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8,2008 13:51

兩個台灣的命運-給台灣青年的第一封信(阮銘)

親愛的青年朋友們:

        我們剛剛過了一個寒冷的冬山。今早醒來,終於見到一道燦爛的陽光。台灣的春天到來了嗎?

        自然界的春天一定會到來。我所關切的是,台灣青年的自由、快樂、幸福的春天,是不是一定會到來?

        一月十二日我們經歷了一次寒冷的國會選舉,選出了減少一半席次的一半舊面孔,也就是等於半個舊國會的「新國會」。不欣賞這些舊面孔的大多數年輕選民都沒有去投票。歷史上超低的投票率使僅僅獲得29.58%選民(58.28%投票率*51.23得票率=29.58%)支持的中國國民黨嬴得71.7%的席位。本來是台灣第一亂源的舊國會剩下的這一半殘餘勢力會做些什麼?不問可知。

        現在離三月廿二日台灣總統大選只有一個多月,可以說已經到了決定台灣未來命運的最後時刻。我們面前放著兩種台灣命運的選擇。

        一種選擇是,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繼續前進,把我們的祖國台灣,建設成世界上最先進的自由、民主、美麗、幸福的現代國家,讓每一個生長在這片自由國土上的自由國民,都能夠自由地實現各自的理想和追求。

        另一種選擇是:在台灣「變天」。如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向他的祖國承諾的,他一旦當選,「先要把兩年前連戰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達成的共同願景落實,變成政策、計劃和協議」。那就是把台灣套進「一個中國」絞索,終結自己的獨立主權,把台灣從全球第三波新興民主國家中除名。

        青年朋友們,就在那場寒冷的國會選舉後四天,美國「自由之家」一月十六日公布的「自由在世界」2008年度報告,主題正是「退卻中的全球自由」(Global Freedom in Retreat)

        報告指出:2007年是連續第二年顯示全球自由進程的逆轉。世界各地區有五分之一國家自由度下降。沒有一個有影響力的不自由國家有進步跡象。特別嚴重的是,一群市場導向的專制國家和富有石油的獨裁國家中國、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都毫無改進,標誌多年來顯而易見的自由化潮流已中斷或衰退。

        「自由之家」執行主任珍妮弗‧溫莎(Jennifer Windsor)呼籲:「今天,專制制度國家已經運用它們的影響力,逆轉自由的前進步伐;而民主國家政府卻未能合作,有效地遏阻反自由的逆流;我們必須加倍努力,支持處於威脅之下的第一線民主保衛者。」

        今天的台灣,正是處於巨大威脅之下的第一線民主保衛者。台灣的未來命運,不取決於中國,也不取決於美國,取決於台灣人民的選擇,尤其是取決於同這個新生的自由之國一起成長起來的自由年輕人的選擇。不久前我接到一位在德國留學的原台大學生來信。她寫道:「出了國,就不需要接觸台灣的新聞。不過20083月還是會回去頁獻自己那一票。媽媽一直取笑,說我這一票是昂貴的一票。我說,看妳是要花機票錢,還是省下機票錢,讓馬英九當選,丟掉一個女兒」。

        這位青年朋友看到了她這一票,是決定台灣未來命運的一票,你們看到了嗎?

        不要悲觀,不要放棄。數字告訴我們:即使國會選舉中投票給中國國民黨的全數投給馬英九,再加傾倒於馬英九「帥氣」的「馬迷」們,算一百萬吧,也不過六佰萬;決勝的關鍵在國會選舉中放棄選擇的沈默多數,特別是厭棄舊政客、舊政治的大多數年輕選民的選擇。

        2008.3.22只要達到2000年總統大選時的82.69%,也就是包括大多數青年朋友在內的一仟四佰萬選民出來投票,那將是台灣沈默多數的新民意擊退囂張少數舊黨意的歷史時刻,那將是舊政治死亡新政治誕生的歷史時刻,那將是台灣昂首走向世界的歷史時刻。

        今天,是1996年在中國飛彈威脅下舉行首次總統大選以來,再次把全球目光吸引到台灣海峽的歷史時刻。我們手中的每一票都是「昂貴」的,都是世世代代台灣人民付出生命的昂貴代價換來的。為了歷史的責任,為了台灣的未來,為了人類的自由,我們沒有權利放棄這「昂貴」的一票。

你們的朋友  阮銘2008.2.17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阮銘專欄 >> 給台灣青年的書信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45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664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