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6,2013 12:49

No.347-《大動亂》:一本被查禁的反共小說[劉承欣]

小說家穆中南

        在戰後台灣文學史上,穆中南曾以雜誌編輯、文學教育家、小說家三種身分,為人所識。前兩種身分的影響較大,較受論者肯定,相對而言,小說創作上的表現,就不如編輯、教師的身分亮眼,也因此真正聚焦於創作的討論十分有限。

        平心而論,穆中南小說評論稀少,主要在於穆中南作為一位小說家,雖有以創作改變社會的熱情,但他的意識形態常影響作品的美學表現,編輯與教學事業也讓他難以專注寫作,是以創作質量無法和同時代的小說家媲美。然而,他較常被提出來討論的長篇小說《大動亂》,卻算得上是五0年代反共小說中的佳作,也是他創作上少數個人觀點與美學表現取得平衡的代表作。

        奇妙的是,這本兼寫抗戰和反共,與當時文學風潮相符的小說,在穆中南本人黨政關係良好,又始終積極支持反共政策的情況下,遭到查禁的命運。這種情況或許讓人難以理解,但從反共文學的敘事成規來思考這本小說,卻可以讓我們獲得一種視角,約略窺探此書何以不見容於當時的文學環境。

偏離反共敘事成規的反共小說

        王德威在談論反共小說時,提到反共文學蘊藏一套獨特的敘事成規,因為「以戰鬥為目標、控訴為職志」,反共作家和評者的審美原則,與一般小說重視文字的多義性不同,「反共小說必需直截了當的劃分敵我,演述正邪」,一律性與化約性成為意識型態文學的重要特徵,共黨也往往是當前困境的罪魁禍首。

        然而,《大動亂》的情節卻未遵循一般反共小說的創作程式,小說描寫抗日背景下舉人家的子孫不同的政治選擇,以及各方勢力的角力,雖然意在解剖共黨之惡,但人物的敵我界線卻不似一般作品那般明確。為了刻劃共黨無所不用其極滲透鄉里,營造匪諜無所不在的緊張感,小說中共黨分子表明身分的時機不斷延宕,直到小說接近末尾,才讓堅信共黨理想性的青年,發現理想口號背後,共黨迫害家人的殘酷真相,敵我的分野才終於明朗。

        穆中南透過小說,讓抗日背景下分屬不同政治光譜的角色各自表述,不立即劃分正邪、突出作者觀點,其實是嘗試摹寫傳統中國過度到新中國的變動時期,青年面對中國的內憂外患,如何尋求立身處事之道,解決當前的困境,呈現建立新中國的種種難題。

        小說中舉人家的三子季仁信仰共黨,選擇投共。不同於一般反共小說對共黨分子負面刻劃,在穆穆筆下,加入八路軍的季仁充滿改革的熱情,即使小說最終透過投共者信仰的幻滅,營造反共情緒,作者也並未對季仁這樣的青年道德審判。反而對青年們面對動亂時代,懷抱救國熱情,卻難以辨別眾多信仰真偽,因而遭遇幻滅、創傷的處境,寄予深深的同情。《大動亂》所以是一本成功的反共小說,正是因為作者懷抱同情的視角,嘗試更客觀、人性地解釋新舊交替時代青年的抉擇困境,而非粗糙、直接地控訴共黨,如此反而成就反共敘事的說服力。

        本書點出不同個體懷抱歧異信念,是非難明、敵我難分正是大動亂時代的歷史特徵,作者透過刻劃這樣的歷史圖像,突顯個人抉擇之難後,最後才以節制的筆觸與篇幅,輕輕點出當共黨終於浮出檯面,成為鄉里、國家的掌權者,如何使眾多紛雜的意見化為單音,一場場喧鬧而靜默的屠殺隨之上演。

        《大動亂》曖昧、懸疑的書寫策略,成就小說的閱讀趣味之餘,也為反共的主張提供能夠自圓其說的解釋。然而,國民黨官方提倡反共小說,是希望排除異己、壯大自身陣營,但《大動亂》敵我界線模糊的書寫,營造敵人無所不在,連國民黨內部都可能潛伏奸細的不安情境;又藉由刻劃共黨推動情報工作的狀況,點出中央政府因為不重視學生運動,失去許多政治上的優勢;批評政府因為忌憚膠東的抗日部隊,沒有即早派國軍整合,才給八路軍吸收日軍資源的機會。諸如此類的描述,或許是出於愛國心而提出批評,但揭露中央政府和國軍短處,卻相當不合反共小說的敘事成規,如此挑動官方神經的作品,怎能不被查禁?

文學環境限制作品批判性

        鄭曉華在談藝術創作時,提到「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創作實際效果對原創作的構想不自覺偏離」,這種「非主體現象」十分常見。穆中南創作的《大動亂》同樣有此情況,雖然作家創作的目的,和官方反共的立場一致,但作品實際的文學效果與潛在的解讀可能性,卻可能超出作者本身的預想,而無意中觸犯審查標準曖昧不明的禁書制度。

        值得玩味的是,穆中南自認為《大動亂》的反共情節感動人心,多年之後仍無法理解此書何以被查禁,但五0年代以來禁書制度的建立,其實是藉由穆中南這類立場傾向官方的作家,對文清運動等一系列官方文藝政策的支持,才獲得理論依據,得以禁止不符合官方意識型態的作品流通,從而達到穩固政權的目的。然而,穆中南本人似乎未能注意或者刻意忽視,他參與建立文學環境的禁制標準,可能大大限制戰後台灣作家(包括他自己)在題材探索與美學表現上的潛力。

        《大動亂》的創作題材固然符合反共文學的時代風潮,但禁制性的文學環境,無法容納具批判性的反共作品,這或許可以解釋這本書何以被禁,具有文學價值的反共作品又為何那樣的稀少。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台文所碩士)

參考資料

穆中南,《大動亂》,台北﹕文壇社,1953

鄭曉華,《藝術概論》,台北:五南文化,2009

黃玉蘭,《台灣五0年代長篇小說的禁制與想像—以文化清潔運動與禁書的探討主軸》,台北師範學院台文所碩士論文,2005年7月

王德威,〈一種逝去的文學?―反共小說新論〉,《如何現代,怎樣文學?—十九、二十世紀中文小說新論》,台北:麥田出版社,1998.10

穆中南,〈反共抗日的紀錄―寫「大動亂」的前後〉,《文訊》第30期,1987.06.10,頁60-64

應鳳凰,〈【作家第一本書】40―穆中南/大動亂〉,《人間福報》副刊,2012.09.18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12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4916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