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3,2016 14:36

No.535 『瘋狗』還是冷靜的『士兵學者』?---從美國國防部熱門繼任部長人選看美國國際戰略轉變兼論台美中戰略情勢走向初窺 [米那娃之梟]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前言

本年度國際政治事件的大驚奇之ㄧ,想來必然包括唐納·約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在意外與爭議的聲浪中當選事件。此事雖然看似係美國國內正常的政治更迭,然而,川普所以當選、所代表及其所主張的,實際上是一種美國國內對國家政治,也包含國際政治的看法與主張。這些主張,與過往十數年來、甚至是數十年來的看法與既定價值體系有著相當大的歧異。過去的新自由主義下所建構的全球化發展,雖然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已經開始廣受關注,並逐步有相關人士對此題除質疑與不安。然而,這一龐大價值體系所建構的所謂共識、秩序,實際上已經成為某種全球性的政治正確而廣為知識界與媒體所接受廣傳。然而,事實證明,多數的人仍在受苦,越來越少的金字塔頂端權貴、利益集團受益於這種所謂全球性、國際性秩序,正在以協力、協調合作的名義,甚至不惜對獨裁強權透過忽視、縱容與妥協的姿態,維繫與建構其利益分配體系,並以開放、多元等平權議題作道德彩妝,粉飾其擴大貧富差距與增進掠奪體系之弊害。而川普的獲勝,很大部分在於廣大而無力發聲、每被忽略的民眾的反擊。他們受夠了既有體制的虛矯偽善,想要奪回並創造一個與過去不同的政治體系,一個關係到更直接、廣泛的基層與自身的國家利益,而不是只能繼續坐視貧富差距而只有徒託空言的普世價值。
這場轉變與突破,不僅僅在選舉事務之上,隨著川普的確定當選與即將在明年一月20日的正式上任,其人事佈局也更加地受世人矚目。因為總統的用人任命,其實也同時展現出其施政的目標與優先順位。更展現出其施政的哲學與價值觀。而美國作為一個當前唯一的世界強權,其人事佈局當然廣受矚目,其中影響國際且最為重要的位置大抵包括總統的國安幕僚團隊以及國務院及國防部的人事佈局。美國作為唯一有能力在全球快速部署軍力以維繫國際秩序與安全的強權,國防部長的重要性就顯得益發重要。而由於崛起後的中國,始終亟欲透過擴張行動展現威攝力量,藉以作為其積極介入國際秩序攫取發言權的路徑。因此,當前早已放棄韜光養晦策略的新中國領導核心,在亞太區域上以突破第一島鏈、加強區域海域權力範圍擴張為策略的積極擴張必然在亞太地區區域安全問題上造成緊張的態勢。此時,美國政府在軍事事務的人事布局就成了解析與判斷美國是否能夠信守並貫徹其對於盟邦以至於國際承諾的秩序維護實踐的判斷基準。

美國繼任熱門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傳略

而根據川普獲勝後的各類關於人事布局的新聞得知,目前最有可能出任美國下一任國防部部長的人選是退役美國海軍陸戰隊上將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馬蒂斯現年66歲,在海軍陸戰隊中服役44年(於2013年3月22日退役)。若其出任國防部長,將是馬歇爾之後,第一位擔任國防部長的高階退役將領。

馬蒂斯在1990年第一次波灣戰爭時,擔任陸戰隊營長,2003年伊拉克戰爭時是師長,2010年升任美國中央指揮部司令,任務包括主管伊拉克軍務,督導美國從伊拉克與阿富汗撤軍,轄區廣及敘利亞、葉門及伊朗。從個人軍旅經歷來說,可謂戰功彪炳。即使在名將眾多的美軍中也是卓越優秀出類拔萃的將領,是美軍中著名的戰將。由於他鍾愛戰鬥,以致於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們給他取了一個又敬又愛暱名:「瘋狗」(Mad Dog)。其在美國軍方普受尊敬,馬提斯愛讀書,其私人圖書館據聞有超過7000本戰史書籍,由於單身並未結婚,亦有「戰僧」之稱。根據知名歷史學者Niall Ferguson 證稱,馬蒂斯本人既不瘋狂也不會亂咬人,而是說話輕柔,博學多聞的人。他認為:馬蒂斯不但是令敵人喪膽的戰士,也是思考周慮的策略專家,更是一位類似羅馬皇帝奧里略(Marcus Aurelius)的士兵學者,後者的《沈思錄》是他帶到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上閱讀的經典。 在國際事務與戰略上,中東方面,馬蒂斯支持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兩國和平解決方案模式。他認為,以色列目前的局勢是「不可持續的」,並認為定居點損害和平的前景,可能導致種族隔離。特別是,他認為缺乏兩國解決方案將破壞美國的阿拉伯盟國,這也將削弱了美國在其阿拉伯盟國中的尊嚴。馬蒂斯堅定地支持約翰•克里關於中東和平進程,讚揚克里明智地聚焦於兩國解決方案。

馬蒂斯認為,伊朗是對中東穩定的主要威脅,其威脅更優先於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關於伊朗核協議,雖然他認為這是一個不好的協議,他認為現在沒有辦法撕裂它,他說:「我們要認識到我們有一個不完全的軍備控制協議;而我們所實現的是一個「核暫停」,而不是「核停止」。此外,他批評奧巴馬對伊朗的意圖天真。馬蒂斯讚揚了約旦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美國盟國的友誼。他批評了目前的防禦戰略,認為目前的作為是從「我們從美國盟國退出」。他強調美國需要加強與盟國情報機構,特別是約旦,埃及和沙特阿拉伯情報機構的關係。2012年,馬蒂斯支持向敘利亞叛亂分子提供武器,作為在敘利亞反對伊朗代理人的一種方式。馬蒂斯主張對伊朗強硬,因為伊朗是中東穩定的主要威脅,並認為其是ISIS與基地組織等主要恐怖威脅的幕後支助者。

任命馬蒂斯的國際政治與戰略意義

川普若任命馬蒂斯為國防部長,此一任命,將可能是其最重要的人事布局。一般來說,關於國際政治的互動,見諸報端搶頭條的常常是國務卿。但觀諸歷史,例如小布希任內國防部長倫斯斐(Donald Rumsfeld),證明國防部長一職其實對於美國的外交與國際政治仍有不可小覷的影響力。由於主掌五角大廈的人不但擁有眾多的各種資源資源,期透過軍事力量的投入獲展現也將化為政治力量。其對於國際政治來說,美國的國防部長實際上往往代表著美國對國際政治的基本態度與關鍵力量。

作為總統,川普最能積極有所作為的部分,即是修復美國失靈的外交政策。若其與莫斯科方面的普丁能達成雙邊的有利的妥協,不但可以結束敍利亞內戰,亦可能得以解決烏克蘭東部緊張的戰爭態勢。在對中國方面,妥善的交涉與解決,不但能解決美國製造業流失的問題,也將可以積極介入處理亞太地區容易擦槍走火的敏感議題——包括爭議許久的北韓、東海、南海、台灣等議題。

在獲得民眾支持並取得政權的有利形勢下,川普可以藉由放棄歐巴馬思慮不周的伊朗政策,來大幅改變中東的局勢。他並可能敦促德國承擔起更積極的角色,不再一味依賴美國來支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這一歐洲安全體系。

而為了達成上述目標,不只需要季辛吉式的外交手腕,也需要可信的武力作為後援——因為沒有軍事作後盾,不論是美國的盟友或敵人將有可能藉機攫取政治利益致使美國的支配優勢與地位逐步流失,而這或許正是任命馬蒂斯的最佳原因,其堅實可靠的能力與貫徹目標的意志力可以在這關鍵的位置與時機上發揮他的長才。之所以如此依照Niall Ferguson的觀點,馬蒂斯有以下的優勢可以協助川普在國際政治與戰略的執行上協助川普達成其意志與目的:

首先,馬蒂斯是深孚眾望的優秀將領。其支持不只來自其長年任職服役的海軍陸戰隊,也深受美國兩黨國防安全領域的專家與意見領袖尊敬。

第二,馬蒂斯是對伊朗主張強勢的鷹派。有人說就是因為他願意考慮對伊朗動武,才導致歐巴馬把他從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一職解職,雖然如此,他依然立場堅定。今年四月在演講時仍主張:「德黑蘭政權是影響中東和平穩定的最大威脅。」但即使如此,他卻並不贊成撕毀歐巴馬跟伊朗已簽定的限核協定。馬蒂斯若出任國防部長一職,預計仍會忠告川普保留此一協定,只有在伊朗違反協定時,才進行軍事反擊。他也認為應該對伊朗的傀儡如真主黨採取更強硬的行動。

第三,馬蒂斯對於普丁沒有幻想,這點,他並不像川普那樣對普丁有所期待。他明言反對俄國入侵克里米亞與烏克蘭東部,也曾經暗批歐巴馬政府對此此一問題不夠強硬。

最後,也是對台灣至關重要的,馬蒂斯對於中國亦有自己的想法。他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上作證時曾經表示:「雖然(我們)必須在太平洋與中國維持正面關係,但也必須建立制衡的系統,以避免中國繼續在南海與其他地方遂行霸凌行動。」

由上述可知,這位極有可能出任下一任國防部長的退役美國海軍陸戰隊將領,在未來的國際政治與區域安全上,將會是扮演一個積極維護美國利益與依此建立起的國際安全秩序。並且在此立場上,他不怕來自各方的挑釁與挑戰,並預期將會採取更積極的介入手段來完成整體利益與秩序維護的任務。

對台灣未來戰略的啟示

台灣在這場選舉其,媒體與公共知識界,甚至本應扮演客觀周全的國際政治界乃至政府的策略規劃部門,由於受到廣泛的西方媒體甚至中國媒體影響,均不甚看好川普的當選可能性。並且也因此對於川普帶有較多負面的觀感與看法。眾人看好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的同時,也均因忽視、鄙夷或是囿於既定成見而對川普頗為輕忽,連帶對於川普的團隊與其相關政策不甚注意。以至於當川普「意外」當選之時,台灣的知識界與評論界,均一片哀嚎,以為出現了最糟糕的狀況。加上川普人事任命一如其選戰的特色,並不受傳統體制內的主流意見所拘束,因此更多地可以超越格局而任命能突破既有格局的人物。而這樣的選擇,更讓依賴英美主流媒體甚至中國媒體的學者、專家如墮五里霧中摸不著頭緒。致使在川普當選伊始,竟有前國安局局長、國際戰略學者之流竟因此預言高唱「棄台論」將起,認為台灣即將被出賣。而尤有甚者,竟然也有所謂國際安全或戰略學者,提出「日本與中國將會聯盟」的毫無根據奇思妙想。台灣主流媒體與知識界、國際關係學界甚至實務界的崩潰語無倫次狀態實在是蔚為奇觀。也凸顯出台灣對於這個對攸關台灣各方面國際交流與國家發展未來的盟邦夥伴理解之淺薄膚淺,讓人不忍卒睹。

事實上,川普的國防與亞洲戰略早有一定的規劃。與台灣攸關至深的亞太戰略來說,對亞洲的重返與積極介入與「再平衡」等戰略目標,其實與歐巴馬或希拉蕊的主張並無歧異二致。其差別的關鍵其實是在其認為歐巴馬或是其競爭對手希拉蕊對於貫徹此一戰略目標並沒有積極的作為與意志。甚至其認為歐巴馬的做法實際上與其承諾相反,是削弱而不是積極介入。因此在軍事策略上他將採取更為積極的措施與保證。包括海軍軍力的提升(他認為這是介入亞洲事務的關鍵基礎力量)、更加清楚明確而毫無含糊空間的決策與執行都會是他的政策內容不可缺少的部分。當然,為了減低美國的負擔,同時也是基於美國利益的根本考量,由美國經濟與軍事力量所創造的「和平紅利」必須是「付出相應代價」的,不容任何人包括盟邦「搭順風車」。盟邦在此架構下必須展現自我防衛與願意為支持此秩序利益付出應負擔責任的表現。

因此,在亞太地區,美國的主要盟邦基於這個理念,將負擔起更為積極的防衛與安全維護角色。從這個意義來說,日本的軍事化再強化、在韓國部屬薩德飛彈防禦系統都將是可以預期或更為確定的議程。另外,更值得觀察與正積極發展的,日韓就東北亞的安全採取積極的聯盟角色都是美國所鼓勵的。這將一反過去為了安撫討好中國,將東北亞的區域安全寄託在中國對北韓潛在的可能影響力,從而對於其他積極防禦作為的輕忽與集體安全架構的消極態度,都將進行甚至是翻轉性的改變。

而東海議題與南海議題上,前者美國勢將更積極的支持日本對於該海域與區域安全的確保,並以支持日本的積極主張作為介入的有力策略。而在南海議題上,否定中國的所謂九段線主張,積極地拒絕中國將南海內海化,並支持南海周邊國的家的共同開發主張,重申南海作為國際開放水域的自由航行權利也必會是其未來的主要主張。

上述主張,是將與中國發生爭執,而與中國的爭執必將難免。而美中的爭執除了國際關係與區域安全的歧異之外,美中兩國的經貿爭議也持續爭執中。川普所代表的,其實是對於十多年來暢旺的全球化進程的質疑與疑慮。因此,未來更多的「美國利益」考量將會優先於「全球化利益」,而全球化進程中中國利用潛在廣大市場的虛幻利誘,透過外資的投入與技術的導入,實現了穩定長期的高度發展進程。而相對於此,包括市場開放、智慧財產權保護、低價傾銷、操縱匯率等方式造成雙邊貿易的失衡使之大幅的傾向中國,這一做法,早已飽遭許多先進國家的質疑與不滿。過去以退讓換取中國的開放策略,經過多的實證,證明這一策略實際上是失靈的,且無異於一場笑話。未來,在川普的政治藍圖下,這些問題勢必浮上檯面,必須獲得解決。而其從公開的發言與幕僚團隊的公開說明與發表都顯現其將不會再坐視過去的做法繼續下去,勢必有所更張。如此,大幅投資中國、經濟高度依賴中國的台灣產業與經濟能否應對,將是迫在眉睫的重要問題,值得國人警惕。

結論

在國際關係或政治事務上,去押寶任何人或任何一方,其實是非常不智的行為。好的國家安全或國際關係團隊,實際上應該做好充分的準備,不論誰當選,都能站在自己國家的立場與不同的當選團隊,溝通合作。而要達成這一目標,植基於對於不同陣營的研究與理解,並做好應變預案。這才是國家安全與國際關係研究者或執行者應有的作為,而不是依照自身的喜好押寶,然後因失準而崩潰.... 

對於美國這一對台灣有重大影響的國家,針對其未來的執政團隊應該及早就開始布局作業。從了解可能候選人選,到未來可能的執政及幕僚團隊、其負責政策領域、擅長偏好等開始。而後與這些潛在未來可能的執政團隊、高階策士幕僚等建立對話管道、關係,甚至建立起私人友誼。然後,在當選後及早與後任總統團隊建立起對話機制並持續溝通對話。同時也不斷進行各類資訊情報更新、蒐集,並不斷評估修正情勢預估,並持續編寫修正應對方案,這或許才應該是台灣面對此類重大問題的標準程序,而非天馬行空或個人道德臧否取代科學性的研究與分析。

我們必須理解,在國際關係、國家安全事務或政治事務上,『押寶』是很荒謬奇怪的事。事涉這類重要事務,沒有『押寶』、『賭』誰當選這種事。這些大事不容出錯,更不應該有意外。而不猜錯、出錯與意外的基礎,就是事前完善的計畫與準備,以及徹底完美地執行計畫。川普當選後,台灣一些人如喪考妣,一副天塌下來還有莫名其妙的焦慮與名嘴的惡毒語言批評其實暴露出台灣對於涉美事務的認識不足與淺薄可笑。台灣對於公共事務的態度也每多如此的充滿偏好性的情緒而缺乏理性思維與建構治理的能力,其實是台灣當前最大的危機。專業負責與業餘情緒的基本差別,即在於專業者冷靜面對,解決問題,而後者則只會激情與崩潰失序。

面對川普即將出任美國總統,以及隨其就任執政後國際局勢的發展與變化,台灣,準備好了嗎?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5 │累計人次:32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124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