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6,2013 00:00

No.363-黑暗中的絲線:淺談盧克彰小說的關懷趨向 [劉承欣]

 
        盧克彰,筆名石遺,浙江諸暨人,軍中作家,曾與蔡文甫、楚茹等人一起經營中華文藝函授學校,亦曾受穆中南所託,代編《文壇》雜誌(第119期至131期)。他為《文壇》設立許多不錯的專欄,兼顧中國古典文學與西洋文學介紹,並按期選刊中短篇世界名著,因此他主編的《文壇》文學濃度頗高。他的創作包括小說、散文,而以小說為主,文壇社曾為他出版多本小說,如《狗尾草》、《倩倩》、《凌晨》等等。
        作品著重刻劃人的墮落

        盧克彰的作品具有強烈的社會關懷,作品常描繪各種引人墮落的社會風潮,如《變調的多重奏》描寫人們輕信空頭公司放出的假消息,以為籌備中的企業資本雄厚,是賺錢的好門路,因此一窩蜂地想投資。雖然誇大的傳聞和籌備人員的言詞十分可疑,仍有許多人加入。隨著小說的鋪陳,作者逐步刻劃空頭公司詐騙的手法,以及參與者貪婪投機的心理;《倩倩》則描寫渴望出國進修的女子藍虹,被偽裝有錢的菲律賓華僑所騙,為了圓夢而拋棄貧困的男友,失去了貞操也失落了夢想。

        盧克彰著意剖析青年們找不到人生方向的因素與心理,嘗試探尋使人由惡轉善的內在趨力。如〈青青河邊草〉描寫一個十三歲的孩子,飢餓偷東西吃,被送入監獄。獄中遇到的大人對他父親般的愛,讓他產生放下仇恨,改變自己的正面力量。小說描寫孩子因為貧窮而墮落,提醒讀者注意法律所定的善惡之外,人不得不犯罪的處境。藉由小說人物之口,作者提出他對善惡的看法,認為不能以是否觸犯法律,作為定義善惡的基準,因為人所以犯罪,背後或有不得不然的困境,嘗試瞭解、進而解決此困境,才可能減少災難。作者也不認為有絕對的好人或壞人,重點在於能否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邪惡的,從而透過內省達到自我控制。盧克彰描寫人的墮落並不是為了道德審判,而有意指出親人般的大愛與道德意識覺醒,具有使人遠離罪惡的力量。

        重生與救贖:人際網絡的正面力量

        盧克彰小說點出人性具有離惡向善的趨向,然而,一旦墮落,想要獲得新生必須面對許多的考驗,救贖無法輕易實現。如小說《後街》描寫妓女寵兒本是清白的女孩,為了準備重考到台北補習,由於愛跳舞而誤入壞人的陷阱,被迫染上毒癮而淪落風塵。以她為中心,後街女子都有悲慘的身世,但她們也和一般人一樣,嚮往更好的生活,因而各自努力掙扎,尋求離開後街的方法。

        當中有不擇手段刮客人錢的女子,如珠麗;也有將幸福夢想寄託在客人身上的女子,如妮絲。珠麗想要擺脫貧窮,不惜一切騙取客人房產,最終卻因謊言揭穿而被毀容;妮絲聽信熟客楊先生承諾娶她的甜言蜜語,出錢出力協助他選廟祝。但楊一選上立刻翻臉不認人,表明像自己這樣有地位的人,不能娶「婊子」,但自己卻用「婊子」的皮肉錢競選。在風月場所裡,每個人為了各自的利益、慾望行動,甚至不惜說謊以達成目的,當中可以看見人性卑劣的一面,但在這齣「不是我騙人,就是人騙我」的殘酷劇中,作者也暗示卑劣的不一定是被污名化的妓女,有時候反而是自以為高尚,暗地裡剝削弱勢者的有力人士。

        事實上,小說有意突顯後街女子有情有愛的人性面貌,固然她們可能為了錢不擇手段,操持世人所謂的「賤業」,但她們仍然可能產生世俗道德標準之外的良善。小說中寵兒雖落入風塵,但對後街姊妹們的處境多所同情,常常為她們主持正義。她和從小被父親捨棄,又被客人欺騙感情的娟娟,發展出互相支持的姊妹情,讓娟娟愛情幻想破滅後,因為親情的滋潤,獲得面對苦難人生的意志。

        當人走向墮落之路,想要重新找回自我,往往可能遭遇許多難以承受的考驗,小說中娟娟的際遇正是如此。先是被賣入後街,又被客人欺騙感情,好不容易得到寵兒的親情,卻在不知情下和自己的父親亂倫。她不斷遭遇磨難的生命,彷彿由某種不可測的命運主導,不斷嘗試守住黑暗中微弱的救贖之光,卻總是幻滅。作者透過刻劃娟娟悲劇性的生命,點出人面對不可測的命運常會出現的疑問:如果活著總會不由自主陷入困境難以自拔,那人生是否不值得活?

        雖然娟娟最終以自殺逃躲現實莫名所以的懲罰,但作者讓同樣承受現實考驗的寵兒,經歷劫難最終離開後街,並藉由一名流浪漢之口表明:「每個人的生命都沒有錯誤,錯誤的是我們在便幻莫測的世界潮流和新舊更替中,不能把持自己」,由此暗示作者固然同情娟娟不斷受苦的生命,但卻不贊成一味將現實的磨難歸諸於命運,忽略悲劇的人為因素。無論現實沈重的考驗是人為或命運所致,小說仍提醒人把持心中善念,從愛的正面感染力,獲取抗拒墮落、迎向光明的勇氣。

        結語

        盧克彰的小說雖然語言不夠精練,作者創作意圖也過於明顯,但他的作品展現介入社會的強烈使命感,常關注年輕人在泥淖中掙扎的處境,批判迷信出國、崇尚金錢價值等,引人誤入歧途的社會風潮。他嘗試探討當人面對充滿誘惑、容易迷失的現實,究竟該憑靠何種力量安定自身,才能脫離挫敗、墮落的處境,確認生命的意義?盧克彰在作品中推崇親情、友情等人際網絡的正面力量,認為那是阻擋迷失、自我毀滅的最後防線。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碩士)

        參考書目

        師範,《紫檀與象牙—當代文人風範》,台北:秀威資訊,2010年5月,頁128-129。

        盧克彰,《倩倩》,台北:文壇社,1969年。

        盧克彰,《變調的多重奏》,台北:文壇社,1975年。

        盧克彰,《後街》,台北:文壇社,1975年。

        盧克彰,〈青青河邊草〉,《文壇》第89期,1967年11月1日,頁88-98。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97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418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