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6,2016 16:17

No.518 馬英九東吳任教的第一堂課 如何享特權 [黃帝穎]


圖片來源: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馬辦證實,東吳大學邀請馬英九擔任嚴家淦法學講座教授,學生對於馬教授的法律課程,最有興趣的應該是,如何操作刑事訴訟法與刑法的例外,簡單的說,就是如何犯罪不被究責?只判共犯黃世銘或余文有罪?被告免到庭?也許馬教授在東吳的第一堂課,應為學生解惑如何享有刑事法特權!
事實上,馬在大巨蛋案涉嫌圖利遠雄、黃世銘案共犯洩密等二十三件正由北檢偵查中,且馬在馬王政爭的共犯黃世銘已經台灣高等法院判刑定讞。暫且不論馬前總統的九趴民調支持度達歷屆總統史上最低,六三三跳票、捐半薪跳票等誠信及「為人師表」適格性問題。

馬英九要教法律,本就應該有最基本的民主法治素養,但從馬這八年來的違法濫權,甚至與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共犯洩密罪等官司,馬英九要教學生法律,豈不是開全國學生的玩笑!

舉例來說,馬總統任內強推兩岸協議,踐踏民主法治原則,從二○○八年江陳會及陳雲林事件,學生發起野草莓學運;甚至在二○一四年強推黑箱服貿,終於引爆太陽花學運,馬政權不只無視民意,甚至在三二三行政院前「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老師、醫師,足見馬英九嚴重欠缺民主法治素養!

更明確的是,馬英九涉嫌犯罪,卻享有免到庭的司法特權。例如大巨蛋案,依據台北市政府廉政透明委員會調查之「遠雄大巨蛋案,廉政透明委員會第一階段調查報告書(中華民國104年5月8日)」,於報告書第20-25頁所示,有關台北市政府大巨蛋案之議約,在2004年9月23日第三階段「第三次議約會議」的錄音檔顯示,時任台北市財政局長李述德提及遠雄打算都市計畫變更,具體的表示:「我也講一下,這協商主要是,因為這是重大議題,所以特別由遠雄董事長跟市長親自見面,做一些溝通之後,大家有共識。」;李接著談到營運權利金,竟稱「府裡的高層認為乾脆這個部分就不提」,足證馬市長與趙藤雄親自見面後,擅自免除遠雄的營運權利金。

然而,促參法第11條第2款規定:「主辦機關與民間機構簽訂投資契約,應依個案特性,記載下列事項:二、權利金及費用之負擔。」,再按台北市政府當時公告大巨蛋標案「徵求民間參與興建暨營運台北文化體育園區大型室內體育館開發計劃案申請需知」,第2.7規定「營運權利金:由申請人自行提出,按每年營業收入百分比計收」,亦有權利金的明文規定,簡言之,「營運權利金」為台北市大巨蛋標案之法定應記載事項。

但台北市政府與遠雄最終簽約,大巨蛋案合約書第12條竟變成「權利金:本計畫無權利金」,足以證明時任市長馬英九私下對趙藤雄同意免除「營運權利金」,係「明知違背法令」,以事後修改合約的方式,棄守台北市政府權益以圖利遠雄,即馬前市長涉犯貪污治罪條例之圖利罪,檢察官對馬教授卻一次都沒傳喚。

更明確的案件還有,馬英九在黃世銘洩密案的犯罪行為,已近罪證確鑿,依據台灣高等法院一○三年矚上易字第一號判決書,非常清楚勾勒馬英九三次洩密行為,包括二○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馬拿著黃世銘的偵查中秘密,對羅智強及江宜樺做第一次的洩密犯行;同年九月一日馬英九要求黃世銘到官邸繼續做偵查中個案洩密行為,構成教唆洩密罪;以及九月四日馬英九要求原無犯意的黃世銘對江宜樺洩密,馬再次構成教唆洩密罪。

簡單的說,馬欠缺民主法治素養已經數次公民運動所確認,馬的違法濫權更是有法院及政府認證,如此教授不適格的馬英九,在東吳任教的第一堂課,應講解「被告免到庭」等司法特權,讓學生理解實務的黑暗面,也許是另類貢獻!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法律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3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8946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