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7,2016 15:27

No.508 是景觀還是行動?從五二零就職展演談起 [老皮蛋]

圖片來源:flickr @ presidential office ,CC BY 2.0

從五二零就職展演談起

今年的總統就職真是充滿驚奇。就職典禮的前兩天,傳出就職表演會出現社運標語,就引起許多來自社運圈內外的批判,包括:狂妄、收編/收割、消費社運、把人民血淚當兒戲、把社會運動當道具…;即使準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說是要自我警惕:「民主來自人民的奮鬥、不能漠視人民聲音」,即使紙風車董事長柯一正緩頰:「與新政府無關、要怪紙風車」「想呈現歷史」,仍然不能稍減某些人士的憤怒,他們仍然在五一九赴台北賓館抗議。
相對於前段提及的反對或批判;筆者也有不少社運圈朋友抱持肯定的態度,在黃發言人/柯導演澄清前,他們就提到「重視歷史、紀念人民的血淚奮鬥」「戲劇表演無關收編」的觀點;也有其他朋友主張「看他們怎麼呈現再說」。筆者認識兩位受害於相關事件最深的朋友(馬政府劣政的受害者),他們則是不置可否、或是認同柯導的說法。然而,這些朋友們或者沒有公開發聲、或者發聲了也不被重視(註一)

同樣的,在突破(中華民國)傳統的就職典禮之後,也出現了批評與肯定兩種聲音,批評者或謂「折損的不只文化,連歷史都被拉下水陪葬了」、「紙風車把黨國史觀帶給每個偏鄉的小孩」,肯定者則稱「反映原住民真正的歷史、令人無比感動」;兩者之中,似乎批評的音量更大/更被聽到(註二)

看到這些批評,筆者不禁想像:如果主辦單位/紙風車企圖心小一點,不要嘗試那麼多突破,照搬以前的作法,只修改幾個字,晚上照舊放煙火…;可能罵的人會少很多,甚至評論者都稱讚「那幾個字改得好」「煙火好漂亮又比較省錢」。

然而在眾多的評論文字中,卻有兩篇令人耳目一新,分別是林益仁教授的「總統就職大典的展演、本身就是一場轉型正義的角力」(連結),和基進政治報的「解殖進行式、520就職之切片觀察」(連結)。這兩篇都不把當天的展演只當作一個節目,而是把它放在一個更大的、正在進行中的歷史進程中看待,也因此超越了簡單的肯定或否定。以下,筆者將借用 Guy-Ernst Debord 的「景觀社會」理論作延伸討論。

消費景觀或行動介入

Guy-Ernst Debord(1931-1994)是法國超現實藝術和國際情境主義(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的重要理論家,他在1967年出版了「景觀社會」(Society of Spectacle)一書,曾被喻為現代版的「資本論」。他延伸擴充馬克思(Karl Marx)的「商品拜物教」(commodity fetishism)理論,用以檢視當代資本主義社會中的符號/影像/景觀的觀看。

Marx認為:「人們自身勞動的社會性質,被反映為勞動產品的物體性質;生產者與勞動的社會關係,被反映為物與物(商品)之間的關係。商品的價值源自於人的生產勞動,但卻被視為外於人(甚至高於人)的獨立存在;商品交換關係被視為最重要的,取代了人與人的關係,也掩蓋了資本主義下生產關係的真實樣態。」Debord則認為:影像已佔據「商品拜物教」中的主要位置,成為被消費的對象,並擁有前述的魅惑、催眠、甚至馴化人們(消費人)的力量。也可以說:因為影像符號無所不在的力量,在馬克思時代基於「僱傭勞動」而產生的勞動異化,如今則貫穿生產與消費,體現為「社會異化」,甚至是現實與幻象界限消失的「全異化」,或說「景觀就是現實」。

此處必須說明的是:「景觀」(spectacle)不只是影像符號的物理存在,更強調其扭曲掩蓋真實(spectacle亦有「眼鏡/(凹凸)透鏡」之意)與主導社會運作的意義。許多譯者將spectacle譯為「奇觀」,這可能會被誤以為是wonder或獨立存在物、而忽略其負面的社會意義;某些評論者(在沿襲Debord理論的脈絡下)稱藝文創作為「製造奇觀」,甚至用以指稱(戳破和諧假象的)重大事件,可能也是源於「奇觀」的望文生義。

紙風車的表演是Debord所說的「景觀」嗎?蔡英文的就職演講呢?甚至我們可以問:新政府的發言與施政也是「景觀」嗎?根據前述理論,這一部份取決於創作者/生產者的意圖與作品,更多是取決於觀者(我們)的心態和反應。

如果紙風車想的只是表演賺錢、蔡英文想的只是維持現狀,而新政府繼續討好既得利益者、官員們等因奉此…;那麼,這就是典型的景觀生產商業行為。相反的,如果紙風車想刺激觀者反省思考,而新政府努力改革馬政府親中親財團的惡政…;即使其表現不盡如人意,其突破現狀的誠意仍應被肯定。

更重要的是:作為觀者/人民的我們是怎樣看待就職展演與政府施政。我們是在被動地消費景觀、並拒絕行動嗎?果真如此,無論我們是嚴詞批評、或是肯定讚美其表現,都還是被符號景觀所操弄消費了。如果我們承擔改變的責任,自己發展並傳播更貼近台灣土地人民的史觀論述,或建立組織著手實踐政治理想;那麼,「新政府是否有意收逼社運」、「紙風車的史觀不夠進步」…都不會是太大的問題了。

正如前引的林益仁教授宏文所言:「與其毒舌批評,倒不如認真反省何以致之。」我們當然還是可以針砭紙風車或新政府的不足,但更重要的還是:思考造成問題的真正原因(禍首絕不是某劇團或某本土政黨),推動轉型正義、改善中華殖民遺害,努力建立更有尊嚴也更幸福的新國家。

《附註》

註一 :新聞報導可參見「就職彩排、社運批『把人民憤怒當嘉年華』」(連結),「社運界抗議、民進黨修正就職表演內容」(連結),另一種觀點的評論可參見「究竟誰能收割民主?而誰又收編了慶典?」(連結)。回到內文

註二 :負面批評可參見「喬瑟芬:就職大典上,荒誕的文化表演」(連結);正面的評論可參見「從《台灣之光》談台灣原住民轉型正義」(連結)。有趣的是:下一段提及的林益仁教授從事原權運動多年,對就職展演中出現原住民元素多所肯定;相對的,似乎未曾參與原權運動的喬瑟芬,卻大力抨擊該表演輕賤原住民。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3)引用(0)歐羅巴 vs. 歐羅肥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7999505

    回應文章

      我是作者,文中提到喬瑟芬和林益仁教授的對比,倒不是主張資格論,而是在說:投身原運多年的林教授抱持不同於喬女士的觀點,必然有它深刻的體會。
    | 檢舉 | Posted by 老皮蛋 at June 7,2016 19:54

      我還以為老皮蛋很討厭喬瑟芬哩!
      老皮蛋提到的「某些評論者(不懂理論卻)對「奇觀」望文生義」指的是朱宥勳這篇文章嗎?我也有同感,我們還用了同樣的詞。
      老皮蛋為什麼要隱匿其姓名呢?朱不是多次點名攻擊解殖派台獨,說你們是法西斯、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否認台灣的殖民統治、有事沒事就偷踹你們的朋友、、反對語言平權的主張、甚至說「台灣文化人自己不爭氣」…;這種仇獨分子,你還跟他客氣甚麼?就直接點名攻擊不好嗎?
      你前一篇「從解殖論爭到肯亞案」應該也有部分是針對朱宥勳的謬論吧!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57602888.html
    | 檢舉 | Posted by Albert Chen at June 7,2016 20:15
    | 檢舉 | Posted by Albert Chen at June 7,2016 20:30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