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1,2016 15:43

No.526 文化與歷史的價值與脈絡 [艾爾摩沙]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任何文化遺產物件都包含許多脈絡,像是時間的(歷史的)、空間的(地理的)和社會脈絡,如果物件脫離了脈絡,或許就不再重要。任何物件都不可能單獨存在,所以不能將它看成孤立的個體,事實上,當我們在討論遺產的重要性時,絕對不可能撇開脈絡不管。」(Graeme Aplin,2004:207《文化遺產》)。

文化資產不是單獨存在的,他必然會與其他脈絡發生連結,也就是說台南的林百貨位在中正路上,他不只是一間百貨店、一座古蹟那樣單純。林百貨的歷史形成了建物本體之外的脈絡關係,例如貿易經濟,他與街道、與同時期台南市民的關係,這些都不單純是古蹟本體的樣態,文化資產與我們的生活密不可分,有的看似稀鬆平常但卻意義非凡。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台南的永福路巷弄內有一棟看來平凡的老醫院名叫「共和醫院」,不過就是一間老醫院罷了,但細述他的歷史卻令人動容,話說台灣1920年代非武裝抗日時期,韓石泉毅然加入台灣文化協會活動,曾以「專制政制下的台灣」、「台灣社會改造觀」為題街頭演講;1922年與黃金火在民權路共同開設「共和醫院」,黃任外科,他掌理內科,取名共和以說明其個人對共和國理想的想望,門口匾額的提字還是杜聰明(台灣史上第一位醫學博士),這不只是一家老醫院,還是那年代知識份子對理想的投射,這就是文化的魅力,在回頭看這棟老醫院,腦海就會出現這樣如電影般的畫面,這就是文化資產的靈魂。

自2008年古都保存再生基金會提出「老屋欣力」的系列活動開始,不過幾年的光景,台南像出麻疹一樣,老房子被高價炒作,咖啡廳、民宿滿街都是,這些都是老屋欣力嗎? 古都古都保存再生基金會最初是希望透過老房子的保存使用,創造出一種舊城的新生活、新價值,但公部門加上投資客透過觀光與媒體炒作,卻反之創造了爆紅的民宿、咖啡廳、老街,形成了常民習慣(habitus)與原場域(Field)脈絡的割裂與消失,這當然不是老屋欣力的宗旨,但這樣的現象卻是一個老屋與城市關係未來悲喜的分叉口。

法國社會學家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對於文化生產(Cultural Production)提出相關的習慣(habitus)與場域(Field)的論述,Habitus字是布赫迪厄借羅馬文所改用而來的,具有習慣、習性的意味,但是卻不是單純反射性的習慣,而是一個透過長時間生活實踐,累積下來的,視為理所當然的一種習性,例如東方人用餐一定是用筷子,或者說我們吃了米飯才算是吃飯用餐;而場域(Field)指的是一個社會被分割成許多不同的結構性的場域(是人的網絡或空間的複合),在這些不同的場域進行一些互動或競爭。因此放在場域裡去看,在一特殊社會環境下成長的個體,自然受到該環境文化深刻影響,很多日常生活視為當然的東西,未必在另一個環境視為當然,就成為一種「習慣」。因此我們談生活的方式必然與原有場域、習慣有關,在舊有脈絡上強架構出新的場域或企圖形成一個新的習慣,就是現在台南舊市區老屋所產生的文化生產的模式。

開一間老屋咖啡廳,大該是很多現在年輕人創業的夢想,如果加上「文創」這個字眼就更加完美了,不過利用老屋的懷舊氛圍來開店,當然是一門好生意,但是進入一個有常民生活網絡的場域時,就布赫迪厄的觀點來看就是強行置入,或是像神農街、正興街一樣,最後置入的新「習慣」行為(外來者),替代了原來的場域內的生活習慣,正興街上吃泰成水果的人潮變多了,想當然生意是更好了,但是夜間工作者的老顧客,還有他們與老闆的互動關係所構築出來的場域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觀光客人潮,台南慣常的生活方式當然也被替代了,這樣到底會失去什麼?獲得什麼?

台南神農街,老街振興的同時卻也意外地成為房地產炒作老屋的濫觴。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林百貨的再生就是希望在台南原來的場域裡進行一樣的習慣,一樣的位置,一樣的百貨店,不一樣的世代產生不同的記憶交織,而這樣的思考面對不同的文化資產場域是否能夠一樣?恐怕我們要先學著理解創造文化資產的價值(value),而非「價格」(price),同時理解文化資產不只是一個硬體空間場域,尋找它與人、社會間的脈絡,成就它的靈魂與記憶所繫之處才是它的價值!

(作者為留歐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現居台灣)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24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