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4,2013 05:46

No.351-宜蘭小田田日記:榮昌阿公的故事[江昺崙]

        我們今年的老師是地主陳榮昌阿公,他是宜蘭員山鄉深溝村的老農民,是當地水利會的小組長,也是當地信仰中心三官宮的主委。陳榮昌阿公今年73歲了,今年開始想要轉作有機作物。我們問他為什麼會想轉型?阿公說:希望可以給孫子吃到安全的糧食。
        阿公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做幫忙田裡的工作,那時候農藥化肥尚未普及,所以阿公經歷過不用農藥和化肥也能夠種出糧食的時代。大約在民國47年左右,政府鼓勵農民使用農藥和化肥,阿公說那時候國家處於缺糧的狀態,所以使用農藥化肥增加產量合情合理。只是隨著時間更迭,台灣人逐漸豐衣足食,但是卻出了現了田地污染與過肥問題。於是,他開始思考能不能在合理的範圍內,減少農藥化肥的使用量?

        幾年前阿公就有過想改種友善稻米,不過他遇到了幾個難題:首先,不使用農藥,會大大增加農民的田間勞務。種植水稻的初期,慣行農民會使用除草劑抑制雜草生長,特別是稗草。那種植友善稻作的農民呢?他得藉由放高水位防止雜草蔓生,所以農民必須花很多時間到田區巡水,以防田區的水乾掉。但是有些稗草的生命力特別旺盛,所以農民在五、六月秧苗進入穩定期後,就要開始挲草(跪在田裡,用手將雜草揉進土裡)。此時適逢梅雨季,往往要穿著悶熱的雨衣下田,通常會出現雨衣外頭下著大雨,雨衣內也下起小雨的畫面。

        另外,千萬別忘了喜愛在田裡夜夜笙歌──並在灌溉溝渠旁,產下如櫻花盛開般且粒粒分明的粉紅卵粒──從亞馬遜河搬到台灣的福壽螺。慣行稻農面對這群貪得無厭的小傢伙們,通常會使用耐克螺之類的農藥;而友善稻作的農民會選擇施用苦茶粕或是徒手撿拾的方式處理福壽螺,但是效果通常比不上用農藥。所以秧苗還是容易被胃口奇大無比的福壽螺吃掉後,農民補秧的工作就會加重。不灑農藥的方式對環境友善,但對於人的腰骨就不太友善了。

        轉型除了增加農民的工作量之外,還有一個更為棘手的問題:銷售。當農民辛苦種出無毒的農產品,卻無法透過既有的產銷通路來販售。若是透過一般通路販售,除了售價偏低,不敷成本之外,也無法與其他的農產區隔,並且與消費者對話。


        今年是小田田邁入務農的第二年,擴大面積之外,我們同時也在思考,年輕人進入農村除了從事農業生產之外,年輕人還能做些甚麼?輾轉得知陳阿公幾年前就想轉型,但困於人力和銷售這兩個難題沒有成功。小田田們似乎找到了可以和農民合作的管道。於是,小田田和阿公攜手並行,一起耕作友善稻米。

        阿公的友善稻作面積有一甲地,小田田除了幫忙銷售之外,也要減輕阿公的田間勞務。出動小田田團隊到阿公的田裡幫忙除草。

        阿公同時也是小田田的指導老師,舉凡田間諸多的疑難雜症:水位控制(咦秧苗為什麼看起來「赤赤」的快枯萎的樣子)、福壽螺太多抓不完、種菜的時節等等大小事,阿公都能替小田田解惑。

        阿公還有一項與其他農夫最不一樣的地方:他勇於嘗試,充滿實驗精神。他常常說:他對友善耕作還有很多不懂的細節,所以每次施用肥料或是較天然的驅蟲劑,他都必須一次又一次地測試施用的數量和時間,才能找到最合適的方法。阿公說他活到這個歲數,還沒有把握可以從農業這行「畢業」,要學習的事物太多太多了。

        你對陳榮昌阿公轉型的勇氣是否也感到佩服?請大家支持阿公的米,讓他可以種下一碗健康的米飯,一碗可以讓孫子們安心長大的米飯。歡迎各位朋友訂購阿公的米,更歡迎大家來到深溝村,和陳阿公一起學習友善耕作,聽阿公說著關於古早宜蘭的故事。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小田田耕讀筆記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美食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463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098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