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7,2017 17:42

No.542 從國運籤 思考宗教法 [黃帝穎]

極光製圖

農曆春節期間,媒體出現全國各地宮廟的國運籤新聞,這是台灣多元宗教文化的呈現,但也讓人想起躺在立法院二十多年的宗教法。目前尚未通過立法的宗教法,本應以保障宗教自由與平等為核心,也提供各宗教團體財務監督機制,讓宗教行善的本旨得以真實貫徹。
然而,宗教立法的怠惰,恐影響國家應平等保障宗教自由的憲法意旨,舉例來說:現行規範宗教團體的法律是「監督寺廟條例」,由於該條例僅適用於傳統的佛、道教,其他宗教並非規範的對象,似有違憲法宗教平等原則。

事實上,我國政府對於宗教團體之認定與對待分歧甚大,且判準欠缺法律上之客觀標準,故常有不合理之差別待遇。這恐怕已牴觸憲法及兩公約對宗教自由與平等的保障精神。

按憲法第13條規定,宗教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大法官釋字第490號解釋理由書揭示:「現代法治國家,宗教信仰之自由,乃人民之基本權利,應受憲法之保障。所謂宗教信仰之自由,係指人民有信仰與不信仰任何宗教之自由,以及參與或不參與宗教活動之自由;國家不得對特定之宗教加以獎勵或禁制,或對人民特定信仰畀予優待或不利益,其保障範圍包含內在信仰之自由、宗教行為之自由與宗教結社之自由。內在信仰之自由,涉及思想、言論、信念及精神之層次,應受絕對之保障;其由之而派生之宗教行為之自由與宗教結社之自由,則可能涉及他人之自由與權利,甚至可能影響公共秩序、善良風俗、社會道德與社會責任,因此,僅能受相對之保障。宗教信仰之自由與其他之基本權利,雖同受憲法之保障,亦同受憲法之規範,除內在信仰之自由應受絕對保障,不得加以侵犯或剝奪外,宗教行為之自由與宗教結社之自由,在必要之最小限度內,仍應受國家相關法律之約束,非可以宗教信仰為由而否定國家及法律之存在。因此,宗教之信仰者,既亦係國家之人民,其所應負對國家之基本義務與責任,並不得僅因宗教信仰之關係而免除。」,惟國家對於宗教自由之限制,現尚無法律為依據,導致國家恣意為之,此乃民主法治國之缺憾。

再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8條第1項「一、人人有權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此項權利包括維持或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秘密地以禮拜、戒律、實踐和教義來表明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此乃「法律位階」之宗教自由依據,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2009年國內法化,經總統公佈後施行,縱然『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為現行有效之法律,惟實務上卻常見法院判決卻不願「依法審判」,或主管機關不願「依法行政」,對於人民依據憲法及法律請求「表明」為宗教,或主張政府依據宗教自由之內涵為保障,遭到政府及法院輕易忽視,甚至內政部更常引用無法律授權制定之行政規則,自行限縮宗教自由僅限於信仰自由,無視人民宗教自由,嚴重悖於法治國之基本原則。

因此,從國運籤看到台灣宗教的多元呈現,卻也凸顯我國尚欠缺一部宗教制度,得以保障宗教自由及平等,同時課予國家監督宗教團體財務等機制,促使各宗教行善本旨得以真實貫徹。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法律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527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