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8,2016 16:00

No.511 保存與城市的未來:舊城區都需要歷史城區特別條例 [艾爾摩沙]

托雷多(TOLEDO)自環城公路眺望舊城。(筆者攝) 

每一個城市的發展,如同樹木年輪,都會有歷史的核心區然後逐步擴張長大,如台南的府城與安平、台北的艋舺或淡水、高雄的哈馬星...等,這些區域隨著時間越久,樣貌越老舊,重要的標地成為古蹟,其他的民宅商店等私有財,一但無依循標準地任意更新,都市的樣貌自然很快地就了無特色,甚至無法辨識出地方的特色,於是所有的城市在台灣幾乎都長得一模一樣。
一個城市的歷史不是光透過文化資產保存就夠了,這能夠處理的只是一些重要的古蹟區塊(當然你也可以指定整個聚落保存,但在台灣的城市裡應該沒人敢這樣處理),那我們看到歐洲很多城市都維持著迷人的歷史樣貌,時如何辦到得?其實他們都是透過「都市計畫」的方式來進行保存及歷史樣貌的維持。以下筆者就以親身參與的城市做為案例來說明。

托雷多(Toledo),是西班牙的舊首都,一個建城長達一千五百年的城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的世界遺產城市。位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Madrid)南方約七十公里處,六世紀時西哥德人(Visigoth)建都,1088年到十六世紀作為西班牙首都,歷經了不同的占領者、宗教,為該處遺留下為數眾多的文化資產,1986年列名世界遺產城市,人口約八萬多人。

訂定「歷史城區特別條例」

歷史城區特別條例,是許多歐洲國家文化遺產城市都有的法案,就是訂定一個依據地方歷史特性,的特別的都市計畫。因此「歷史城區特別條例」是都市計畫,也是一個上位計畫,可以比較有效的確認都市景觀的風格、並有效地控制,可以作為未來都市發展重要的方向。此外再配合相關獎勵條例、信託基金來有效地保存並維持都市歷史風貌。托雷多在成為世界遺產之後,訂定了「歷史城區特別條例」並成立了「托雷多聯盟」作為配套,這裡筆者先談歷史城區特別條例,該條例主要是為了維持托雷多舊城風貌而訂定的特別都市計畫法,其中鉅細靡遺地將舊城內保存的重要性羅列分級,土地建物的使用、外觀、材料、開放空間…等,甚至有關鄰近高速公路進城前可看到舊城的視覺軸線角度,軸線上的建築高度限制(確保開車的人可以看見舊城),街道坡度與建築尺度的維持等。

舊城內修築後的一般現代公寓住宅中庭。(筆者攝) 

也就是說如果歷史是城市發展的重要議題,那我們就必須思考,如何建立城市的歷史風貌,不是要人人的房屋都成為古蹟,而是要打造一個有歷史風味的城市,「歷史城區特別條例」就是要打造城市的未來,什麼是建蔽率?什麼是容積率?建築線到底在哪裡?老屋改建常會碰到新法規與舊房子無法併行的關卡,不只是舊房子,如果我們是一個歷史古都,那新房子到底要長成什麼樣子,才會與老街協調,新舊之間,到底要如何兼顧,歷史城區特別條例,就是要打造一個適合居住,又有歷史風味的古都。

「托雷多聯盟」(Consircio de Toledo) 

托雷多聯盟,一個集合官民團體的信託基金NGO,主要提供托雷多地區非官方的歷史建築修護、經營,維護技術與文化推廣,他是一個與歷史城區特別條例對應的組織,主動協助「歷史城區」內的建築維修與改建,由屋主或使用者(租屋者)提出申請,針對住宅或店舖建築進行修建協力與補助,透過該組織有效地處理歷史城區內屬私有財的部分,例如屋頂戶外排水管安置、閣樓尖塔避雷針、建築立面、冷氣設施安置…等,透過集合官民團體的信託基金NGO,可以有效且合法地處理私有財部分的文化資產,以台灣的現況來看,這樣的組織甚至可以協力重要的老屋經營、買賣等相關的融資或信用擔保,這些都是積極的保存策略,可以作為我們的借鏡。

歷史感的形成

擁有「歷史感」是保存重要的工作之一,在一次的托雷多舊城保存的討論中,他們談到歷史感,這是一個連續的時序概念,簡言之,歷史是持續的進行而不是一個時間的斷代,回到台灣的現況,我們可以常見到關於一個古蹟修護時要回復到哪一個時期作為依循,但他們的討論大多不會以此為準,他們關注的是不同時間在古蹟本體上的痕跡,因為使用原本就會有新舊,因此當筆者問起「再利用」議題時,哲學的西國教授反問我,為何要「再」利用?是建築物已經完全不堪使用了嗎?能用就繼續用,依據使用的用途去修築,新舊不是問題,歷史不是只有一個斷代,他是持續不斷積累的結果,因為缺乏「歷史感」所以我們常常會作新仿舊,將懷舊當成歷史,培養一個有歷史感的城市與市民,要從認識城市的歷史、認識自己與城市的關係,你所看到的一切樣態都是不斷變動中的一部分。歷史不是選擇題,也不是0或1,拆或不拆,而是要問他為何而存在?他如何存在,如何而可能?發展與保存不是二元問題,保存即是發展,因為有歷史與脈絡痕跡可循,可以新但還有舊,作一個有歷史感認同的城市與市民,才是真的古都,不是「仿古都」。

不同年代修築的城牆,全部保留,形成一面有趣的堆疊風景。(筆者攝) 

城市中的舊城區,相對古蹟、老屋與老街為數眾多,因此除了保存、有效使用這些老屋、老街之外,如何維持特別的歷史風貌景觀,是一個必要的工作,但是到底我們能夠怎麼做?如何讓新法令跟得上老屋的保存與發展?透過「歷史城區特別條例」以都市計畫法來進行發展與修護的城市景觀控制,就是一個著眼未來比較可行且有效的方式。

(作者為留歐跨文化研究博士候選人,現居台灣)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2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8417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