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016 12:09

No.529 司法院新氣象 期待啟動全民的司改 [黃帝穎]

極光製圖

2016年10月立法院通過新任的司法院正副院長,法務部隨即呼應共推司法改革,人民期待甚深的司法改革將逐步啟動。重建全民信任的司法,應是本次總統召開司改國是會議的目標,也是台灣民主深化的關鍵工程。
事實上,2016年總統與國會政黨輪替,某種程度反映了社會對司法改革與轉型正義的殷切期待,也因此,蔡總統在520就職演說時即宣示要推動司法改革,更將親自召集司改國是會議。然而,總統到底有無權力召集司改國是會議或總統為何要召集司改國是會議,引起各界探討。

反對意見如前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即認為,總統依《憲法》無權改革司法,總統不應下指導棋舉行司法國是會議。但此等對於總統不應召開司改會議的見解,恐是對涉及多個憲政機關需為制度調整的司改議題有所誤解,並混淆「司法審判」與「司法行政」這兩個不同概念,因此認知過於狹隘。

永社理事長陳傳岳律師與筆者曾共同撰文,特別辨明「司法審判」與「司法行政」這兩個不同概念,以說明司法改革事項,並非全然觸及司法核心領域─審判。實則,司法應包括司法審判與司法行政二部分,前者指司法核心領域,包括法官審理及裁判案件部分;後者指司法審判以外的全部司法行政工作。司法行政的功能,在鞏固司法審判的獨立性,達到司法能作出人民信任且保障人權的公正裁判為目標。因此,司法行政僅是手段,並非司法權的核心領域,改革司法行政,並不觸及司法核心的審判事務。

然而,司法審判工作雖也有一些行政行為,但此行政行為不得侵害或影響審判工作,例如:審判時的照明、錄音、錄影及所使用的器具等。此外,亦有較接近審判的司法行政事務,例如:法官評議制度改革、法官評鑑與人事制度改革、法官辦案能力的提升等,此類雖屬司法行政事項,但因較接近司法核心的審判事務,故此改革程序應更為慎重而嚴謹。

簡單的說,「司法審判」與「司法行政」是兩個不同概念,因此司法改革事項,並非全然觸及司法審判的核心領域,因此推動司改,並不是干預司法,可惜特定人士常刻意混淆,藉以作為政治操作。

再舉例而言,大法官釋字第392號解釋「代表國家從事偵查、訴追、執行之檢察機關,其所行使之職權,目的既亦在達成刑事司法之任務,則在此一範圍內之國家作用,當應屬廣義司法之一」,檢察官既屬廣義司法,則推動司法改革自包括對法官與檢察官的制度檢討。總統當然得依據憲法院際調解權召集司改會議,否則對於隸屬於行政院法務部的檢察官改革,難道是司法院得以單方完成?

因此,憲法第44條的總統「院際調解權」,應適用於非屬個案的「司法改革」,這並不是總統干預司法個案,而是在政策上讓總統調解司法院、行政院與考試院對於司改的不同意見,且承擔直政治責任,以避免「頭痛醫頭」的狹窄司改,期較全面性、系統性的改革司法。

綜上,由總統承擔責任召開的全國司改國是會議,應符合2016年人民對於司法改革的初步期待,社會更期許在司改國是會議後,能透過司法院及法務部的合作與執行,重建人民得以信賴的司法。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法律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6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542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