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6,2013 09:23

No.360-請正視語言的社會性質(下) --回應關待賜教授〈請說優雅的台語〉 [呂美親]


三、「孝孤」之例呈現母語教育不足

          關教授還舉了「孝孤」之例,但其無論發音與意涵都與事實有出入,在此提出意見供作參考。「孝孤」,唸作「hàu-koo」,與唸作「hō-kua」的「號歌」之發音很不相近(即便是「國語」發音的「號歌」,也與台語的「孝孤」差很大),這是顯示關教授沒有好好認識台語的證明之一。再者,「孝孤」之意,也非關教授所言「以食物祭逝者」。日本時代的台灣語言學者小川尚義編輯的《台日大辭典》對於「孝孤」有如此解釋:①無縁佛を祭る。施餓鬼。(筆者譯:拜孤魂野鬼,即「拜好兄弟仔」)。②(罵詞)食う。食べる。(筆者譯:食[tsia̍h]、餔[phóo])。原文附上「罵詞」,並加上例句「緊孝孤」(早く食べたまえ),雖有白話翻譯其實也就是,較命令式較輕蔑式地叫對方「趕快吃」。如此而已。
          但,一個詞本就有原意和引申意。「孝孤」的第2個意思是「食う」,特別指囫圇吞棗之快。日語中,「食べる」(吃)以外,「食う」也很常聽。「メシ食った?」(飯食未?飯孝孤未?)、「これ食えるのか」(這會孝孤tsit nih?)....等等,這是較屬男性,但也算是中性且平常的,任何語言都會有的語彙。甚且,以《台日大辭典》中對「孝孤」解釋來看,「孝」敬那些無有歸宿的「孤」獨靈魂們,某種程度展現台灣人對於亡者敬畏與憐憫的態度。

          如此具深層文化意涵的語彙,很遺憾地,竟還是全變成關教授眼中不雅之詞,這再次印證田中克彥提出的「歧視機能」,已根深蒂固地影響全體社會對台語的價值觀。而要翻轉全體社會視台語詞彙偏低俗的觀念,若無透過教育大規模的改革並徹低實行母語教育,要難以動搖傾斜的社會觀感,幾乎不可能。

          語言,或許可視為反映文化與社會的液晶粒子,但不雅的並非詞彙本身,而是使用之人。所以,關文指巴拉圭台裔女孩的「孝孤」用詞不當,事實上這也情有可原;學習非母語或非正統教育的語言,本就會產生不少用詞「怪怪的」的「趣事」;我還看過日治初期日人編撰的台語字典中有著「請問恁『公媽』有佇厝無?」的例句(公媽:祖先,非指阿公阿媽),這無傷大雅,難道也要歸罪「公媽」?

          倒是,這台裔女孩的台語只能學自豬哥亮一事,反而讓我們更加深刻省思幾件事:①「歧視機能」的發酵,讓台灣人看輕自己的母語,使父母未盡到傳承母語的責任。②在強勢的國語霸權宰制下,本土語文教育在學校長久缺席,導致語言發展不全,文化被迫萎縮的事實。③落實母語書面化的重要性仍被擱置,文字沒有確定,語言無法昇華,則難以完成「教養」工作。恐怕這女孩連「孝孤」怎麼寫都不知道,何況原意。所以,關教授的槍口不應對準這些無辜語彙,而是要批判造成本土語言缺陷的事主,進而提出搶救母語文化的對策。

四、被遺忘的「國語」暴力

          筆者前文引用連溫卿論及的「言語的社會性質」,此文原文以「世界語」寫成,為連溫卿於慶應大學演講時的原稿,後來他自己譯做漢文,並說這篇可視為另一篇〈將來之台灣話〉註1 的序論。此倡導人類平等、捍衛弱小民族語言的人工語言-世界語,在戰前與社會主義思想產生密切連結,風靡了全球的左翼知識分子。殖民地的台灣人也曾努力在台推動世界語,除了為連結全世界的弱小民族與普羅階級力量來對帝國主義與資本主義,更重要的是,他們想讓這中立語言成為多族台灣的共通語,取代具殖民主義的霸權國語-日語,並保存台灣各族語言。

          當然,這高遠的理想並未達成,世界語和更多的本土語言敵不過「國語」的強勢侵襲。日治末期的台灣,世界語運動勢微,本地語言也流失嚴重面臨存亡危機。知識份子從承載「文明」的日語獲得近代性,也漸漸忘記「國語」改造台灣人性格時所施以的暴力。戰後,不同的「國語」,一樣的暴力行為,又在島嶼上重演一次。而遺忘,也沒有停止。

          關教授說,「本土意識高漲以來,閩南語當道,不但睥睨原住民語、客語,獨尊成為所謂的台語,各行各界隨時隨地都以夾雜一兩句台語為尚。」除了「閩南語」一詞充滿歧視之外,我們要問,「睥睨」其他弱勢族語的到底是誰?本土意識未高漲時,台灣各族群殘喘在華語霸權之下,根本無法自在言說母語。事實上,現在有不少關心母語的福佬人前輩,自身實踐之外,還帶著孩子去學其他族語,甚至參加檢定;也有更多福佬話寫作者,投入其他族語的寫作和研究。關教授的說法,無視禍根便要嫁禍他人,恐怕其最不願看到的就是本土意識高漲,於是要先抑止各族語的重生。

          關教授雖善意提醒,說已問世的台語辭典不少,傳播媒體及文藝創作者書寫時可參考云云;卻也補上「以免助長閩南語的粗俗化與無理化」之語,其對此語言的歧視仍然隨處顯露。語言的雅俗定位,即來自擁有歧視機能的集體;如此自恃甚高地以自認有教養的言說方式去教導別人「怎麼說話」,也許才是缺乏「正義的」教育與教養之社會問題。我們不對好萊塢電影或日劇裡的「髒話」消音,因為尊崇他們的文化;華語裡有更多髒話,卻因強勢的文化資本的撐持,昇華作時尚潮流而不受質疑。反觀客語和原住民語,連「髒話」都不被認識,為什麼?因為早已奄奄一息。與其去查詢那些所謂鄙俗語彙的原意或其漢字如何書寫,放下身段重新去認識台灣各族語言那乾淨清白的正體,或許才是建立有教養的社會之第一要件。

後記:

上篇刊出時,有讀者提出「屌兒啷噹」一詞,應為「吊兒郎當」,與「屌」沒有關係。而後這位讀者又再查證,謂確實有史料將「吊兒」作「屌」解,「郎當」作疲軟不振樣解,出自吳地俗語,然無正式典源。這位讀者也補充呼應筆者文章旨意,謂「有著俚俗解釋、沒有典源的『屌兒郎當』尚能藉由狀似優雅、有根有據的「吊兒郎當」在國語文使用中暗度陳倉、玩弄其曖昧性,為何台語不能?」在此感謝這位讀者協助查證與回應。而的確,有不少人也都清楚「屌兒啷噹」、「屌」字原意,卻因這些語彙披著強勢文化的護罩而能暢行無阻且能領導時尚,而不會成為「禁語」或「諱言」。反觀意義類似的台語詞彙,因文字本身都不被肯定與重視,無法透過教育和文化的提昇和裝飾,位階明顯下降,「自然而然」要被汙穢以視,此即語言文化地位受到不平等待遇的社會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在此也要拋給更多的讀者,期望有更多人一起來思考。


(作者為一橋大學言語社會科博士候選人)

註解:
1
連溫卿,〈將來之台灣話(上)、(中)、(下)〉,《台灣民報》1924.10.11、1924.10.21、1925.02.01。回到內文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244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384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