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2017 16:25

No.539 能繼承納粹的、唯有「天朝」 [老皮蛋]

圖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 VOA News , Public Domain

大約二十天前,新竹光復中學的學生扮納粹黨衛軍遊行,引起軒然大波。有許多評論文章談到:不只是學生的問題,而是台灣歷史教育不夠深刻、整體教育也尚未擺脫威權管理的問題,也是轉型正義未獲實現、社會仍充斥獨裁者崇拜的結果。更有許多論者直言:比起學生裝扮納粹;台灣到處都是蔣介石肖像、國民黨(準法西斯黨)圖騰,國家機器仍被法西斯餘孽掌控…後者才是更大的問題。這些論述都切中要點,但也有一些令人搖頭的評論。
「端傳媒」有一篇「扮納粹的學生,不該為台灣的歷史無感獻祭」。除了引述一些較無爭議的論點,如歐美對納粹罪行的反省、歷史教育應該更深化;該文也指稱:蔡英文為在琉球陣亡的台灣士兵立碑,是「台灣社會對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價值認知之含混」的例證,並重覆了中國常用的二戰定性「全球反法西斯戰爭」,指責台灣本土史觀「將戰時經驗浪漫化,甚至替軸心國陣營洗脫惡行」,指責「(左翼)台灣新國族身世的表達,淪為歐美日偏激右翼勢力的同道人」。

「影射台獨是法西斯同道」其實是天朝主義左派常用的招式,這篇文章也不例外,只是剛好有「高中生扮納粹」這件事可以用來汙名化台灣(意識)而已;但作者(假裝)不知道:該校是中國黨特務創辦,從校名、活動旁白(「賽德克是中華民族」)、師生發言…都可以看到明顯的天朝意識(而非台灣意識)。不只如此,作者把「為陣亡底層士兵立碑」視為「肯定高階將領的作為」(好個邏輯跳躍),把成因複雜、參戰者動機各異的世界大戰簡化為「全球反法西斯戰爭」(那殘酷屠殺波蘭俘虜的紅軍算哪邊?)。再者,台灣的確有尋回(日治時期)歷史記憶的風潮,但殊少對戰時經驗的美化(浪漫化?),更多是呈現戰時的苦難~莫非作者把「敘說盟軍轟炸台灣史實」視為「醜化同盟國、美化軸心國」(又一次邏輯跳躍);而無論是左翼或右翼的台獨,大概只能在紙上討論歐美日各方勢力對台灣的影響,連暫時合作的機會都少有,更遑論成為偏激右翼的同道了?!

這些天朝主義者以左派自居,但卻忠於權貴資本主義盛行的中國;在他們眼中,拒絕中國併吞就是右派、對日親善就是法西斯。為了坐實他們的指控,他們往往誇大(二戰時)日本的戰爭罪行、或是預言台灣國族主義必然會惡化為種族主義。他們忽略了:比起日本,中國政府(無論國共)殺害的中國人更多;而混合著自卑自大的中華民族主義更有極端化的危險,天朝對東突厥和圖博的佔領統治也已經是種族壓迫了(註一)

會對台灣國族主義潑糞、稱之為法西斯的,不是只有(表面看得出來的)天朝主義者。在台灣,另有一群「超越統獨、拒絕國家」的無政府主義者、或是「民主超越統獨」的普世論者,他們可能也拒絕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可能也自稱台獨,但是他們反對正名制憲建國、對轉型正義沒興趣、否認中華民國統治的殖民性格;只要有人主張文化平權、或強調提防中國侵略或滲透,前者(普世論者)就會指責後者的主張(平權或防中)是法西斯,即使這些主張只是追求安全或尊嚴、絲毫不涉及歧視。

相對於顯性天朝主義者的容易辨認,自稱台獨(卻無意建國)的普世論者就較難辨認、對獨立建國運動的傷害也可能更大。兩者都誣指解殖台獨是法西斯,天朝主義者的動機當然是追求華夏帝國夢,偽台獨/普世論者的動機則可能是為了政治利益(如果不是骨子裡認同中國)。

這些攀誣指控之所以還有人相信,是因為華國殖民教育造成民眾的「台就是土、就是野蠻」印象,這已有許多討論(註二) 。此外,希特勒的崛起告訴我們「納粹可能在民主制度下興起並掌權」,這更讓閱聽受眾喪失「台獨不會變成法西斯」的信心。然而,流行的說法「民主制度無法阻止納粹掌權」有誤,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欠缺民主防衛機制的)威瑪共和式民主無法阻止納粹掌權」;事實上,二次戰後發展出的民主防衛機制(註三) 、加上充分的言論自由與即時資訊交換,已可有效降低法西斯政權出現的機會。再者,如果民主不能阻止納粹掌權,難道(中國的)極權制度反而可以阻止法西斯掌權嗎?或者我們應該說:現在的中國就已經是法西斯的一種特殊形式了(註四)

不只在中國本土,在台灣也看得到中國勢力的類納粹暴行,二二八的種族屠殺、之後的長期族群壓迫與文化壓迫,都是典型的例證。甚至就在這幾天,接連發生的「元旦慶典台獨旗幟被沒收」「退休軍公教毆打主張年金改革的台灣青年」,也都可被視為小天朝的法西斯暴行(註五)

綜上所述:比起台獨,華夏帝國其實是更具法西斯性格的,但天朝主義者卻經常對台獨做此指控,這或許既是心理的投射、又是現實的策略。而政教合一(儒教與漢文化優越論)的華夏帝國並不孤單,除了已滅亡的、秉持阿利安優越論(接近宗教狂熱)第三帝國可與之前後輝映,於今尚存的伊斯蘭國、其政教合一和伊斯蘭優越論也不惶多讓;甚至,我們可以說「納粹的幽靈藏在每個人的潛意識中」(註六) 。但是,考慮到國力政制等現實條件,華夏帝國的確是最有機會繼承第三帝國的力量。

面對天朝擴張的威脅,台灣該何去何從?是學習二戰時的奧地利,領土被納入帝國、人民成為砲灰?還是該學習英國,與盟邦合作堅定抵抗?

註解:

註一
可參閱佛國喬「統派究竟是民族主義還是帝國主義」,文中對「中華民族主義和納粹的相似」有精彩的討論。回到內文

註二
可參考註一引文,以及思樂「中國式納粹」(上)(下)  回到內文

註五
可參見相關報導與基進黨對此二事件的聲明:(聲明一)(相關報導)(聲明二) 
關於「元旦慶典台獨旗被沒收」,筆者認為:比起民進黨政府,沿襲中華民國威權思考的警方應該負更大責任。至於「退休軍公教毆打主張年金改革的台灣青年」:這些軍公教的「中華性」與其特權的關係,註一引文中有精彩的討論,而「軍公教考試制度優待中國移民、歧視台灣人」也是此「中華性」的成因之一。回到內文

註六 :
關於華夏帝國神學、及其與伊斯蘭國的相似,可參見曾昭明『見證「帝國復歸」-習洪會中的帝國神學』。關於「納粹的幽靈藏在每個人的潛意識中」,可參閱佛洛姆「逃避自由」一書。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3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342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