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6,2014 18:52

No.423 郝柏村再次失言是台灣的當頭棒喝[Jerome F. Keating]

譯者: TOTTORO

台灣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又再度失言了在隸屬新黨的新中國兒童協會於近日所主辦的研討會上,他的發言又點出了一個問題,也就是中國國民黨到底還有多少黨員仍舊活在國民黨過去所創造的虛構世界和另一個宇宙的空間?


郝柏村在本次研討會中雀屏中選為主講者,它反映的是新黨能挑的人選並不多,更凸顯出這些自稱是「新中國的兒童到底有多「新。從表象來看,很遺憾的是他們仍然停留在過時國民黨的扭曲化石時間的禁錮中這些人就是無法面對他們輸掉了中國的戰,並逃難散居在台灣的事實。

 


無論如何,這些「新中國兒童都聚集在這個會議上慶祝日本二戰投降70週年。沒錯,這確實是過去發生過的史實,它同時也可能幫助舒緩國民黨在二戰後失去中國的痛苦。然而,其他當年和日本為敵的國家,全都在戰後重新出發讓過去成為歷史的一部份。所以我們不由得要驚嘆,甚至有不寒而栗的感覺,到底還有什麼其他史可供國民黨和新中國兒童們的慶祝。例如,他們是否會標誌並慶祝國民黨從中國被驅逐之日,並稱之為輸掉戰給中國共黨的「官方日子?如果是這樣,1949127日可能是一個好選擇,因為這一天就是蔣介石正式宣布,不是北京、也不是南京、更不是中國大陸上任何其他城市,而是台北將成為中華民國的首都。

 

或者,他們會選擇重新定義史嗎?那麼1947228日,是否會被標記為國民黨否定台灣人民享有三民主義的一天,並選擇慶祝即將到來將近四十年的國民黨的戒嚴統治?

 

儘管有這麼多詭異的歷史,95郝柏村可是滔滔不。他堅持認為國民黨與中華民國的真實史正在消失當中。因此,他覺得有必要繼續堅持,一個人口比聯合國三分之二的成員多的一個中等規模的國家,被〈傳統基金會〉排名為第17名經濟自由體的台灣和其人民,不得控制自己的命運。他希望台灣的命運要由台灣海峽另一邊的人民來決定。

 

當然,在某種意義上郝柏村可以,不管大或小,沒有一個國家真的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命運,外界也同樣不能為這個國家做最後的決定。也許,導致郝柏村會這樣思考的原因是他苦思不解為何他自己的政黨國民黨,從來沒有作過自己命運的主人?有人也許會問,到底是命運還是腐敗導致中國國民黨失去了中國?

 

因此郝柏村繼續侃侃而談。聽他的談話,我們可以感受到他相信當年藉著一黨專制和殺害或囚禁許多台灣知識分子的精英,中國國民黨其實是帶領著台灣走出了黑暗時代。

 

真的還假的?

 

 

郝柏村以及那些慶祝日本投降日的人所不了解的是,中國國民黨從未完全理解和實踐過「三民主義」。諷刺的是,在二戰後的世界,郝柏村唾棄指責的所謂「軍國主義」的日本,已經成功地實現民主和三民主義的原則,而且是在台灣人民獲得民主的幾十年前。此外,台灣之所以能在日本之後實現民主,也是因為人民站起來反抗,迫使國民黨放棄一黨專制的制度。

 

這就是國民黨的虛構世界外的不幸的現實。他們錯過了 「三民主義」的根源就是自治,它闡述的就是民主。而民主就是獨立自主,但郝柏村甚至認為那是邪惡的想法。

 

相反的,郝柏村又回到中華民族以及過時的中華民國憲法,和捏造出來的九二共識的循環幻想;據稱國共兩黨的黨對黨討論已經達成協議,允許對什麼是「一個中國」提出各自的幻想。我們以為,郝柏村在他最近的北京之行以後,應該會開始認識到中國共產黨對戰爭以及對戰勝日本的詮釋。然而郝柏村完全錯過了警訊,以及他在北京的存在之所以被中共容忍,只是因為他是戰失敗的一方,因此他與中華民國憲法對中共並沒有帶來任何威脅。

 

至於「被捏造的九二共識」,而且國民黨也曾承認這是捏造的,可以被翻譯為給中共聽的神話,也就是「你贏了戰,但我們至少相信我們贏得了戰爭,然後我們雙方都可以活在我們自認的「一個中國」的幻想中。」

 

郝柏村談話中的諷刺還繼續加劇。他甚至試圖提高一個老調常談的「必然性」的法,這種法對台灣比兩刃刀還更危險。比較起來,香港已經是存在於中國共黨的「一個中國」的版本下,但他們仍繼續要求中共和失信於民的政府還給他們民有、民治、民享的權利。香港人不相信中共一黨專制的「必然性」,但郝柏村在他的幻想世界中卻相信。

 

郝柏村的呼籲實際上是失敗者的吶喊,是那些希望以某種方式宣稱他們對史一部分的詮釋。儘管孫中山的相片在台灣和中國是比比皆是,但無論是中國國民黨還是中國共黨對他的理念的缺乏實踐,早已證明兩黨都對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沒有真正的信仰和理解。孫中山依然只是一個擋箭牌,是當權者合法化對所有人民管制權的藉口。

 

郝柏村在現今是一個過氣的人物,而他過時的觀念本身並不對台灣構成直接威脅。此外,台灣的危險也不在郝柏村,而是到底還有多少國民黨黨員以及他們的後代仍然活在過去的幻想世界。

 

比如像台灣現任的總統馬英九,根據他話對象的不同,他也多次說出類似郝柏村的發言。這是台灣人民需要注意的被歪曲的現實與史,特別是在重要的選舉即將來到的當頭。

 

(譯者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病毒學博士,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56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203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