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7,2016 15:24

No.537 「推定」不當黨產 符合國際法例 [黃帝穎]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不當黨產條例的「推定」立法設計,遭國民黨部分人士批評為「有罪推定」或「違法違憲」等語,然若稍能理解德國立法例,以及《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當可知不當黨產條例並無「有罪推定」或「違法違憲」的問題。
不當黨產條例中規定有關黨費、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外,推定為不當取得之財產,依中國國民黨於1994年2月28日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法人登記聲請書」,所載出資方法為「黨員繳納黨費及捐贈」,即已表示中國國民黨自知,其經營事業及其他所有獲利都是「不法所得」,不符民主政黨本質。

事實上,我國黨產條例之「推定」不當黨產,係參考德國立法例。

更明確的是,德國處理黨產之獨立委員會於1992年7月21日決議中揭示:「兩德統一協定版本中繼續適用的東德政黨法確立一九八九年十月七日當日的財產,規定由獨立委員會進行的信託管理於一九九○年六月一日生效,而在一九九○年十月三日由信託機構根據標準規範編號d繼續進行。東德政黨法定義由信託管理接手的財產,是在一九八九年十月七日存在,或是一直以來都到位的財產(未分割的原有財產)。針對這些財產,標準規範區分成歸還給原合法所有人或其合法繼承者,以公眾利益為目的而用在新加入聯邦的區域的財產,以及歸還給政黨或其他機構的財產,因為這些財產是符合基本法所定義實質法治國家原則而取得的。在上述時期形成的債務歸類為經確認的財產額。此歸類乃是以該債務的應承擔者出發的。承擔者原則上是造成此一債務的政黨或其他機構。根據標準規範第四款編號d提起要求歸還財產的政黨或其他機構自認為其合法繼承者,或等同於在該日期前取得這些財產的政黨或其他機構。因此這些政黨或其他機構,無論如何只要同一性存在,也承接由這些政黨或其他機構所造成的債務。惟有在截止日期當日這些財產也已經完成分割,才可能分割這些債務。日後提起恢復訴求,以及因此將新取得財產和承擔這些債務切割開來是不可能的。各個政黨或組織已經完全獲取利益,即使是非物質性的,是無法換算成金錢價值的;因此他們如今也必須承擔存在的債務。唯有在一些情況下--由政黨或其他機構證實--其中確認債務是從價值資產衍生而來,或是為某項價值資產而產生,且無法歸咎於政黨,方可免除此一承擔義務。」,即德國要求獨裁政黨對其財產取得之正當負舉證責任,甚為明確。

換句話說,中國國民黨在黨國不分下,如前述傅正於1960年自由中國雜誌社論所描述,黨庫通國庫方式至為複雜。除遍及全台各處的不動產外,中國國民黨及其黨營事業、附隨組織取得政府許多獎補助或委辦費7、許多資產係由政府或國營事業所轉讓、在特權經營環境中賺取暴利、用各種方式減免稅捐、違法向中央銀行借款或由政府出面擔保向國外借款8、將黨職年資併入公職年資計算由國家溢付退休金等9、族繁不及備載。若試圖列舉,終掛一漏萬。從而在立法技術上,當以政黨可合法擁有財源範圍為原點,規定除黨費、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外,推定為不當取得財產。如此作法,亦契合《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20條針對財產顯著增加、不法致富者,要求其以合法收入提出合理解釋的舉證責任轉換意旨(參羅承宗教授,制定黨產條例之必要及若干立法芻議,新世紀智庫論壇,第77期,2016年3月,頁46。)。

總前所述,不論參考德國立法例或《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20條之規範意旨,難認不當黨產條例「推定」之立法設計有違憲問題,因此部分黨國關係者批評「推定」立法「有罪推定」或「違法違憲」之論述,以前開國際法例比較,批評者之謬誤,不攻自破。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绶協會會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法律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9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185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