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4,2013 08:13

No.354-夏日除草的美麗與哀愁 [李威寰]


        時序進入五月,在宜蘭員山這裡,大部分的慣行農田都開始「曬田」了:把水放乾,讓稻子容易扎根,也讓土地變硬,到時就容易操作割稻機。可是對採用無毒農法的農民來說,此時還不急著曬田,因為還得清理四月份來不及「挲」掉的雜草!
        陳榮昌阿公告訴我們,剛插秧後的第一遍除草,以前是跪在地裡「挲」,這是「頭遍草」(台語「首次除草」),接著或許有第二遍,但「挲草」(sotsháu)一般不會超過三遍。經過「挲草」,田裡雜草的小苗就被大致清理了,如果有遺漏的部份,將來就會長大,這時就要再下去「拾草」(khioh-tsáu)(因為不是用跪的,而是彎腰撿拾或拔除)。如果「撿草」還撿不完,進入曬田的時期,這時就還要用鐮刀「薅草」(khāu-tsáu割草)。這對農夫來說就是「悲劇」一場啦!回想去年小田田每週一次來宜蘭幫忙,做得最多的就是「薅草」,那真是一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小田田今年新增的地因為有青松大哥長期細心照顧,所以雜草不很旺盛,是一塊「穩定」的田地。可是青松大哥有一些種作第二、第三年的地――據他的說法――就是「不穩定」的田地。所謂不穩定,是指對田地的脾氣不熟悉,所以田裡的草種量與田水的的控制都較不易掌握,使得五月的雜草呈現「失控」的局面。往年青松大哥都會找鄰近工班的歐吉桑、歐巴桑來幫忙,可是今年只找得到一位歐吉桑,呈現農村勞動力凋零的狀況。於是我們幾個「業餘」的農青有了「學習」的機會。

 圖解:最愛的點心時間。

        聽說這幾年有一個農業營隊很夯,說叫「夏耘」,學員都很認真上課訪調,但是也都有好吃的在地食材跟精彩晚會。可是我們這個「雜草地獄訓練營」為期四天,全部,都是除草!透過紮實勞動,學習農業知識,改造身心層次,簡稱「勞改營」。一天供應五餐,福利也是很好啦!

        本來以為經過去年「薅草」訓練後,今年這種「拾草」的程度不算什麼吧?結果真的是地獄訓練,朝八晚五,準時上下課,不斷在水田裡走走停停,遇到雜草比較「厚」(kāu台語指草很多)的地方,腰就彎得直不起來。也不是只有我們這些「奧少年」叫苦,做到第二天,歐吉桑也在問說:「阿明仔載乾擱有?」不過這也證明,本訓練營絕對老少咸宜喔!

圖解:已經累到失去靈魂的農青!

        關於除草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走著撿著,同時訓練分辨各種雜草的眼力,如果把稻子當作稗草拔起來的話,就再塞回去。

        可是田間還有許多有趣的事物,例如青松大哥為了抑制雜草生長,常刻意播植「滿江紅」,這種浮萍平鋪在水面上,會遮蔽水下陽光,使雜草不易生長,枯萎後還可轉化為土地肥份。滿江紅長得非常濃密,小蟲在那上面就像走在陸地,間或遇到晶瑩圓潤的水珠,或者喝掉或者繞過,交通繁忙不亞於深洲路。

        還有夏日午後的忽然大雨,歐吉桑說立夏過後,農人都知道會「làu-ē-huê」,聽起來很像「落下頦」,我們笑說就是突然下雨嚇得連下巴都掉了。結果訓練營最後一天就讓我們遇上了:下午三點多,正準備上來休息吃點心,才走到田邊,剎時聽到一陣隆隆雨聲,我抬頭四望,摸不著頭緒,然後就看到一陣水幕向這邊席捲而來,雨滴在水面上擊成波紋,就像微波浪,迅速擴散。十秒鐘之內,大家親眼目睹了一場大雨的形成。

        所以,這就是一些有關夏日除草的美麗與哀愁。


  •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1)民主論壇 >> 小田田耕讀筆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6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272408
    引用列表:
    鏅傚簭閫插叆浜旀湀锛屽湪瀹滆槶鍝″北閫欒!锛屽ぇ閮ㄥ垎鐨勬叄琛岃静鐢伴兘闁嬪銆屾洭鐢般€嶄簡锛氭妸姘存斁涔撅紝璁撶ɑ瀛愬鏄撴墡鏍癸紝涔熻畵鍦熷湴璁婄‖锛屽埌鏅傚氨瀹规槗鎿嶄綔...
    Richard Ellenbogen Beverly Hills Body Babak Dadvand【No.354-澶忔棩闄よ崏鐨勭編楹楄垏鍝€鎰?[鏉庡▉瀵癩 - 妤靛厜 甯屾湜 |- 妯傚鏃ヨ獙】 at May 9,2017 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