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2012 00:15

No.328-愛自由的臺灣古典女詩人─石中英 [羅詩雲]


詩人生平概述

        石中英(1889-1980),字儷玉,號如玉,臺南市人。幼嫻閨訓,工詩詞,曾設芸香閣書房教導學生,也組女性詩社「芸香吟社」。1929年夏,離臺赴閩,奔走於閩贛各地從事抗日工作,閒餘則與各地文友以詩歌交遊吟詠。1931年在漳州地方醫院任職,從事醫療服務。戰後返臺,繼續創作詩詞。晚年與寓臺文士酬唱不輟。石中英為人溫文靜肅,具有英氣,詩如其人,著有《芸香閣儷玉吟草》。其詩作大抵可分為三個時期:一、日治在臺時期(1915-1929),此時之作多詠物抒懷;二、日治時期寓居中國階段(1929-1945),此時期詩多憂時諷世、具巾幗風骨;三、戰後返台時期(1945-1974),此時之作豪氣不減先前。觀其所作,四十歲之前多詠物抒懷;旅寓大陸,則感時諷世;返臺後,歌詠故鄉之作甚多,但仍關心社會。
        出身臺南望族的石中英具有家學薰陶,一生吟詠古典詩詞,而她的作品風格更隨空間移動而呈現不同面貌。生於清末臺灣的她,成長於日治時期,中年後旅居大陸,光復後又回到臺灣,橫跨了清末、日治及戰後等三個時代;畢業於臺灣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的石中英,更是名具有現代醫學知識的助產士。家學、現代教育的雙重薰陶,以及她第一段婚姻失敗的人生經歷,都促使了石中英得以走出家庭,投身國族,形成日後以家國社會為重的慷慨詩風。

追求自由的詩人身影

        1975年,石中英夫婿呂伯雄輯其歷年所撰之詩詞,分為四卷。卷一到卷三為古典詩,卷四為詞作《韞睿軒詞草》;作品時間上卷一為臺灣戰後作品,卷二為旅次大陸時詩草,卷三為臺灣日治時詩草。卷一、二、三作品以時序顛倒的排列方式出版,目的在以近追遠,以今懷古。《芸香閣儷玉吟草》中收錄的第一首詩是作於1915年,最後一首詩則收錄於1974年;從上可知,石中英的《芸香閣儷玉吟草》不僅橫跨時間長久,更經歷過時代背景、生活空間的流動變化。

        《芸香閣儷玉吟草》一書的內容主題可分四點:一、自我形象的呈現;二、家庭生活之感發;三、國族關懷;四、應制之作。當中最獨樹一幟的當屬「自我形象的呈現」的部份。石中英一生的人格特質與作品風格皆顯英氣、慷慨,這樣的傾向更已呈現於青春時期石中英的詩作中:「亭亭鶴立意難平,羞比金蓮足下生。徒裹雙遶新月樣,愧從紅玉出奇兵」(〈題蓮步肖影〉)。詩裡石中英是個封建纏足的少女,但她不用悲嘆語氣描述纏足的弊害,而是以「意難平」三字道出內心激昂的情緒。可說石中英早期便已表現不甘拘束的性格特質,以及女性走出閨閣以國族為懷的期盼。

不畏強權的家國關懷

        由於石中英生命橫跨了清代、日治、戰後三個時期,歷經時代更迭及社會重大變革。因此,國族關懷也是《芸香閣儷玉吟草》另一個值得注意的主題。日治時期的時空下,部份臺灣女性由於學習漢文及家學背景的影響,可能對家國之衰而發諸吟詠,也可能觀察時事、社會而有所感發。然而在這些女性詩作中,充滿國家民族的大我情懷並非多數,但石中英卻能積極將國族意識書寫於詩篇之中,例如描寫朝代更替感嘆的〈古畫四首〉:
半維蟲蠹半封塵,一幅模糊認不真。淡寫濛煙渾未辨,輕描蔚翠已成陳。江山破碎偏增恨,歲月消磨更愴神。莫怪紛紛名利客,僅將顏色論奇珍。
        〈古畫〉寫出了江山破碎之感,也破除一般人對女詩人書寫格局較為狹隘的既定印象。此外,石中英更有直砭政權之作,對於異族統治的不公發出異議,如〈惡吏〉:
虐政何來得自娛,迭因貪墨小民誣。含沙恰似蛇添足,仗勢真如虎負隅。掩護摴蒱惟利慾,鼓簧脣舌惑癡愚。有朝雲散青天現,無地能容七尺軀。
        離臺赴大陸之後,石中英反日言論更顯高漲,如〈臺灣淪陷四十週年有感〉一詩,就是作於1935年日本在臺慶祝始政四十週年之際:
地皮剝盡吸膏油,植鑛佃塩恣意收。漁火七鯤猶在望,風光八景變荒丘。劫灰四十年來後,血跡三條溪澗留。專制政權民嘆息,六三法網脫無由。
        詩句寫出臺灣被殖民經濟榨取,寶島風光不再秀麗,第三聯反諷日本慶祝始政的表面風光,寫出臺人揮血抗日的歷史,詩末點出「六三法」為日本殖民臺灣壓榨的強大法源。字字都點出石中英激昂的民族意識與深刻的社會觀察;其他深具抗日意識的詩作還有以向日葵為喻依的〈嘲向日葵〉,極力諷刺對日政權趨炎附勢的人:
是誰贈爾此頭銜,影逐驕陽不自慚。一樣開花香馥郁,如何見日便低參。侵凌威脅招群怨,酷熱邀煎竟獨甘。體態生成都傲骨,未應長向此中酣。
臺灣文學史中的另面風景

        文學創作方面,石中英的詩作有對身為女性的自我憐惜,也有豪情壯志的民族熱忱,以及呈現女性每個人生階段的情懷悲喜。從石中英的《芸香閣儷玉吟草》作品集中,更可見出她將筆觸移出閨秀樓閣之外,轉向家國民族、社會人生的議題取向;文學活動方面,石中英開設書房專門教授女學生,更成立臺灣第一個女詩社「芸香吟社」,無不彰顯她追求獨立自由的個人意志。整體看來,可以說「爭自由」正是對石中英最佳的生命註解,也是她得以女詩人姿態登上文學史的價值所在。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台文所研究生)

參考文獻

石中英,《芸香閣儷玉吟草》,臺北:龍文出版社,1992。

施懿琳,〈南都女詩人石中英《芸香閣儷玉吟草》作品初探〉,《臺灣史料研究》第15期,2000年6月,頁2-18。

羅詩雲,〈「小我」與「大我」--初探臺灣古典女詩人石中英詩作中的自我形象〉,《國文天地》,第268期,2007年9月,頁71-76。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民主論壇 >> 台灣文學ing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1428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191012

    回應文章
    快樂不是因為得到的多而是因為計較的少!
    | 檢舉 | Posted by owxpw at January 7,2016 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