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2012 11:08

No.329-「台灣文學的問題」究竟為何?(上) [溫宗翰]


        好友JAY發表了〈從賴和研究的現況看台灣文學的問題〉一文,從台灣文學研究取向的多元性,以及賴和研究數量的「銳減」,來思索跨領域研究可能撞擊「台灣文學的問題」。其認為,在文化研究發展能量豐沛的此刻,更應關注文學文本細讀與作家個人主體研究,以便進行週全的詮釋與理解,最後則期勉跨學科研究可以深化長期以來的研究成果。
        該文雖主要著重在討論台灣文學研究的取向,實則在行文間不斷透露台灣文學研究幾項潛在的、令人焦慮的議題,幽微若顯,卻隱諱不提,值得延續對話,以作為台灣社會共同面對與討論。同時,這也牽涉到如果台灣文學真的有「問題」,那麼它究竟可能有什麼問題?

真切問題的起源

        J文認為,台灣文學系所學生在文本閱讀方面,受到跨學科研究蓬勃與文化研究發展影響,日漸「稀釋」。此觀察看似切中當前研究現況,然則,仔細思考台灣文學系所發展,跨領域與文化研究之所以能成為台灣文學的一種優勢,其實有相當多因素,如:台灣文學進入體制的時間點,正是跨領域研究概念提出後逐漸興起之際,研究師資,多受到跨領域概念的培訓,且屬新學科的台灣文學既起,自是很容易呼應或建立這樣的研究風氣。

        另方面,台灣文學系所之建立,並非完全來自學院內部建立體制的思考,而是民間文藝團體的運動呼喚與撞擊激盪,在單一學科獨霸體制的年代,要想對台灣文學進行研究,在學院裡還得被質疑「台灣有文學嗎?」。今日,即便是在體制化後,台灣文學作為一個學科主體性的建立,都還得面臨體制化前的多重質疑(層出不窮的審查事件就是例證)。作為台灣文學系所學生,似乎常可感受到,這個領域為力求證明自己存在,師生得不斷努力,以跨學科所搭建的知識系統強化體質,要使台灣文學研究論文與台灣文學學位論文生產,在質、量上,都交出亮麗成績單。說穿了,台灣文學研究的跨領域特質有多麼強烈,其實正反映著過去(及現在)台灣文學被邊緣化的有多麼嚴重。跨領域發展,或許反而成了台灣文學建立網絡豐富度,快速累積知識體系的重要策略。

        J文值得反思是,跨領域研究是否注定會使基本研究產生質變?注重文學本體並不代表會忽略其它面向,反之,著重於文學與歷史社會、政治等「跨領域」研究,也並非就是摒除文學本體,研究情況多因人而異。我認為採取跨學科思辯論述,是一種重視知識能量的擴張,要用密度最高的思緒,藉此一反台灣文學被掩蓋、拋棄、遮蔽、無視、標定的內在焦慮,讓知識體系與裝備壯大。那麼,回顧J的分析,台灣文學研究既有「稀釋化」的事實,其根源問題是否只有研究取向的趨勢或擇選這麼單純?

        要建立學科傳統及研究系譜,並擴及學科的社會參與及發展,並非一蹴可幾。台灣文學體制化僅有十多年,還在不斷醞釀與摸索中。J文曾短暫言及:「賴和研究的式微、被忽略,是否暗示著賴和的文學作品少有課程透過閱讀與研究指導,而使得台灣文學系/所的學生對於賴和的理解過於粗淺?」,這段帶過的文字,或許才是當下台灣文學真正的「問題」。對於台灣文學基本認識不足,將影響什麼作品、什麼作家被關注、被討論與被研究。

        也就是說,問題並非台灣文學本身要不要跨領域,要不要用細讀來研究。一直被視為學院教育邊緣、台灣公民素養外圍,主流文學教育體制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殘篇,這才是台灣文學面臨的最大問題。

        體制化前,台灣文學奮鬥的是推廣與教育,體制化後,台灣文學卻在競逐研究的過程中,在基本教育這件事情上妥協、改轍或被收編。雖然我們深知要在學院、教育、公民社會裡建立台灣文學主體性,並非狹隘的問題,但台灣文學卻是被整個學院體制、主流狹隘以視。因此最核心問題其實是來自社會整體所未擁有的台灣文學知識與常識,沒有閱讀或了解台灣文學的價值觀,又何來深刻的研究或整合?更別提說體制結構剪裁力量強大,不固本扎根,豈會成長茁壯?

(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民間文學博士生)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86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20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