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9,2012 11:24

No.306-拜請眾神明,搖滾樂今仔日欲來出山 ──神棍樂團《萬佛朝宗》(二) [林勝韋]

萬佛朝宗

        在專輯的序曲〈天公落水調〉中,他們融合了佛教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與客家傳統音樂「天公落水調」,以搖滾方式將兩者融合,不只宣告神棍風格的正式成立,也表達了他們對於自己音樂的思考,不管是客家音樂或是宗教思想,皆是其養分來源。更廣泛而言,他們的立足點,正在於台灣這個環境所能提供他們的一切文化養分,「這是一張有『根』的專輯」,立足於傳統,宣示他們與眾不同的出發點,由此構築他們不同凡響的音樂。
        〈萬佛朝宗〉可說是他們的宣道大會,也是專輯中最熱鬧的一首歌,佛祖、達摩、墨子、基督都來湊一腳,為了什麼呢?因為神棍就要降臨,宣傳教義來解救世人。歌詞中不停玩弄「神」的概念,到底什麼是「神」?提昇人類心性之人嗎?借花獻佛騙吃騙喝之人嗎?施弄法術天地變色之人嗎?帶來世界和平之人嗎?

        一會兒說不相信神:
不要上帝也不需使者
我相信鬼我也相信人
就是不信真神

         一會兒又將自己提升到神的境界:
這是我的十字軍東征
起來吧愛家的信徒們
釋放你蟄伏的狂熱
崇拜我唯一真神
        天地諸神皆來參拜,以矛盾的方式將所有神擺落,自己坐穩最高神座,讓萬佛來朝宗,眾宗教思想皆可為我所用,只要我立準了自己的原則。所提昇者,實乃「人」在宗教經驗中的主體性,只要人可揚善伐惡,自然人人皆可成佛成神,不是嗎?

        在音樂上則使用傳統的北管嗩吶旋律,創造了有如廟會活動熱鬧感。廟會活動中,由於須由人扮演與模仿神,活動由人與神一起進行完成,人神之間的交界變得模糊。嗩吶所創造廟會般的熱鬧感,以廟會音樂的文化印象,使人體會人神之交會──人感到神性的存在,其實也就是感到真實人性之時,因為神性就是人性的光明面。

        打破偶像崇拜,樹立自己的形上學,正是這首歌的主旨所在,也是神棍樂團成立的宗旨。

把我的灰燼灑下

        這首紀念八八水災受難者的歌,由一個特殊的角度來思忖往生者的生命,以及對還活著的我們的影響。這是站在人神之間的「神棍」才看得到的,逝者靈魂的重量。
我從來就沒有什麼光芒
想要飛卻生不出翅膀
我很想擺出好看的模樣
期待你記住我的漂亮
        逝去的都是平凡人,應該說,因為我們都是人,所以必將消逝,這點在死者與我們之間,並無不同。重點在於,我們到底想留下怎樣,生的「漂亮」。
等我們卸下厚厚的妝
靈魂才會開始有重量
        從逝者的角度,娓娓述說活著的脆弱,以及死後靈魂的灰燼。我們會發現,原來我們的心靈並不比死者堅強,反而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死,讓我們認知自己的脆弱。
累的時候記得找人說話
撐不住的就大聲哭吧
        讓死者叮嚀安慰生者灰頹的心靈,這是不是一個很有趣的角度呢?
如果你是最後一個倒下
告訴我未來是怎樣
        神棍不是神佛,他們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卻有召喚死者心靈的能力。想想看這場有如「觀落陰」般的畫面,受難者透過附身之人的嘴,緩緩述說對生者的眷戀與叮嚀。而生者面對災難,人鬼兩隔心痛之際,實也是心靈脆弱與重生再造之時。你想許死者怎樣的未來?

流浪

        在神棍樂團主唱陳正航先於《萬佛朝宗》所發的個人客語專輯中,〈流浪〉是首懷念故鄉可愛情人的客語情歌。華語版以同樣的編曲架構,重新填入華語歌詞,並轉變為出外打拼的年輕學子對家鄉的思念,但不變的,是對環境迫人離鄉的無奈,以及看破別離轉為「流浪」心態的瀟灑。

        這首歌的亮點,正是神棍的招牌嗩吶,以及改編自客家小調的「思戀歌」,高亢悠遠有如自另一個山頭傳來的呼喚。
思啊思啊戀 真啊真思戀 打扮啊劉三妹~
思啊思啊戀 真啊真思戀 打扮啊劉三妹~
        將一首老歌嵌入自己的歌中,不僅帶出了整首歌的情緒,更作為一種文化象徵,在歌曲中閃現著昔日輝光。如此作法,可以勾起人的無限回憶與聯想,因而從整體豐富了這首歌的容貌,成為思念的重要根基點。
流浪~我的心正在發燙
擺弄指尖 做作瀟灑
我邂逅這天涯
流浪~我的心正在發燙
穿過穹蒼 尋找老莊
一輩子流浪
        對現代人而言,「流浪」應已成為一種心靈狀態,而不在實際距離的遠近。似乎心的前進,永遠都是一種流浪的狀態,因為總是處在未知之中,必得突破迷霧,才能看到下一個目的地,因為這不再是一個相對固定不變的傳統社會,而永遠都是變動不居的狀態。

        這首客語老歌,因而不再只是思念情人的抒發,而成為對過去傳統生活的思念,一位正在雕花梳妝鏡台前打扮的劉三妹,這畫面傳達了一個相當有趣的狀態,成為時間的永遠凝結。

        流浪,如何抓住自己心的方向,指向過去與未來,才是最重要的。

搖滾褻瀆

        「秀潔突然咬牙切齒地說:不管有沒有觀眾,戲都應該好好演!」--洪醒夫〈散戲〉

        這是神棍樂團官網中,為專輯最後一首歌〈散戲〉所做的註腳。

        在這張專輯中,有幾首相當有趣的歌,所思考者正是台灣獨立音樂的現況,也就是他們自己,玩樂團的人所面臨的困境,此即我說他們正在為搖滾樂「出山」之因。〈搖滾褻瀆〉以法師送喪的強烈畫面開場,所送死者為誰?正是「搖滾樂」。

        〈給我一個獎〉以獨特的饒舌rap,唱出小樂團渴望得獎以成名的心情。但卻同時檢視了獎項與得獎人之間的「行乞關係」,以及台灣社會對真正有想法的音樂工作者的冷漠無情,在還沒成名之前無人理會,往往熬了好多年得了個獎,大家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他的努力才終於有了一點遲來的肯定。

        〈散戲〉則是專輯的終曲,以戲謔回顧的心態,來訴說自己做音樂的艱辛歲月。
各位先走的朋友
有機會咱們來敘敘舊
聊聊凡間的生活
看誰死後長得比較囧
        以死亡比喻離開過去音樂事業的朋友,對比自己終於交出的一點成績(專輯)。這個「囧」字,竟也用得意味深長,原指死者的面容,現在卻成為闖蕩過獨立音樂圈之人的難言之隱。

        台灣的獨立音樂由於缺乏宣傳經費,往往不為人所知,玩樂團的人多有其他正職,純粹出於對音樂的堅持,自己組團、表演,賺得不多,但卻過得甘心自如。即使像這樣一張優質的專輯,仍然敵不過流行唱片公司所包裝推出的偶像歌手,音樂往往乏善可陳,但因為大家只聽過「這樣的音樂」,故誤以為世界上只有幾種聲音,渾然不知台灣有更多優質的音樂人,仍不惜成本心力製作「好聲音」,並以「沒聽過」為理由,拒絕給他們一個機會。

        搖滾褻瀆,這是一首搖滾樂的輓歌,更是台灣獨立樂團目前的處境訴說。聽越多台灣音樂,才會發現台灣音樂的豐富難以想像;流行音樂固然容易動人,卻不過是台灣音樂的冰山一角,大部分真正表達台灣人心聲的動人聲音,都被埋沒在世人的冷漠以對之下。

        這是獨立樂團的自我心跡表白,支持獨立音樂,就是支持更優質多元的音樂環境,不要讓這些人的心血白費了。

        此即神棍樂團所宣教義,世人必遵,其用生命換來之真理。

(作者為台灣大學中文所碩士生)

神棍樂團總舵提供《萬佛朝宗》整張專輯免費下載,同時提供全部歌詞
神棍樂團-萬佛朝宗
神棍樂團-把我的灰燼灑下
神棍樂團-流浪(華語版)
陳正航-流浪(客語版)
神棍樂團-搖滾褻瀆live
神棍樂團-散戲live
神棍樂團-九號公路


  • 您可能有興趣:

    pl2008 發表於樂多回應(3)引用(0)極光樂評 >> 林勝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66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695066

    回應文章

    我覺得神棍遇到伯樂 評得貼切 是2001年以來台灣樂壇代表作之一
    | 檢舉 | Posted by tony chen at July 5,2012 20:45

    對你關心現代台灣年輕人的音樂致敬
    | 檢舉 | Posted by tony chen at July 21,2012 22:50

    很好的文章有鼓勵作用
    | 檢舉 | Posted by tony chen at July 21,2012 22:53