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2013 05:57

No.357-淺談客家歌謠、流行歌曲與客家文化 [邱惠鈴]


        提起客家歌謠,我們一定不會漏掉幾首最耳熟能詳的代表歌曲,像是〈客家本色〉、〈天公落水〉、〈細妹按靚〉……等等。這些傳唱至今的歌曲,大概都有二十年左右的歷史了(如〈客家本色〉為涂敏恆於1989年所做),最近幾年由於客家本土意識的覺醒,許多新生代的歌手,也陸續創作新穎的客家流行歌曲,為客家文化增添不少趣味性。
從傳統歌曲到現代流行歌

        以客家為歌名,〈客家本色〉這首歌的歌詞描述的,自然是客家祖先從唐山橫渡黑水溝來到台灣之後辛勤工作、生活的面貌,而後隨著時代進步、社會風氣轉變,奉勸客家人應當持首祖先傳承的美德,保守自己良善的心地。筆者突然想到當中有句歌詞是「唐山過台灣,『無半點錢』」,另有一說是「唐山過台灣,『無帶到錢』」。如果從當時客家原鄉的生存環境與跨域移動的可能性來咀嚼這句歌詞的話,我們不難想像,客家族群正是因為家鄉生活困窘才會來到台灣發展,所以應當是沒有什麼盤纏可以帶在身上才是。至於另一說「無帶到錢」,是否是為了美化該歌曲,或亦是當年先民渡海來台真有什麼苦衷,以至於沒辦法把基業全部轉移至台灣,這些細緻的差異著實令人玩味。另外兩首琅琅上口的歌謠〈天公落水〉以及〈細妹按靚〉都是相當詼諧有趣的歌曲,雖然採茶歌的曲調和一般的流行音樂不太相同,但筆者認為,這兩首曲風輕鬆平易的歌曲經過改編與傳唱,同樣也能為向來處於劣勢的客家、客語音樂打開一條嶄新的道路,更是客語流行音樂的重要基礎。

        例如自2000年起,有許多新生代歌手像是邱幸儀、邱俐綾、徐千舜……等人,與客委會共同推動客家語言流行音樂的發展,於臺灣各地舉辦夏客風巡迴演唱會。客委會也積極舉辦客家MV創作大賽,鼓勵多位創作歌手一起來創作,或者選擇客語歌曲作為客家電視劇中的片頭、尾曲,開發更多鼓勵創作與傳播的多元管道。邱幸儀的〈月光光〉與〈燕子〉是筆者較為欣賞的兩首流行歌,這兩者歌曲當中都是以遊子的身分描寫童年在家鄉成長的記憶,如《月光光》的其中一段歌詞說到:

   忒阿婆屋卡有千百條故事個龍眼樹下共下吊槓干
   田坵底背鏡鮮個圳子,捱等共下覓蛤子


        歌詞當中對於童年的描述平淡樸實,但是與離鄉之後的懷念心境兩相對照之下,搭配輕柔的曲風,一曲道盡的是遊子離鄉之後的委婉感觸。這當中不但描寫著客家族群的集體記憶,也透過母語召喚出遊子踏上離鄉道路來到異地奮鬥的心情。

客語文學與歌曲的結合

        在客家文學的範疇當中,客語文學特別強調以客語漢字來書寫客家。雖然客語文學的拼音系統這十餘年才大致完成,但在流行歌曲的創作當中,其實已經累積諸多成果。像是邱幸儀在創作上述歌曲時便以客語漢字來書寫,還有就台語歌曲《望春風》、《雨夜花》重新譜上客語歌詞的再創作,這些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文化實踐與交流。或許,非客籍人士或不熟悉客語書寫的人們對於這樣的形式難免感到陌生,但是筆者認為這只是熟能生巧的問題,因為,即便是我們最熟悉的注音符號,也都是經過學校教育反覆練習才能靈活運用。倘若我們承認:台灣面對各族群族語流失的危機,尤其年輕一代的我們更因為時代環境的變遷,對於母語的使用以不復從前,而必須藉由這樣的書寫,才能夠為客家文化的傳承開拓更加寬廣的道路,那麼,客語的書寫必然是為式微的客家、客語文化找尋多元、永續發展的努力目標。

結語

        客家歌謠是客家文化的面向之一,但筆者認為,語言的隔閡並不會阻礙我們進入客家的世界,認識客家文化的精神。就好像我們泰半聽不懂原住民的語言,但是原住民的文化,卻同樣能透過音樂、電影,在不同族群之間搭起文化的橋樑。事實上,我們並不欠缺共同的語言來認識彼此,但相對地,面對族群語言、文化該如何保留的問題,當前的台灣社會仍有許多進步的空間。藉由客家歌謠的傳唱,來到流行歌曲的發展,我們可以發現不少人的觀念開始改變,認為客語歌曲也可以這麼動聽,甚至萌生學習客語的念頭。所以,藉由客家歌曲近年的表現, 讓我們期待有更多人能一起來「重新」認識客家文化,也為台灣多元的文化樣貌挖掘更多可能性!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台灣歌謠三百年〈客家本色〉
客家新樂園〈細妹按靚〉
客家新樂園〈天公落水〉
邱幸儀月光光

參考資料

1. 客家委員會,〈客家音樂網〉,來源
2. 陳韻琳,〈客家歌謠簡介〉,來源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95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335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