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2016 14:32

No.504 台灣需要的國際能見度是「主權」 [林保華]

極光製圖

為出席世衛年會(WHA),台灣緊張的不得了,似乎缺席一次台灣就要亡國似的。這種態度,只能增加中國對台灣勒索的價碼,果然現在說要附上「一中」的條件云云。如果台灣能夠在日內瓦召開國際記者會表明主權的立場,這個會議值得去,如果在那裡擺明要被中國霸凌,讓全世界看到的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種能見度,只是嚴重損害台灣的主權獨立,那就越少越好,寧願不去受辱。這是蔡英文新政府所應該持有的立場。
且不必說台灣在衛生方面可以對全球做出的貢獻,即使毫無貢獻,國際社會豈可容許因為中國的政治因素而有一個防疫漏洞擺在那裡?一旦有什麼疫疾在台灣出現,不但是對台灣的非人道待遇,還會影響全球,首先影響的是中國。

中國曾經在台灣921大地震時,也以主權原因阻撓國際社會的救援。這種野蠻無恥又毫無人性的國家,能夠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根本是聯合國的恥辱。其他國家容忍這種國家橫行霸道,置聯合國人權憲章於不顧,不也是把自己降格到與中國一樣的野蠻而不文明的水準嗎?以普世價值為圭臬的西方國家,應該對此感到羞恥。

世界衛生組織(WHO)之所以被中國操縱,乃是因為它的總幹事是中國人,講仔細一點,就是背叛香港核心價值而投降中國的香港中國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陳馮富珍。2003年「非典」在中港台肆虐的時候,她是香港衛生署署長,因為協助中國掩飾來自中國的病源而被共產黨賞識。她身為衛生署長,還貪生怕死不願去當時被嚴重傳染的淘大社區考察。

世界衛生組織因為無法掌握當時的病情﹐唯有「提拔」陳馮富珍到該組織擔任助理總幹事﹐以便多了解有關資訊。也因為如此﹐當世衛總幹事李鍾郁病逝後﹐中共即出錢出力,全力推出這位陳馮富珍參與競逐遺缺,以便成為中國的代理人。

當時中共動員整個外交系統為陳馮富珍拉票﹐也出錢給她全球奔走拉票。國家主席胡錦濤在由中國主導的48個非洲國家參加的非洲合作論壇上為她拉票﹐總理溫家寶則在廣西舉行的東協商務峰會上為她拉票﹐終於令這個人在2006年成功上位。也因此她對中共死心塌地,後來中國發生的各種流行疾病,尤其禽畜方面的,她都全力幫中國隱瞞。在台灣出席世衛年會問題上更是配合中國耍弄台灣不遺餘力。

真正能夠提高台灣的國際能見度的,是台灣的民主,台灣的經濟,台灣的文化與創意。太陽花運動,吸引了多少國際媒體,而且在評論中幾乎一致認為這是要抗拒馬英九的親中路線與中國的吞併。蔡英文當選總統,全球的主流媒體也認為是台灣主體意識的顯現,如果台灣是中國一部分,怎麼可能出現「總統」?國際媒體承認蔡英文是總統,就是表示國際輿論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輿論的這種看法,遲早會影響政府的政策!

美國《時代》雜誌還列蔡英文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大人物,在「領袖」人物中與歐巴馬、習近平、梅克爾、翁山素季平起平坐。這點,難道不比出席一個中國操控的組織更重要嗎?

台灣的經濟當年也是彰顯了台灣國際地位,例如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921地震也影響了全球的半導體供應鏈。台灣的生技業如果能夠生產有效的抗癌藥物,自然也會提升台灣的國際地位,尤其如果有人再獲諾貝爾醫學獎。台灣還有不少小發明、小創意在國際得獎。這是台灣多元包容的社會的優越所在,是什麼都要管制的中國,不可以獨立思考的中國所遠遠不及的。

所以台灣人不必為沒有出席某個國際組織而氣餒。宣傳這種意識的大多是狐假虎威的統派政客與媒體,都有不可告人的意圖,而根本上就是要台灣附屬於中國。台灣人也不必為喪失幾個小邦交國而喪氣,美國把《六項保證》上升為與《台灣關係法》同樣擁有的法律地位,比與幾十個小國家建交還重要,那是台灣國家安全的保證。台灣需要警覺的是,台灣的中國黨如何挑撥台灣與美國、日本的關係。因為美日是中國不敢惹而又對台灣友好的國家。至於台灣與美日有些枝節性的分歧,都可以通過談判協商來解決,不像中國強加「一中」的前提,還用一千多枚導彈對準台灣,根本就是國際社會中的流氓霸權國家。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林保華專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37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7796162

    回應文章
    恭喜民進黨黨奴林保華被建國廣場負責人傅雲欽跨越時空神打臉!
    ---------------------

    《建國廣場通告》我和曹某如同水火
    2007.12.12 傅雲欽(律師/建國廣場負責人)

    Edwin:
    你說:「台灣有軍隊,有總統,也沒有向中國朝貢繳稅,說台灣屬於中國,真是莫名其妙!」
    一個因逐鹿中原型的內戰而處於分裂分治狀態的國家,常出現兩個政府,因而有兩個政治領導人、兩個國會、兩個最高法院、兩支軍隊、兩種貨幣,甚至兩面國旗、兩部憲法、兩個國號的情形,但絕非兩個國家。
    例如1917年的中國,北有北洋政府,南有廣州軍政府。廣州軍政府有國會,也有政治領導人,其稱呼起初叫做「大元帥」,後來叫做「大總統」。他們也有自己的軍隊、司法等。請問廣州軍政府管轄的地區是不是一個國家?
    說台灣有所謂「總統」就是國家,這是笑話。我們建國廣場如把負責人改稱做「總統」,建國廣場就成為國家了嗎?
    台灣只是事實上獨立,但尚未純正獨立,不是(純正的)國家,當然不能加入聯合國。
    謝長廷今天說:「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但他以前說「一中憲法」,亦即憲法規定中華民國分為台灣地區及大陸地區。哪一個對?當然以前說「一中憲法」才對。對於台灣現狀的認定,憲法才是標準答案。政黨、政客、學者的說法都不能牴觸憲法。因此,謝長廷今天說:「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是牴觸憲法的選舉語言,放屁騙選票而已。
    明年如果他馬的當選總管,他馬的只會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不會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你不覺得奇怪,台灣是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居然和誰當選總管有關係。新加坡會因一個別黨的人當選總統或總理,而變成主權不獨立嗎?可見所謂「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等語,只是民進黨及傳統獨派一廂情願的障眼法,沒有多數黨派、憲法及國際社會的支持,只要民進當下台,這種說法就不是「官方說法」了。
    台灣的現狀是事實上(de facto,曹興誠說「實質上」) 獨立,尚未進一步法理上(de jure)獨立。也就是說台灣法理上統一,屬於中國(不管它的全稱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是世界的公論(聯合國認定台灣是「Province of China」)。
    曹興誠也贊同上述現狀的說法。這是我和他唯一相同之處。但我對台灣前途的看法和曹興誠大不相同。
    曹興誠是「維持現狀,等待統一派」,屬於統派。他所贊成的台獨只是台灣事實上獨立而已。他反對進一步法理上(de jure)獨立,認為這會引起戰爭。他誤認陳總管在搞法理上獨立,而要求陳總管說明有何方法避免戰爭。
    統派的曹興誠主張從事實上獨立,法理上統一的現狀基礎上,以統一公投,進一步謀求事實上的統一,變成純正的統一(法理上統一+ 事實上統一),使台灣合併於中國,如同香港。
    獨派的我主張從事實上獨立,法理上統一的現狀基礎上,以宣佈獨立(注意!不是獨立公投),進一步謀求法理上的獨立,變成純正的獨立(法理上獨立+ 事實上獨立),使台灣脫離中國,如韓國。
    我所走路線和曹興誠正好相反,他統我獨,我和他當然如同水火。
    | 檢舉 | Posted by 呆丸哈哈哈 at April 21,2018 1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