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2013 01:15

No.367-怎樣才是談戀愛? ──初探徐坤泉《可愛的仇人》小說中的近代戀愛觀[ 羅詩雲]


        日治時期的臺灣女性與戀愛

        一戰後婦女解放、民族自決運動興起,以及台灣殖民地知識份子對於大眾啟蒙的訴求,共同帶起一股個人對於自我意識的書寫認知。尤其是婦女解放思想的發展,重新思考既有的封建觀念,並要求理解已抬頭的新女性主張,諸如此類的意見已經出現在大正初期的日本;台灣方面也有相當程度對女性問題的討論,例如《臺灣日日新報》於大正3年便開闢了家庭版,其連載主題包含家庭、婦人、結婚、戀愛等專欄論點,且定期刊登女性文章。民報系列則有關注婦女議題的報導,並於全台舉辦大型演講會。二○年代中受過新式教育的女性籌組婦運團體,透過演講、定期例會傳遞女權思想;1926年彰化甚至發生一起全島矚目的戀愛事件,一時頓挫婦運。至此,可以說日治時期台灣在文化思潮或是庶民意識都萌生了女性與戀愛的新觀點及實踐。

        徐坤泉與他的大眾小說《可愛的仇人》

        經歷前一階段的受挫,三○年代的婦運雖未能持續,但文藝方面的實踐已陸續出現,《命運難違》、《可愛的仇人》、《靈肉之道》等討論婚戀自主的小說於《台灣新民報》發表。其中《可愛的仇人》1935年連載160回,次年結集出版,再版三次。尤其1938年8月《可愛的仇人》又經張文環譯為日文出版,可見其普及程度。而作者阿Q之弟究竟是何方神聖?阿Q之弟本名為徐坤泉,是澎湖縣望安鄉人,幼時隨家人移居高雄旗津,曾於私塾研讀漢詩文多年,其後遊學海外,居滬四年。大學畢業後,最初擔任《台灣新民報》海外通信記者,後調回台北總社。1937年4、5月結束《台灣新民報》編輯工作,赴中國大陸發展,其後返台負責《風月報》編輯工作。1938年底,往來上海、香港、華南等地經商。曾擔任《台灣新民報》學藝欄編輯的徐坤泉,除了《可愛的仇人》一作外,也在該報連載小說《暗礁》、《靈肉之道》,皆受到當時讀者歡迎並發行出版。

        《可愛的仇人》內容情節為求學期間本是情投意合的戀人秋琴與志中,因父母之命而各自婚嫁,進而開展出不同的人生道路,婚後的秋琴於丈夫建華逝世後,與三名子女(阿國、麗茹、阿生)生活陷入困境,此時事業有成的志中則暗中資助秋琴;兩人內心深處雖仍念念不忘舊情,但已是鰥夫寡婦之身,因而彼此保持著柏拉圖式的悲戀,唯這樣的遺憾,至其下一代麗茹與萍兒(志中之子),終有完美的結局。由文字敘述、情節安排、作者寫作自述判斷,可知此部小說是運用大眾口味的筆法、文白夾雜的字句,描述本島人的生活裡層,因此性質實屬大眾化的通俗小說。

        什麼才是真正的「戀愛」?

        然而《可愛的仇人》之所以深受當時大眾喜愛的原因,更有來自小說對於戀愛概念的全新詮釋所使然。根據洪郁如的考察結果,可得出當時知識份子可能的戀愛知識來源有三:一為愛倫凱等歐美名著的日譯本;二為廚川白村、安部磯雄等名人論述;三為日本文學中戀愛論影響。而小說中主要形塑的近代戀愛思潮,如下:首先是男女平權的貞操觀。徐坤泉筆下的貞操觀是男女皆要遵守的準則,表現最深刻的是志中對妻子淑華的守貞,以及萍兒悔悟與君子發生關係,失去貞操的自白。作者透過男性之口闡述貞操的重要,不但打破臺灣不平等的兩性貞操觀念,更強調人格、貞操與真正的戀愛自由之密切。

        再者是個性之要求。接續徐坤泉男女平等的貞操觀概念,達到戀愛自由的完全也須要求對象的個性,即「人格」。人物慧英認為:「對方的人格要緊,就是無人格的人,不但戀愛的結婚會被人所誤,就是舊制的婚姻亦是一樣的」(頁351)。作者藉由人物純然愛慕對象的良善人格,以追求自我戀愛的完就,表現了新女性的能動性,與人格的戀愛之真諦;最後是對戀愛「自由」的辯證。徐坤泉藉由文本人物麗茹、萍兒、君子的三角關係,釐清戀愛中肉慾與情感的關係,提出進步的「自由戀愛」絕非是耽溺於肉慾的「自由亂愛」:「近代的女性,因被社會的假文明所害,大都陷入於先姦後取的魔窟,失戀的失戀,遺棄的遺棄,為了失戀的緣故,一時自暴自棄的亂做一場」(頁483)。重申假文明的自由戀愛是放縱的亂行,因此萍兒與君子這種自由亂愛,結局是帶來君子的滅亡和萍兒人格上的裂痕,此為徐坤泉對戀愛自由的警筆。

        啟蒙的新路子

        三○年代的台灣文壇側重於從純文學角度談論如何啟蒙大眾。因此,當時的知識份子對於徐坤泉的小說與《台灣新民報》文藝欄的經營方式多所詬病。然而從大眾化的筆法敘述台灣人的生活及人性之美,才是徐坤泉創作立足的基點。換言之,《可愛的仇人》之所以於公領域(啟蒙)與私領域(戀愛)獨當一面的條件,就是在具有個人意識覺醒與社會背景描寫的現代性啟蒙意涵之外,多了一分通俗娛樂性,得以進入日治時期的大眾生活獲得共鳴。《可愛的仇人》不僅呈現了兩性關係與個人意識的諸問題,並深入台灣庶民生活推展其戀愛開化概念,或許這種無形的文化力量在日治時期才是最值得留意的。

        參考資料:

        阿Q之弟,《可愛的仇人》(上、下),台北:前衛,1998.8。

        洪郁如,《日本の殖民統治と「新女性」の誕生:近代台灣女性史》,東京:勁草書房,2001。

        高啟進,〈澎湖望安小說家「阿Q之弟」—徐坤泉(1907–1954)〉,《澎湖研究第一屆學術研討會論文輯》,澎湖:澎湖縣文化局,2002,頁186-207。

        羅詩雲(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681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475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