是否值得?回顧這之後的歷程,單純從總體經濟數據總額來說,看起來台灣確實也分潤到了這全球性的「紅利」。創造的總額數據以倍數計算。然而,細究台灣的經濟數據內容、產業與社會結構變遷、以及在全球經濟參與角色轉變來看,這樣的轉變並不全是讓人欣喜,甚至不少在箇中的參與者擁抱這一切的結果卻是痛苦的,甚至是被無情拋卻的。這一切都不能不讓人質疑這個向來視為理所當然的經濟發展路徑。而這一切遠不是「進步壓倒一切」可以搪塞的。對於切身而真實的「相對剝奪感」,與隨之現實處遇的難堪,都讓人對此倍感質疑,從而對於體制產生質疑。

顛覆既有格局的反全球化「實踐」

但台灣社會對此的不滿,畢竟並未真正的化為對體制性的全面不滿與反叛行動。或許過去所營造的階級流動與反轉的「勵志」性故事仍然在人心中成為一種期待的信仰,而過去那些真實性尚待驗證的「翻轉實例」仍然還在販售「黑手變頭家」的美好想望。以致對於體制內菁英的訴說仍有一定的認同與「大丈夫當如是也」的擠身同儕的期待幻覺。因此,雖不滿卻並未沸騰為對體制的全面反叛。

然而,如同台灣許多人對全球化、自由化多年推動進程所感受到的不滿與不安,其實正是去年(2016年)造成全球政治經濟震撼的兩大事件—英國脫歐公投通過與川普當選—的真正主因。而這牽涉到包括移民、民族主義、難民等等多數議題的根本,說起來,真正的問題源頭還是由貿易所帶來的全球各地的社會經濟問題。而這一問題最終致使以反全球化、反自由化的政治行動作為實踐。

而這一實踐有個一個鮮明的「顛覆」特徵。這樣的顛覆,不僅僅是對於行之有年的既有思維、發展路徑甚至體制的顛覆。更為有趣與突兀的,它也打破既有的理論與分析歸屬與架構。過去,人們行慣於認定,反全球化本其初始標舉的反全球資本、反整體政治經濟結構性掠奪的理想與宣稱,定性為一種社會主義、左翼的政治思想與主張。而這確實也是許多過去左翼社會主義政黨的標準論述。然而,不知曾幾何時,一些體制內,亦即,有執政機會與經驗的傳統左翼政黨正在體制化而開始服膺捍衛全球化與自由化的同時,作為反叛,也作為堅持對於已體制化的全球化與自由化反抗的左翼思想者與行動者,改採基進左翼路線「符合理論架構想像」地以左翼新興政黨之姿與方向進行對於既有體制的反撲。

這種表現,特別可以在歐盟「邊緣國家」的政治現實狀態中可以被觀察到。這類的例子有: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Podemos)、義大利的「五星運動」,當然也包括一些從傳統中間偏左政黨的極左翼派系衍生出來的新政團等。 

相對於此,作為歐盟的核心國家如德國、法國、即將脫歐的英國,乃至荷蘭、瑞典等國,則是以另一政治傾向側的反撲為代表,亦即則是右翼政黨的興起,作為政治的表現。例如德國的另類選擇黨、法國民族陣線,以及奧地利、荷蘭、芬蘭、瑞典和丹麥的右翼政黨崛起等現象。

這看似矛盾的反叛組合,如果偏斜、放大了某些反動言論,例如:反移民、歧視性言語,則似乎不該有上面的左翼組合;同理,如果專注在反資本主義、市場自由化、勞動權益維護、所得分配問題上,後者的右翼陣營似乎也沒有理由投身反叛的陣營。這凸顯了僵固的教條主義容易囿於過去的理論框架與論述,沒有正視問題的根本。

而這一切,根本性的基礎,實質是對於既有體制與體制菁英的反叛,因為對於這些深受其害者,其深深的感受到被體制菁英與受益者合謀背叛。而促使他們行動的關鍵的議題根本不是那些挑動政治正確敏感神經的語彙,諸如:白人至上之類的種族主義言論、歧視性言論、反移民及難民議題等等。而是那些在推動資本全球化、自由化所實踐手段—貿易—所衍生的種種苦難。

誠如敏銳的美國政治分析家兼歷史學家湯瑪斯.法蘭克(Thomas Frank)於投書《衛報》中所表示,在仔細聆聽了川普造勢時的演說後,發現川普對貿易這議題似乎著迷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顯然,川普最關心的,不是一干媒體特意聚焦放大、甚至不無斷章取義嫌疑的白人至上主義,也不是那些備受爭議的驅逐非法移民,或在墨西哥邊界蓋起邊界高牆等主張。實際上,也是其真正引發共鳴的,乃是他再三痛陳,過去幾十年華府簽訂的自由貿易協議多麼地具有破壞性:太多公司把生產線移轉至海外,致使原本的製造業勞工陷入失業與地方因產業外移所造成的破敗、蕭條…其言論聽來立場似乎是左傾的,與其身為地產富豪的出身大異其趣。

因此,若要洞悉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的背後真正驅力,我們將不能再自陷於過去左右的意識形態框架,膠柱鼓瑟於理論的區辨之下。已體制化、常識化的經貿價值早已淪為成見,而體制內菁英早已臣服或屈從架構下的行為,對於曾經託付信託的民眾成了最尷尬不堪的背叛。或許對於自身受苦的悲鳴,以及對左右菁英的無能與背棄的憤怒才是這場意外的真正成因。

對全球化與區域整合的質疑與暫緩

因此,對此二事件,或許我們應有更深刻的反思。實際上,這都反映了當初為了彌平差異與障礙,多數主流意見與施政者都同意,這全球化與自由化的最根本障礙在於主權國家。於是或以主權讓渡部分權力(例如歐盟)方式,或以規制鬆綁方式,迫使主權國家放棄干預、監管,讓資金、貨物、服務與人員得以進行廣域性的自由流動,並推展至全球。

然而實際實踐卻發現,自由與全球性開放,帶來的並不是共享分潤,乃是以經濟效率為名的高度集中。經濟的果實最終不但在空間地理上向特定的區域、城市甚至據點集中,也高度向特定階級與群體集中。這已經成為全球化的主要特徵之一。而2008的全球金融海嘯,全球各國同受其害之餘,凸顯出百分之一優勢者站在百分之九十九之上。不但始終獲利未受其害,甚至還以犧牲後者來獲利的悲慘事實,都促時更多對全球化與自由化的質疑。

自由貿易的美好許諾背後,未被提及的是資本、知識與技術的高度優勢仍被特定集團所縝密壟斷與保護。自由的結果,將更多地有益既得利益者而非弱勢者則並未被提及、關注或特別地予以彌平。而促成或推動全球化進程的區域整合,在共存共榮的背後,卻是核心集團或國家的支配深化與鞏固。而以不可擋的共識,往往淹沒疑慮、質疑,卻不願正視甚至無視也不願回答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的廣大受害群體的呼籲與疑問。

而這兩大「意外」事件,其實是一種反應,也就是對於包括為了全球化而進行的區域性整合,已多有質疑。只有總體數字追求,忽略內造結構的合理與分配公平的政治經濟架構已經遭到強烈的不信任與反對,並且也無以為繼。若不能重新對既有的整合路線與結構做根本性的調整,而只是口惠不實的政治宣言,則這樣的全球性整合必遭障礙。而當初希望透過整合而消彌爭議,防止對抗的初衷若不是建構在尊重理解差異的基礎之上,並確保各自的主體性,則「彌平」背後的不安與疑慮,終將摧毀協議的理想。蓋信任若不在,則協議所羈束者不過為脆弱的兩害相權,鮮少能有積極的進益。

在這兩件事之後,區域整合與全球化實際上有必要檢視與調整。而這樣的檢視調整若仍然以同樣的邏輯與最終的利益歸屬於特定少數人,則域內的反撲則必然是呼求革命的,是衝突對抗的,也必然是全盤否定的。或許,激烈衝突的本質,正是對話與共識的無可期待。在全球化謳歌者樂觀自信期待國與國衝突或將日漸稀少的同時,各類對於社會激烈衝突、反撲的極端主義行動、恐怖主義活動卻日益盛行,看來頗為反諷。而區域強權對周邊地區的蠶食鯨吞甚至強取豪奪,則突顯認為經濟發達必然帶來和平穩定、安全及減少衝突,實在是過度天真與樂觀。都值得深思反省。

反體制以捍衛主權---對全球化的具體回應

新經濟的興起,看似創造了一種新的可能與重新洗牌。但新經濟對於既有與原有的工作、勞動與價值以一種天擇式的理所當然來加以貶抑與摧毀,卻忽略實際上其成功往往是體制偏袒、屈從或順服所打造的。這些新經濟受益者強迫推銷自身的獲利體制時,往往也順勢推銷其價值觀,然而,這些價值觀是自由環境所打造,他們卻忽略自由環境乃是體制所擔保乃至積極促成保護的結果。對應於此,未達成上述目的而所投注的資源,正是其所消滅淘汰的舊體制所提供培養的。

因此,擁抱新經濟的同時,實際上不能無視因此所衍生的弊害與疑慮。而或許也因為如此,在川普當選後,新經濟獲利的典範代表如科技產業的意見領袖也不得不承認,新經濟者必需對於因此受衝擊者負擔起更多的責任。而實際上,吾人可發現,本質上,問題的根源仍然在於所得合理分配問題,也在於社會財富的與貧富落差的縮減問題。合理的政策工具仍然是透過賦稅所進行的所得重分配,實現社會正義。只不過,這又要求國家治理能力的效率與提升。

對應於此,公平貿易成了取代自由貿易的呼聲。其所反映的就是對於自由貿易的背後往往是不公平的深化與鞏固。而自由貿易者原本打著希望經濟的發展可以創造財富,改善人類社會的如意算盤。然而,實踐卻發現,若只是追求經濟數據的增長,卻無視生產消費之間的結構合理與管理調節,則偏斜利益歸屬往往造成剝削的深刻與嚴峻。過去的金融風暴與事後的處置,讓人對於無所羈束的無序金融資本流動產生疑慮。調節監管資本流動似仍有其必要。但如何不造成干預但避免無所紀律的資本弊害,則依然是考驗如何賦權監管的重要難題。

台灣的省思

台灣在多年的經濟發展後,沉醉於過的所謂成功經驗,在面對擁抱全球化後,開始面臨增長遲緩、停滯甚至實質倒退的窘境。急切於複製所謂過往成功經驗,忽略探究過去成長發展脈絡及正確理解評價自身過往經驗的工作。使得台灣面對實際上早已轉變的全球趨勢與發展結構,卻往往猶如追逐海市蜃樓般往虛妄的幻覺前進。這是台灣過去一再犯下的根源性問題,也是當前問題的病灶。

台灣囿於特殊的國際關係地位及過往特殊狀態,幾乎毫不檢證地直覺性的接受主權消逝而經濟成為唯一的思維。然而,不論是更為廣泛經濟結構與發展路徑變革,或是安定穩健的可持續發展環境的保護與打造,我們都終將發現,一個有力而可持續的主權體仍是可見未來所不可或缺的。特別在平抑競爭掛帥下差異擴增的衝突與緩解上,立於主權地位的政策工具仍是當前最為積極有力的工具之一,也恐暫時無可取代。

面對英國脫歐與川普當選的所代表的反全球化浪潮,或許,該更加謹慎地檢視台灣根本發展路徑的確信與堅持是否有重新評理解的必要。台灣固然不可能自外於世界體系。事實上,台灣從大航海時代伊始,就始終是海洋史所代表的世界發展歷史潮流中的一部分。然而,作為世界的一份子,並不是消彌自身,反而是提供一個自己作為世界中獨立自主一員的自我肯定的積極參與,才是融入世界體系之道。而追求自由之餘,對公平的探問,不僅僅是就國際成員之間的,也同時是就自身內造結構的。或許,這波的「震驚」不該只是淺碟的話題性關注,乃是台灣過去發展路線與思維的檢討契機。也才是我們面對當前問題應有的態度。


  •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經濟/理財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528009

    回應文章

    敬請 立法委員規勸阻卻對方人士使用科技技術長期干擾人民正常生活的現行行為〔現行的行為或事件,並且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敬請 我們的政府能夠阻止對方人士使用科技技術長期干擾人民正常生活的現行行為

    〔司法書信2017.2.6〕
    Question:有關於劉宅官邸血案之刑罰監督與執行這件事情,我們的政府機關到底要包庇縱容他們繼續作亂到什麼時後?
    〔訴狀已呈地方法院檢察署〕〔略過〕

    四、其他相關之事項:
    P.S.1:“軍官尹清楓落海身亡事件。”
    A.民國83年1月底,本人於搭AP525要返回基隆港的航程途中,確實有發生軍官掉落海裡之事件。當時聽上面的人嚷得很厲害,必定就是了。
    B.據說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對此事感到非常的震怒......。後來此事件竟然與某弊案混為一談了,所以,尹清楓命案之懲處,顯然非常有問題。
    C.軍官尹清楓落海身亡的這件事件,可請那些有上去甲板嬉戲的相關人士出來確認一下,以便於釐清案情,謝謝。
    D.據說這件懸案與劉文甫有關係,所以此事最好還是請總統蔡英文出面確認一下,將來再無爭議。
    備註:叫劉文甫立刻結束。

    P.S.2:
    希望政府官員能夠明瞭太空人造衛星的接收發射系統之極高頻載波放射線科技技術〔“射頻武器”〕的威脅性與事態的嚴重性,必須立刻“Over”。
    A.“螢幕反白......”
    B.“不好意思,沉了......”
    C.“支離破碎,慘不忍睹......”
    請問各位,這些究竟只是危言聳聽而已,還是真有其事呢!?

    P.S.3:
    既然死者張靜宜是監察院長張博雅的女兒,監察院長張博雅就更不應該繼續包庇犯罪,長期危害到人民的正常生活。

    ============================================================
    五、結論:
    A.極高頻載波放射線是一種高頻高能射線,經由人造衛星發射到地面上的都會城市,自然就是有類似濾波器的效果,可以讓一般人聽得到其所載之聲頻信號,怎能說是不可能之事呢?此含有能量之射線,當然具有直接攻擊地面上人員並且產生一個影響力的能力與直接攻擊機具的能力,...... ......怎能不小心在意呢?
    B.舉辦慶功宴的時候,發生了一場悲慘至極的槍戰命案,當時之傷亡慘重、一片狼藉,亦是眾所皆知之事,怎能說成並無此事呢?
    C.對方人士公然狡辯之餘,亦曝露許多的命案出來,旁人一聽便知,這些懸案其實都是謀殺案。因此,本人理當提出反詰問,一者是為了要對死者家屬盡到告知之責任,以及避免徒增事端,再者也是為了保障自身之安全,暨有撥亂反正以維護本國司法之公平正義之目的。
    D.敢問 貴署官員以及各位政府官員與各位立法委員,此事體大、延宕既久,早為人民所深惡痛絕,我們的政府何時才要為民除害呢?

    Good luck.“Over!”Please.
    〔犯人被分置於警政機關與相關政府機關。〕〔勿須回覆。〕

    阿海
    2017.2.6
    ============================================================
    備註1:功 = 功率 X 時間。原來如此,“射頻武器”可以觸發核爆與造成空難。請大家幫個忙吧!趕快叫劉文甫立刻結束了。
    備註2: “劉邦友縣長的女兒彭明珠殺人最多”的部分為本案之關鍵,應儘速請
    總統蔡英文、副總統陳健仁、行政院長林全、監察院長張博雅、劉姓宗親總會的會長劉政鴻以及各位立法委員親自出來確認一下,俾使干擾問題能夠早日獲得解決。感謝。
    先確定案情,將來司法要如何“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則是各位將來的問題了。
    Good bye.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Good luck.“Over!”Please.
    〔犯人被分置於警政機關與相關政府機關。〕〔勿須回覆。〕

    阿海
    2017.2.14

    〔司法書信2017.2.6〕 〔訴狀已呈地方法院檢察署〕
    | 檢舉 | Posted by 林清海〔司法書信2017.2.6〕 at February 14,2017 09:58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