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0,2016 15:58

No.520 「老藍男」用人哲學下的治理危機 [米那娃之梟]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前言:

自新政府上正式上台執政迄今,已三個月有餘。此次民進黨再度執政,國人實寄予高度的期待與期盼。從此次執政的民進黨不僅僅在總統大選獲得勝利,同時,也在國會的改選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即可得知國人對此是如何高度的給予肯定並將行政與立法的大權在未來的四年內託付給他們。
但這三個月的執政以來,似乎蜜月期早已過去。而執政團隊在處理許多事務、危機與政策的種種表現,卻並非讓國人仍能維持高度的肯定與信任。這從這幾個月的民調數字的變化約略得以一窺端倪。滿意度的持續下降與不滿意度的日漸高升,都明顯地呈現對於執政當局的不滿與疑慮。在多數政策仍在討論、規劃與制定過程中而尚未能加以完整評估,而施政好壞也必須評估實際影響與後續發展的情形底下,備受詬病也立即引人矚目並頗有疑慮者,當屬人事任用之上。蓋任命官員,某種程度上來說,既代表了價值與政策取向的取捨,同時,也展現任命者對於面對問題上的態度與理解。

新政府的「老藍男」任命取向

在蔡英文總統任命林全為行政院長之後,內閣的人事就旋即引起大家的關注與矚目。與大選時大家高度關注也是民進黨一再宣示的銳意改革政策與目標對照,林全組閣所任命的部會首長,則讓許多人感到錯愕與不解。在民意全面更新,國人殷殷期盼大刀闊斧的改革之際,林全內閣卻公布了一份保守且價值相對落後且了無新意的內閣人事名單。這份名單缺乏讓人觀之印象深刻,且也缺乏讓人感受到銳意改革和雷厲風行的魄力與認知。

這些名單裡面,除少數例外,許多部會首長,從年齡來說,均較為「資深」、「年長」。另外一個特色,則頗多係數前政權之官員,甚至本身深負重要財經政策規劃或執行者。另一個讓人頗多詬病的,則是本次內閣中組成的官員,在性別比例上,男性比例偏高,與近年來歷屆內閣相較,女性閣員人數較少,性別比例有明顯失衡的狀況。

這樣的內閣名單所呈現的,從觀感來說,第一個直接的觀感就是形象偏向保守、墨守成規。更為嚴重者,其中不乏係制定或執行前朝政府爭議性政策之官員。而這些爭議性政策卻正是激起民憤,使民意決定轉向支持民進黨的根本原因。而民進黨多年來也以改革、轉變這些爭議性政策、法律與做法為其再次執政的訴求。政黨輪替後,卻再次任命這些官員繼續擔任相關的職位,這不禁讓人疑惑新內閣的施政方向是否將繼續承續過去飽受非議的政策?也讓人質疑新政府不僅僅在作為上,也在價值上是否都仍將一如既往。若然如此,國人所期待的改革、轉變,新政府是否確有決心執行到底?而其對於民意的認知與對於選擇價值的共識是否存在?在在引起國人的疑慮。

政府用人所引起的治理疑慮

或許,另外有人會解讀為,新政府之所以會任命如此地的內閣陣容,實際上存有為求穩定與安定人心的策略性暫時布局。持此觀點者認為,任命這些官員的目的在於安定政局與既有的官僚團隊。因為這些技術官僚出身或是擁有一定執政經驗者,相當程度熟悉政務的的推展,一方面可以使政府團隊銜接順利,縮短適應的時差。另一方面,也有安撫官僚團隊的目的,使既有的技術官僚穩定而無政局動盪的疑慮。

然而,這樣的解釋,未免過度臆測,流於一廂情願地解釋。實際上台灣進行政黨輪替的經驗已經有過數次的經驗,即使未必具有老牌民主法治國家深厚的憲政傳統或慣例,但對於執政權的交替畢竟也有多次的經驗與相關的法制規範。因此,為了顧及政務熟悉就必須大量晉用或沿用過去的官僚或政務人員,並沒有不得不然的依據。而第二點關於穩定技術官僚團隊,使政局安定的看法,也純屬臆測無稽。因為技術官僚,特別是廣大的事務官團隊,是依據法律制度,考試、選用而來。雖然箇中的問題仍有很多,但關於事務官人事、身分保障台灣現行法制規範嚴謹,保護周全。既然號稱「依法行政」,且也實踐多年,若說為了安定或穩定人心而必須任用前朝官員,實屬牽強附會,也難以自圓其說。

因此,新政府的人事任用恐怕不能以人事安定來做解釋。相反的,我們或許應該以此做為新政府治理思維與問題的檢視徵候。畢竟,施政的實踐,除了既定的制度成規之外,人事的選擇既表彰了施政的方向選擇,也代表了施政的抉擇與決心。

此次內閣任命前朝官員中,最受爭議者,還不僅在曾任前政府官員一事。而是這些爭議的人事任命中,這些人仍然位居新政府的財政、金融與國家發展甚至外交等要職之上。而眾所周知,也廣為共識的是,正是這幾年錯誤的包括財政、金融、經濟、外交甚至國家發展策略與方向,導致這幾年的施政錯誤頻仍,並且無力回應台灣可持續發展的應對。而這些依照舊思維、舊邏輯乃至脫節現實的觀念,不但無力回應台灣社會面臨新挑戰的應對,且透過其拒絕溝通也缺乏共識但足以鞏固並擴大既得利益者的方式與策略,導致台灣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而政府利用所得移轉消彌縮減社會世代與階級差距從而降低社會衝突矛盾的功能不彰,使得社會矛盾日深而民眾深受所得縮減而未來前景堪憂所苦。相對的剝奪性與利益的偏斜獨佔,導致民眾認為必須有所更改,也必須變革過去的發展進路。這些共識與民眾的殷殷渴望,終究匯聚成支持新政府新國會取代前政權的最終結果。而也就因為如此,新政府成立的目的與使命,便應該是在取得政權之後,對民眾的呼籲及訴求,規劃策定可行的方略與措施,在經過審視與檢驗之後,以妥當且迅速的方式使之具體落實。這需要對於願景清晰的描繪與擘劃,同時也需要對於價值與取向的堅定信念與貫徹到底的意志。這些都續要適才適所的選任得當的官員來落實。特別是政務官的選任本就在於其對於擘畫新政策能力與貫徹計畫的指導。此時比起長期累積的專業與經驗,更需要系統整合的能力與對未來方向的洞見與策略指導的能力。

但不幸的,這些被譏為「老藍男」的內閣閣員們,從過去的經歷與施政方向措施來說,即或不是通盤錯誤,也是與當前的民意與國家當前需求的考驗屢生扞格與違誤。特別是還有讓台灣身陷險境,並導致危及經濟自主地位與國家正常發展的ECFA協定的政策主要辯護者,居然在此次新政府的內閣中出任負責國家總體發展的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兼政務委員的要職。這點更是匪夷所思,渾不可解。要知道,正視這個包藏禍心也危害台灣自主健全發展的政治性經濟協定,導致台灣總體社會的不安與不滿。也正是因為這個框架性結構的將台灣鎖入中國政治經濟宰制疑慮,終於匯聚民眾的不滿,促使一波波反對此一框架性協議及其附屬協議的抗爭,終究促成國民黨的在大選與國會大選的雙重慘敗而使交出執政與立法兩大權力。而這樣的人,卻出任主導台灣國家總體發展研究、規劃與策略的要職,實在是對於民意的諷刺與羞辱。

這類的任命,完全沒有合理性與必要性。相對的,卻凸顯出新政府對於這類爭議性政策的終止、廢止的立場與意志顯然有所鬆動。或者,更進一步說,則是對於取代舊錯誤政策,重新規劃、策略並執行新的政策與方向的能力與信心顯然有所欠缺與不足。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由於沒有能力或根本沒有擘劃或描繪未來願景,所以只好再度請回早該被否定拒斥的政策方向與價值者來擔任這個重大的工作,也顯現了對於這類重大卻必然存在重大爭議的事務已經放棄經略而流於虛應是故。若然如此,又暴露出新執政團隊即於接手政權卻沒有對於未來施政的通盤計畫與對於未來的想像與應對。這又是政府治理上的重大問題與困境。

結語

人事任用的爭執,看似是個人偏好與選才能力的問題,但實際上也無形中暴露出政府治理上的種種潛在隱憂與可能的問題。「老藍男」不僅僅是當前內閣的總體粗淺描述,內部恐怕還存有對於施政理念的偏差、認知歧異以及對於新政府團隊主要核心團隊的信心不足的風險與疑慮。隨著一再對於危機與政策制定上的處置失當,以及官僚和稀泥、保守傲慢、欠缺承擔能力的表現一再使國人錯愕震驚,從近期民調的不盡理想,可見到民眾對於新執政團隊的表現失望已顯露端倪。以保守與追求安穩的人事任命看似謹慎安全,但其實在民主國家之中,特別是在台灣這種仍需對抗傳統保守、反動,甚至擺脫不掉黨國官僚習氣的特殊現象國家中,大膽而明確地任用價值取向與能力都清楚、有魄力的官員,恐怕才能在意欲改革的訴求與主張下,才能實踐與達成民眾的呼籲與期盼改變的渴望。保守退縮到大量沿用舊官員的狀況,其實凸顯了新政府迄今對於改變於革新的決心與能力人未能充分展現,有沒有堅定的信仰。而這,其實是政權施政與存續最大的隱憂,也是最該謹慎避忌之處。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034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