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7,2012 12:20

No.313-汝介名,叫做台灣人──台灣新生代音樂人的國族建構(下) [洪群哲]

        談到台灣新生代音樂人的國族建構,我在上上週和上週挑選了幾首我認為比較具代表性的歌曲,這些歌曲在獨立音樂圈的影響力相對較大,也較常為人所傳唱。這些歌曲分別是拷秋勤「汝介名,叫做台灣人」、滅火器樂團「晚安台灣」以及吳志寧「全心全意愛你」。本週首先介紹農村武裝青年的「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並且針對此主題作回顧與反思。
咱的台灣咱的夢,你講台灣是咱的母親

        農村武裝青年的「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這首歌有兩個歌詞版本,其中一個版本是主唱阿達針對中科四期(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四期)二林園區強徵民地,剝奪了農民的居住地與耕地的事件所作。

        歌曲從無助的「玉洲伯仔」的故事開始,述說著玉洲伯仔打拼了一輩子的「田園厝地」將要被搶走的悲慘處境。次段歌詞敘述玉洲伯仔困境的背景:在經濟發展的大旗底下,許多農村都要蓋科學園區,造成不當土地徵收與生態破壞等等問題。整首歌的視角從玉洲伯仔的故事開始上昇──於是,所要守護的標的不只是玉洲伯仔一輩子打拼來的房宅與田產,不只是農民生計與糧食安全,我們要一起守護的是「台灣母親」!於是阿達在副歌中唱著:「咱的台灣咱的夢/你講台灣是咱的母親/但是阮煞看無頭前的路/請問你到底是要帶阮去兜位?」在曲末,阿達數次吟唱著「台灣母親」,呼喚著人們心底對土地的情感。最後,在這長達六分多鐘的歌曲結束前,大提琴、木吉他與鼓帶起了猛烈而喧鬧的solo,好像是在呈現弱勢農民的怒吼。

        總結說來,拷秋勤「汝介名,叫做台灣人」以台語、客語交互念唱的方式,回顧了台灣歷史,並以族群拼盤式的論述與為抵禦外力(中共)文攻武嚇之需要,鼓勵「台灣人」停止內鬥,相親相愛。滅火器「晚安台灣」在稍稍回顧悲情歷史後,為這塊土地獻上了最誠摯的祝福:「願你順遂,台灣」。吳志寧「全心全意愛你」和農村武裝青年「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則都寫滿了對自然環境滿滿的愛,希望將台灣認同建立在對農村文化、糧食安全、生態保育等等價值的重視上。

        其中,滅火器、吳志寧與農村武裝青年的歌曲,有較明顯將「台灣」擬人化的趨向。滅火器的「台灣」是比較中性的,而吳志寧詞裡的「小小島嶼」的角色和農村武裝青年的「台灣母親」則稍稍將台灣塑造為具有女性、母親特質的「人」。(如「全心全意愛你」:「阮全心全意的愛你,親像愛自己的母親,不是你的物產特別豐富,因為你用艱苦的奶,飼大了阮」。又如「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咱的台灣咱的夢/你講台灣是咱的母親」)在他們的歌曲當中,這樣養育「我們」,對我們有恩的女性角色,本身是弱小的,也暗示了弱小的「母親」被一股陽剛的力量霸凌。這樣的歌曲,似有強化「母職」是女性義務的刻板印象。在呼喚聽眾,起而行動以保護「母親」的同時,似也強化了「男強女弱」的文化建構。

        以上介紹過的音樂人,身份全為漢族與男性。我想,漢族男性是最積極表達自己國族認同的一群了。談到國族認同與建構時,若只介紹他們,似有代表性不足的問題。是不是說女性/跨性別/原住民等等族群的國族認同較為薄弱?或他們有不一樣的國族認同?或是他們表達國族認同的方式較為含蓄,將其認同內化在其他主題的歌曲當中呢?或是他們面臨多重壓迫的同時,有其它比起國族更為優先的認同?這些問題我也還在尋找當中,於是我不能不想起滅火器的「我在哪裡」,「不知自己在哪裡,走入橋下迷魂陣……」也許在風中,追尋著當代福佬、當代台灣的步伐前進。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學生)

【延伸閱讀與聆聽網址】

拷秋勤,「汝介名,叫做台灣人」

滅火器,「晚安台灣」試聽

吳志寧,「全心全意愛你」試聽

農村武裝青年,「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極光樂評 >> 洪群哲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63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0176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