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2016 17:08

No.527 《此後》紀錄片:觀看空白 [王法明]

極光製圖

陳文彬導演為小林村拍攝的八八風災災後記錄篇「此後」近期上映了。導演在電影當中拍攝小林事件餘生者翁瑞琪三年來的故事。其實這部片的評介並不好寫,他沒有清楚的敘事軸線,導演也不像是要積極的倡導一個明確的觀點,比如說我們可能預期的水土保持、災難治理……。《此後》要呈現的,與其說是什麼道德啟示,不如說是「單純的目睹這個過程」。在旁邊,我們靜靜看著。
這種觀看的視角或許是經過挑選的。我們作為旁觀者,對這一連串發生的事情無從介入,也不能介入。我們到底可以做什麼?這真的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就如同小林事變發生時,翁瑞琪自己的視角一樣。

「八月九日當天天還沒亮我就到工寮去巡視……後來大概五六點我打算要回家了。可是就想說,家裡的人都還在睡,現在回去也不能做甚麼,就在工寮那邊跟人聊天。」

「我突然聽到很大『碰』的一聲。我背對著(村子)沒有看到,但是他跟我面對面,他就看到那整座山,原本是凸起來的,整個滑落下來。當你真的絕望、無力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全家人都在那底下,當下我全身就癱軟了。」

在影片的開頭,翁瑞琪帶作者去看一大片礫石灘,許多卵石間遍生著高過頭頂的芒草,而這裡是原本小林村的位置,現在「村裡的」每一條街都插上標記用的色旗。翁瑞琪說,每次下過大雨,他都會來這裡,「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被雨水掏洗出來的東西,一些以前的物品。」他平常居住的永久屋,每樣東西都是新買的。這些倖存者有災後的賠償,但是金錢與新買的物品並無法讓人感到安慰。那個事件好像一個巨大的黑洞,不斷吸取一切精力與記憶。而倖存者的精神緊緊跟過去的小林、過去的家族聯繫在一起,想要去填滿那個凹下的山塊,空蕩蕩的永久屋,以及心中的回憶。

試圖填滿的過程不只是購買而已,更重要的是讓人回來。小林村的宮廟重建之後,不但重新迎回分靈,還找了以前沒有供俸的另外一位神祇進駐,就是祝生娘娘,希望村落可以重新人丁興旺。所以翁瑞琪和村落中一位同樣失去家庭的外籍新娘再婚,已經中年的兩人仍然懷了新的一胎。對雙方來說,這都已經是第三胎或第四胎了。

影片中剪接的時空次序是交錯的。導演回顧八八風災當時的情景、翁瑞琪對著相本一一細數他的親人、小林的北極殿重建落成、翁瑞琪他日常的工作、到公祠和亡者談天、小孩出生……你看不太出來那些先發生,那些後發生。就如同我們猛然回憶一段很久以前的往事,種種事件並不照時間順序乖乖出現,而是洪水一樣地把泥沙、巨石和草木都同時沖下來。所以,你就被「放到那裏」了。

電影的結尾很讓人意外,有點「突然就結束了」的感覺。當然故事已經講完了,只是因為次序交錯的關係,我們不一定在片尾看到最後發生的事情。事實上這部紀錄片原本有很多地方都可以當作結尾,但都沒有。比如說翁瑞琪的小孩出生,新生命的誕生就很適合拿來為這場災難做一個充滿希望的註腳。

甚至是整個故事帶完之後,翁瑞琪在貨車上喃喃的獨白,講述著有關「無常」的想法。鏡頭同時帶上去,看到灰濛濛的天空,這也可以做一個結束,但還是沒有。電影最後的鏡頭是從翁瑞琪的小貨車裡往外拍。鏡頭先是帶到天空,又再回來,對焦在柏油路不斷往前的雙黃線上。

所以,故事並沒有結束。電影結尾的那種「突然就結束了」的感覺,其實正暗示著當地生活原本就應該是「不會結束的」。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並不會因為小孩出生或是導演離開而停止。即使有再多的財產、人丁或紀錄片的產出,這些有形與無形之物都不會填滿那巨大的空白。我們都必須在柏油路上不斷往前,抱著空白活下去。


  •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獨青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305334

    回應文章

    敬請 立法委員規勸阻卻對方人士使用科技技術長期干擾人民正常生活的現行行為〔現行的行為或事件,並且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敬請 我們的政府能夠阻止對方人士使用科技技術長期干擾人民正常生活的現行行為

    〔司法書信2016.10.3〕
    Question:有關於劉宅官邸血案之刑罰監督與執行這件事情,我們的政府機關到底要包庇縱容他們繼續作亂到什麼時後?

    您好:

    有關於劉宅官邸血案〔“主動偵辦的案件”〕之相關之人士,以微弱的訊號〔“太空武器”、“射頻武器”〕廣泛地散佈謠言、毀謗本人與命案相關一事,讓本人的生活長期受到干擾與危害。因此敬請我們的政府能夠要求案件之相關人士,停止一切的干擾行為。
    歸咎於對方人士干擾不休的惡劣行為,本人理當履行公法上之義務,盡到告知的責任:〔公法上之義務,見聞事實之訴訟第三人。〕
    歸納:
    Sat.:星期六早晨大約將近4時,本人一句“誰啊”驚走兇嫌。當時本人還不知道門外的人是誰。
    Sun.:隔日星期日早上,隔壁鄰居黃文義因為發現血手印而報警處理。
    Mon.:據說有報警抓人,並且有逮捕到兇手。〔星期一早上大約7時的時候,有警車從劉家巷口駛出。〕
    Question:在舉辦“慶功宴”的時候發生了槍擊命案,有眾多的目擊者可以指證歷歷,聽說又有錄影帶存證,當時案情極為明朗, 19年前應該就可以破案了,為何現在仍在爭論不休?在舉辦“慶功宴”的時候發生了槍擊命案,由於彼此之間都是親戚朋友或同學兄弟之關係,大家彼此認識,怎麼可能沒有人知道有誰開槍殺人呢?
    Question:本人自學校畢業之後,與同學們素無往來,怎會與命案相關呢?
    Question:聽起來就是全是命案與罪狀,怎會如此呢?又為什麼“官員辦的案件都有問題”,又竟然全是“真假立判”的情形?

    刑罰之監督與執行: “5年前就必須執行完畢的法律命令。”“槍決在即”與“克日完成任務”。
    刑罰之監督執行,事屬法務部之職掌範疇。
    Question:犯人被分置於警政機關與相關政府機關,為什麼還可以縱容犯人使用太空人造衛星的接收發射系統之極高頻載波放射線科技技術〔“射頻武器”〕公然狡辯與攻擊無辜 的人民?
    Question:這件事情已經鬧了這麼多年了,執法人員所屬之權責機關豈能置之不理,任由他們胡作非為?人民的生活什麼時候可以不再受到干擾與危害!人民的生活什麼時候可以恢復正常?
    責任歸屬問題:
    請問 法務部長與檢察總長,到底要讓他們干擾與危害人民的正常生活到什麼時候?
    敬請 警政機關人員務必恪盡職責,早日解除干擾問題!
    Question:這麼多年以來,為什麼我們的110、119、165、118報案專線總是有問題,或者是根本打不通呢?
    Question:請問 前任的法務部長羅瑩雪,利用劉宅官邸血案的犯人使用“射頻武器”散佈謠言、攻擊本人與脅迫本人頂罪之用意為何?煩請 前任的法務部長羅瑩雪務必作出一個具體明確之合理解釋出來,為大家解惑。
    Question:請問現任的法務部長邱太三,這件事件什麼時候可以結束?

    PostScript:
    這件事情已經鬧到這種地步了,所以本人亦有向監察院申訴陳情。請問 監察院長,此事該如何收拾善後呢?
    Good luck.“Over!”Please.
    〔犯人被分置於警政機關與相關政府機關。〕〔勿須回覆。〕

    阿海
    2016.10.3
    ============================================================

    敬請 立法委員規勸阻卻對方人士使用科技技術長期干擾人民正常生活的現行行為〔現行的行為或事件,並且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敬請 我們的政府能夠阻止對方人士使用科技技術長期干擾人民正常生活的現行行為

    〔司法書信2016.10.3〕
    Question:有關於劉宅官邸血案之刑罰監督與執行這件事情,我們的政府機關到底要包庇縱容他們繼續作亂到什麼時後?
    〔略過〕

    原來如此,官員殺縣長, 中華民國政府就是當事人。政府機關縱容違法,人人譴責!
    請問 內政部長,囚犯使用太空武器“亂世間”該怎麼辦呢?
    請問 法務部長,何時才能“貫徹法律命令之執行”呢?
    請問我們的政府機關何時才要公佈真相?
    聽起來就是這項技術的來源與中科院頗有關聯姓,因此可否麻煩中科院方面,必須立即解除干擾問題,避免徒增事端。
    〔敬請 國立台灣大學教授或校友能夠勸告貴校法律系畢業的劉文甫校友,不要繼續執迷不悟了。〕
    〔希望政府官員能夠明瞭太空人造衛星的接收發射系統之極高頻載波放射線科技技術〔“射頻武器”〕的威脅性與事態的嚴重性,必須立刻“Over”。〕

    在舉辦慶功宴當天的半夜時分,有數輛車輛行駛經過復興路,就在陸橋下坡的十字路口遇到紅燈緊急煞車,當時一人高喊“嘿!嘿!小心紅綠燈”,一人則說是“放心啦,半眠啊,無車 ”。這是本人親耳所聽聞並且是千真萬確之事也。之後,屋外旋即又恢復了 寧靜。
    半夜時分,屋外本來一片寂然,並無人車喧囂之干擾,驟然從遠處傳來之槍聲不斷,伴隨著驚恐尖叫的聲音不絕於耳,頗為驚嚇於人。案發當時的槍響聲音與驚恐尖叫的聲音,相信住在附近的居民也都應該能夠聽聞得到。
    根據過往的事跡,加上這段期間所聽聞之事實者,使人不難以理解得出案發的原因以及其過程為何:
    原來如此,本案的起因是劉文甫候補官為了政治上的目的,叫人“lure ”歌手張雨生務必到場。張雨生一行人初至會場,劉文甫卻因為“飲酒過量”與其發生口角而造成悲劇。“歌手張雨生是第一個中彈倒地之人”,......之後,劉文甫候補官緊接著又開槍打中劉邦友縣長的頭部,致使劉邦友縣長當場死亡。頗有聽說了,劉文甫開槍殺害劉邦友縣長是一種蓄意的殺人行為。
    本人亦頗有聽聞,彭婉如議員在開慶功宴的時後因為“露奶”,被兇手開槍打到胸部,傷重不治身亡,所以彭婉如命案其實是劉宅官邸血案的一部分。警員陳紹X開槍殺害彭婉如議員之後,把配槍交給劉邦友縣長的女兒彭X珠,致使彭X珠當場開槍殺了不少人,棄屍高雄顯然另有目的。
    Question:“彭婉如命案”之相關事項:
    A.據說是因為醫院方面判定為不能救治,所以彭玉英私下請了一位江湖郎中為她開刀動手術,企圖取出留滯於其胸腔內的彈頭,而且當時有許多人在現場目睹此事。當初謠傳的彭婉如胸部中了數十刀死於非命的言論,顯然有問題。
    B.“毒藥來源......”

    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命案喧鬧迄今也已經過了有許多年的時間了,這段期間那些相關人士使用“射頻武器”故意散佈謠言與製造混亂,或者是將消息一點一滴的慢慢把它們公佈出來,以至今日,真相可說是眾所周知了。以本案為例,當時案情極為明朗,當時便可破案。官員殺縣長,本案殺人的官員承辦本案以及其所做的虛偽之陳述,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本人由於受血手印一事所拖累,長期受到他們的干擾與威脅,出自無奈,從對案情全然不知的情況之下,根據大家的說詞,勉強做了一些整理出來。本人不但早已履行公法上之義務,盡到告知的責任,而且也早已向法院遞呈司法書信,希望我們的政府機關官員能夠為人民百姓著想,儘速解決問題。

    很多年前廢除死刑制度未能在立法院會通過立法,現在槍決一群菁英又好像是勢在必行的樣子。另外,聽說這套系統需要輸入 Password〔密碼〕才能登入與操作 ,所以干擾問題遲遲不能得到解決。所以敝人想到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先把人與機器分開,不要再繼續讓他們使用“射頻武器”“亂世間”與迫害自己國家的人民了,這樣應該不會太難吧。
    Question:為了要求對方人士停止干擾行為,本人曾經多次向桃園地方法院遞呈司法書信,亦曾經數次將整篇之訴狀送呈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問題不能得到解決。本人又向行政院以及行政院相關各部會申訴陳情,仍然無效,敦請立法委員督促行政〔“行政施壓”〕,同時亦向各縣市政府陳情申訴,問題仍舊無法解決。怎會如此?

    ============================================================
    劉文甫候補官說得好:“司法不公,人民不服......”
    另外就是,“槍枝傳來傳去”,聽起來就是當時有不少人開槍殺人的樣子。有郭X彬院士、法官XX興、候補檢察官劉X甫、警員林柏X、警員陳紹X、張X忠、葉X桂、劉X源、卓明X、............。
    聽說他們開槍殺人還有分作“蓄意殺人、殺人未遂、不得已而為之、過當防衛、打地瓜”、“C段班的沒要緊” 、“再補一槍” 這麼多種,“理由不一而足”。
    “先講男的,再講女的”:“何X樺殺2個”、“溫X婷殺1個”、“莊曉X也有殺人”、外號人稱“豆芽菜”的“彭X珠殺最多人” 、“以前扮演媽祖的演員郭X珠也有開槍殺人”............。

    聽說“全部都是未起訴的懸案”,敝人猶恐全部的命案都是不能起訴的懸案,劉文甫候補檢察官至今仍在公然狡辯不休,長期干擾本人之正常生活,本人理當質問明白。
    Question:“貪污腐敗......。”“貪污,你也有一筆......。”
    A.本人與同學們素無往來,如何能夠貪污呢?
    B.“掛羊頭,賣狗肉。免本錢的生意......。”“縣府公文:桃園縣的市容整齊,沒有什麼流浪犬。”
    C.19年前的青島啤酒怎會是“高級外國酒類”呢?
    D.據說官員以巧立名目之方式貪污,但這不是“已經清得乾乾淨淨了”嗎?怎麼還會有“國安祕帳”呢?
    Question:“虎頭山雙屍命案”:“到虎頭山上續攤,死亡輪盤,死兩個不如死一個。”
    A.“兇手挾持人質,然後開車逃逸。”“兇手載梁美嬌回家。”“梁美嬌與候補官劉文甫為夫妻關係。”請問梁美嬌,當時是誰開槍擊斃了陳美秀?
    B.“法務部長羅瑩雪與法官阿興為夫妻關係。”並且總合大家的說詞,聽起來就是前法務部長羅瑩雪與劉邦友縣長的女兒彭X珠為堂姊妹之關係。請問前法務部長羅瑩雪,當時是誰開槍擊斃了許敏洵?
    C.劉宅官邸血案發生之後,張雨生一行人駕車沿著復興路北上逃逸。隔沒多久,“兇手挾持人質”,亦駕車沿著復興路北上,因“追之不及”而轉往虎頭山上,繼而又發生了槍擊命案。
    Question:“食物不潔”一案:據說當時有不少以前的同學死在警察局裡。究竟死了幾個,逃了幾個?
    Question:“姦殺簡淑敏”一案:
    A.“警察姦殺民女,之後屍體被吊在樹上......。”這非常明顯是湮滅罪證的行為。
    B.“求愛不成所為......。”請問一下,究竟是何人所為?
    Question:“搶劫民家”:聽起來就是有不少件的樣子。
    Question:“江南酒樓大毒殺”:“點心是外送的......。”請問前法務部長羅瑩雪,當時除了“負責接電話的羅瑩雪”之外,到底還有哪些人躲藏在傳說中的某家西點麵包店裡呢?
    Question:“綁架吳東亮撕票案”:“甫一刀,活殺留聲......”
    A.據說蔡美X在開慶功宴的時候也有開槍殺人,所以引起了一件駭人聽聞的“綁架吳東亮撕票案”。
    B.吳東亮既然是在大庭廣眾之情況下慘遭殺害,本案怎能稱作“綁架吳東亮撕票案”呢?
    Question:請問“哭母大亡”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真正的蔡XX已經在監獄裡自盡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另外就是他們蔡家的蔡美X、蔡燦X、X閨到底還要丟臉到什麼時後呢?
    Question:“江鵬堅的遺言”、“墨血的三民主義”、“大卸八塊”等這些懸案的被害人家屬理應對案情知之甚詳,勿須互相對抗。
    A.“江鵬堅的遺言”:“好運者得時鐘,歹運者得番阿火支。”這究竟是誰的遺言呢?
    B.“墨血的三民主義”:聽起來就是前法務部長陳定南的親人非常瞭解其真正的死因的樣子。
    C.“大卸八塊”:聽說死者是國中同學游清泓的大伯公。死者家屬理應對其死因知之甚詳,勿須互相對抗。
    Question:“走著進醫院,死了屍體被抬了出來。”國中同學王輝煌的真正死因為何呢?
    A.原來如此,清查“通聯記錄”之目的,在於調查死者死前曾經與哪些人在一起。
    B.據說兇手行兇的時候,有很多人去探病。
    Question:這些命案必定有其確切的案發時間與地點、相關的人事與可靠的罪證作為憑據。這些命案,本人僅能道聽途說,略知其大意,未能盡觀其全部。對方人士惡貫滿盈,卻仍要公然狡辯不休,危及本人之正常生活,本人理當反向詰問之。

    干擾事件已經持續這麼多年了,真相眾所周知,候補檢察官劉文甫犯案累累,可說是惡貫滿盈了。
    有關於劉文甫候補官的犯罪事實,應請劉文甫的父母劉玉勳校長與“簡碧珠”出面考核確認其私生子劉文甫的犯罪屬實,查證無誤,將來再無爭議。
    頗有聽說了,總統蔡英文與劉文甫候補官以前是關係極為親密之黨內同志。如今劉文甫已經惡貫滿盈了,卻仍要公然狡辯不休,所以無論如何,有關於劉文甫的犯罪事實,應請 總統蔡英文出面查核確認一下其犯罪屬實,避免將來再有作偽證與偽造文書的情況發生,將來再無爭議。
    以此類推:
    有關於警員陳紹X開槍殺害彭婉如議員之後,把配槍交給劉邦友縣長的女兒彭X珠,致使彭X珠當場開槍殺了不少人的部分。
    有關於警員陳紹X的犯罪事實,應請其大姨媽 高雄市長陳菊出面查核確認一下其犯罪屬實,查證無誤,將來再無爭議。
    有關於劉邦友縣長的女兒彭X珠於開慶功宴時開槍殺了不少人的犯罪事實,應請其母親劉邦友縣長的遺孀 彭玉英女士出面查核確認一下其女兒之犯罪屬實,查證無誤,將來再無爭議。
    以此類推,敝人不再作多餘的陳述............、............

    ============================================================
    Question:頗有聽說了,“哭母大亡”的現任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 “葬胎兒”的現任立法委員林岱樺,“劉文甫的同父異母的妹妹”、也就是當時引誘張雨生去參加慶功宴的現任立法委員邱議瑩,讀“法蘭西斯科”的現任文化部長鄭麗君,他們以前都是與劉文甫有著親密關係的黨內同志,而且聽起來就是他們都有去參加慶功宴的樣子,所以他們也一定都是案發當時就已經知道何人開槍殺害了劉邦友縣長的一群人。由於本案喧鬧已久,可否煩請他們就案發當時之所見所聞,出來表示一下意見,俾使干擾問題能夠早日獲得解決。
    Question:“牽連甚廣。”
    A.可否麻煩大家問候一下“仁寶”、“台積電”、“鴻海”這些科技大廠與其他犯人的家長,他們家的小孩子到底還要繼續胡鬧到什麼時候?感謝。
    B.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先“Over”,再慢慢商量要怎麼解決問題,不要這麼丟臉,不要波及無辜的人民。Good luck.Good bye.“Over!”Please.
    C.請問那位“死了兩個老爸”的“新任大哥”邱明賢,是否該結束這場“話劇”了呢?順便請問那些有參加結拜、並且有去參加慶功宴的國小同學,您們的義父劉邦友縣長死於非命,怎麼可以漠不關心呢?您們的兄弟到底還要胡鬧到什麼時候呢?

    PostScript:
    既然“劉宅官邸血案”是發生於開慶功宴的時候,為何當初要公然散佈謠言,說本案發生於開會的時候?“封口令”究竟是誰下的命令?
    歌手張雨生明明就是第一個中彈倒地之人,為何要公然說謊,說他死於交通事故意外?“雨生園”究竟埋了什麼?

    Good luck.“Over!”Please.
    〔犯人被分置於警政機關與相關政府機關。〕〔勿須回覆。〕

    阿海
    2016.10.18
    P.S.:
    〔司法書信2016.10.3〕 〔訴狀已呈地方法院檢察署〕
    P.S.:
    叫劉文甫立刻結束。
    P.S.:
    可否麻煩大家問候一下“仁寶”、“台積電”、“鴻海”這些科技大廠與其他犯人的家長,他們家的小孩子到底還要繼續胡鬧到什麼時候?感謝。
    | 檢舉 | Posted by 林清海 at October 18,2016 20:11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