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5,2016 15:06

No.512 討好偏袒企業終非振興經濟的路徑---從企業揚言出走談起 [米那娃之梟]

極光製圖

前言

自新政府上台之後,隨著政權更替的轉換,對於政策與作為的期待與預期,各方多認為對於過去的政策思維與實踐取徑極可能有所不同。而對於可能的轉變最為敏感與憂心的,當為企業財團。而新政府的幾項關於經濟、產業的方向與態度,更凸顯將與過去有所不同。故而,企業界甚至頻頻表露不惜出走至「相對有利的環境投資」,以表達其不滿。
對於台灣現時所面臨的危機與挑戰,從宏觀面與結構面的重新檢視,並從根本的經濟本旨與觀念上去加以思索與釐清,恐怕才是當前最為迫切的事情。因為,長久以來,台灣的政府與主流輿論,深信過去路徑是成功的,並因此過度的倚賴所謂的過去經驗與發展路徑,從而限縮了我們的視野與思考檢證的深度,不斷的重複相同的政策手段與經濟思維,而卻從未重新思索與檢證過去的定見與處方是否仍能適應當前與未來的社會與政治經濟環境趨向。這種片面的思索方式,無疑是危險的,甚至就是深陷困境的根本病灶。

失靈而有害的租稅減免與補貼

作為長期以外貿經濟導向的國家,台灣政府向來以「拚經濟」作為施政宣誓與執政能力標舉證明的重要事項。而檢視其對於經濟振興的理解,主要側重在對於鼓勵企業的生產與投資。而這方面,其政策手段則偏好於租稅減免,甚至給予各種形式的補貼。這幾乎已成為台灣工商業者與政府對於經濟政策與措施手段的基本理解與共識。換言之,這類給予企業的各種負擔減免、補貼乃至助成協助構成了台灣過去經濟發展的主要政策手段,並進而成為在思索經濟政策與問題中必然被接受的邏輯與千篇一律的解答。

但這樣的經濟作為與思考路徑,實際上是向企業傾斜的。而在公共資源的稀缺性下,對於企業的獨厚,往往伴隨凸顯勞動方與薪資階級在公共負擔待遇上的落差。從而,輕重失衡的相對剝奪日益明顯。考究經濟發展的歷程裡,企業長期受到優待,而其他工薪階級卻多糟冷漠忽視,甚至惡待,都讓人民倍感不公。

是以,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在《不公平的代價》一書中曾明確指出,政府透過鬆綁對企業的管制,甚至給予租稅優惠等補貼,其結果,卻往往只是犧牲了眾人,尤其是一般受薪階級的權益,最終只是圖利富人。而這一洞見,事實上在台灣的現狀下,特別明顯。而對照當前的經濟發展停滯不前,以及增長路徑的尋求無著,這一副作用更讓人不得不質疑並審慎思索,過去的發展路徑是否正確?能否持續憑恃?

面對持續的不景氣,以及對於未來發展的悲觀,企業主多數表達對於台灣經濟環境的不滿,認為身處「不利的環境,發出有意將企業轉至「相對有利的環境投資」的意向。然而,台灣真的環境惡劣不利投資嗎?事實上,以企業一向在意的賦稅負擔來說,比台灣「相對有利」的地方究竟何在?企業可能的選擇又在何處?近日,廣為網路流傳的一張地圖或許可以窺見一斑。根據《dadaviz.com》網站所公布,其根據統計資料並設計呈現了一張世界企業稅率地圖。從所公布圖片(附圖一)中可以明顯看出世界各地對企業課收的稅率高低。相較之下,稅率最高(40~50%)的地方以暗紅色標示、其次較低的是橘色和黃色(30~40%,以及20~30%),稅率相對低的區域為綠色(見圖中附表)。從圖中,依稀可見台灣顯是為綠色,稅率約為10%到20%,比中國、東南亞等企業認為「相對有利」地區企業賦稅負擔約20%到30%還低,要找到比台灣更為有利的投資環境的選擇,似乎不多。

附圖一:全球賦稅負擔地圖,資料來源:dadaviz.com

我們進一步觀察分析,便可以明白,企業所希望的低稅,或者說,以低稅與賦稅減免或優惠所打造的投資環境來看,台灣實際上已經對企業相當有利,似乎很難再有更好的選項。即便像是台灣許多大企業、資本家所一再鼓吹的中國,似乎也無法與現時台灣對企業的優惠相比。誠然,中國過去曾經以對外資外商的優惠稅率來吸引外國企業將技術與資金帶到中國,以便讓中國的工業與資本市場獲得快速發展。然而,這樣的政策路徑卻也早已開始調整廢除,成了昨日黃花。實際上,從2007起,中國政府就已經開始逐步收緊優惠政策,例如該年(2007年)就有一波稅改,將本國及外國企業所得稅的稅率一率調成25%,而這一措施,實際上是對中國本國企業的降稅扶植,而對外商來說,則是升稅打擊,而在這一稅制改革下,台商當然也「一體適用」,並無例外。進一步地,在2015年底時,中國國務院又以發布行政命令的方式,要地方政府「清理規範稅收等優惠政策」,預計未來將逐步取消相關的優惠政策,並將禁止地方政府自主提供外商新的稅負優惠。此外,中國近期內更要開始列管在香港設立分公司對中國進行轉投資的台商,此舉的目的,是為了防範台商藉由《中港租稅協定》所進行的各種避稅行為。與此同時,我們兩相對照,台灣對企業提供的已經是世界少有的優惠稅率,更遑論不論從規範上,以及賦稅課徵機關向來對企業寬鬆的查稅方式與態度上來看,台灣對企業之優待,絕非其他地方(包括中國)所能比擬。

進一步的,我們若從企業的實質稅率角度來觀察,台灣賦稅制度的實踐,其對企業的偏好傾斜,形同一種劫貧濟富的不公不義的制度。

我們從企業的營利事業所得稅來開始觀察,自從2009年,當時執政的馬英九政權,為了討好企業,美其名為振興經濟,一舉將營利事業所得稅從25%將至17%。但實際上,台灣企業的賦稅負擔,實際上尚低於調降後的稅率。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統計顯示,台灣的實收稅負比率實際上是呈現一個下降的趨勢。其由1990年代的20%,一路下滑到2011年的12.8%,為世界第七低(2011年數據比較)的企業賦稅負擔。而在如此負擔下,企業所繳的稅,對於台灣整體社會的貢獻,也遠無政府預期得大。實際上,甚至是低落的,只佔GDP的2.7%。不但遠不如韓國、新加坡與香港,甚至也比中國的3.6%低。而這一狀況實質的影響就是政府稅收不足,財政連年赤字。也因為如此,台灣政府的公共收入不足,早已影響政府的財政。而沒有堅實充盈的財政基礎,政府的公共投資自然不足。而又因為公共投資不足,又使得停滯遲緩的經濟增長越加不振,企業又囿於對政府政策手段作為的依賴,又要求進一步的減免優惠補貼,形成一種惡性循環。

於是,企業看似獲得輕稅簡政的好處,但實際上,因危及公共財政能力,投資不足,於是我們的基礎安全設置與營運能力日益低下,而薪資階級被迫承擔起公共財政的主要責任。下圖(附圖二)可以就此一窺台灣薪資階級的困境:薪資停滯倒退,卻承擔公共收入主要的責任。

附圖二,台灣實質薪資狀況

台灣的薪資階級無論在對經濟總量與賦稅負擔上,實際上都承擔主要的腳色,但薪資階級既未獲得政府透過所得移轉而提升平衡或獲得好處,卻又要在薪資停滯倒退與物價、房價飆升的狀態下努力生存。坐視所有整體社會增長利益獨厚偏斜本就已屬經濟優勢的財團資本方,而忍受當下的剝奪感與對未來惶惑不安的恐懼。影響所及,由於薪資寡少,負擔沈重,政府財政困難貧窮,無法期待能周全照顧,如此更加無力孕育子女。所以台灣少子化問題日趨嚴重,危及人口結構,已成為台灣當前最迫切的國安問題。

優待企業而非產業,造成尋租盛行,體制化不公不義

而台灣基於錯誤思維所進行的錯誤過度討好企業的稅制與對企業優惠制度早已到了輕重失倚,益富者負擔反而越低、優惠補助越多的荒謬奇怪現象。而進一步的,企業的百般避稅與利用海外投資大鑽漏洞的行徑更使台灣財政問題日益惡化加劇。在此情形下,還要說台灣投資環境不利,要求更多的減免、優惠與政策利益,卻對改善勞動環境等要求大加敵視,台灣企業對於社會責任的承擔全無,亦對公共性無知忽視,更讓有識者認清到,這樣的路徑與過去思維,真的無以為繼。

從而,我們認識到,台灣經濟的問題不是對企業不好,不是賦稅過重,恰恰相反地,是對企業太好,特別是對於倚賴補貼、賦稅減免、獎勵以及特許與保護政策的濫用誤用。而當台灣企業不但獲得這些利益,甚至為了鞏固與獲得這些利益進行大規模的尋租,且為了維持這些利益,滲入原來決定授予利益的政治體系,進行主導政策操控,進而要脅政策制定,綁架、犧牲公眾利益。這可從近年來,企業界,特別是大型企業對於台灣政治與政府運作的介入與影響力可以看出。其不但在行政上施加壓力,甚至影響立法行為的運作或不作為,這都看得出企業為了獲得利益,在欠缺法律規範,也未達成共同體休戚與共,共益互惠的共識與確信下,幾乎無所不為,甚且膽大妄為。所謂產業保護,欠缺認知與共識,僅成為企業獲得利益的尋租遊戲。

然而,若進一步思索觀察,台灣向來進行的也不是「產業保護/扶助」政策,而是「企業保護」政策,亦即對於特定企業進行保護而非對真正的整體產業發展、助成進行保護。而這些「特定企業」往往若不是與政治勢力關係良好、利益錯綜複雜的,就是本來即是政治勢力所建立起來的企業。而這種「政治關係」幾乎都與過去的黨國不義體制與其恩庇侍從體系有關。

結語

因此,台灣這幾年被譏為「慣老闆」的企業主們,所表現出來的「慣文化」、「慣思維」,其實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不義體制打造出來的。只是,被慣壞了之後,他們還會反過來要求更優渥的條件。這完全類似於麻藥成癮的禁斷反應。

而審視這一切,這些「慣老闆」,會的那一套,其實就是早年他們被餵養的那一套,所以,他們認定的「天堂」往往仍是要有極權者以強勢直接斷然給予各種特許、優惠來打造。所憑藉者也不是自由、公平競爭,乃是權貴彼此間利益交換所建構的「關係」。因此,他們當然敵視民主、自由、法治、公平正義、人權保障,因為,這些不但不是他們的獲利環境基礎,還可能是他們獲利的妨礙與大敵。這背後欲求的不義本質,與其產生或壯大的不義基礎與邏輯本來就是一致。

從而,或許,下次我們再當聽到這些慣老闆氣急敗壞、傷心欲絕地想要離開台灣時,我們反而應該視為一個契機,一個不再運用、依恃偏斜與恩庇,重新釐定以公平、合理與分配正義為基礎運作機制的契機。而無須惶恐威脅與恫嚇,才是公共政策與思索,得以開展的根本,也是回歸制度保障與人群發展的根本。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1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8604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